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阎罗欠定性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阎罗欠定性  第8页    作者:米恩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好痛!痛死了!你找死呀?我可是县令的儿子!你晓不晓得我可以把你给斩了——快点给我解药——」陈大富猜自己是中了毒,即使痛得浑身冒汗、脸色死白,却不改恶性的口出威胁。

  「听不懂?」楚天凛冷笑出声,一扬手,不知用了什么招数,竟在瞬间将他的左手臂给斩下。

  骇然的瞪着自己被斩落的手,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地上,血水自削平的切口流出,要不是肩上那巨大的痛楚提醒自己,他还以为那手不是他的。「你——手——我的手——啊啊啊—」

  「我说过,如果碰了不该碰的人,我会要你一只手。」手又扬起,楚天凛露出毫无温度却又轻柔的微笑,「还有什么地方碰了她?」目光缓缓下移,来到他的胯下,「我会要你一个、一个偿还。」

  听到这,陈大富已两眼一翻,因巨大的惊吓及痛楚昏死过去,然而楚天凛可不是什么心慈的人,他向前走去,准备斩下陈大富所有碰了周紫芯的身体部位。

  「不要!楚爷不要呀!」翠儿见状连忙冲了出来。怕陈大富再给他折磨下去就活不成了,急忙冲来阻挡。「陈大富是扬州县令的儿子,要是他死在飘香楼,县令会拆了飘香楼的!」

  即便她也希望陈大富死,可飘香楼一倒,她便无处可去,更别说楼里还有许多和她一样卖断终身的婢女,下场只有更凄惨罢了。

  楚天凛抿着唇,看了翠儿一眼,才缓缓收回手,不发一言的抱起周紫芯,往房里走去。

  不自量力的女人!

  瞪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周紫芯,楚天凛满腹火气无处可发。

  她以为她有几两重,胆敢跑去救人?现在可好,冲动行事的后果就是自投罗网,反害自己差点被人吃乾抹净!

  若不是他听力极好,听到小婢大喊那声周姑娘,惊得他冲出房赶来救人,否则她这回失身是失定了!

  黑眸不爽的又瞥了眼那张沉睡的娇颜。

  好,顶好!他是气得睡不着觉,这丫头倒是睡得香,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让人瞧了更火!

  探出两指,他恶意的掐住那只俏鼻,堵绝她的气息。

  昏睡的人儿眉心缓缓拧起,雪白双颊浮上一抹红,接着,她微张粉唇,当又吸入清新空气时,眉心才又慢慢的恢复平滑。

  见状,楚天凛乾脆双手并用,一手摀住她软嫩小嘴,一手则继续掐住她的鼻子。

  看你醒不醒!

  果然没多久,周紫芯便由睡梦中惊醒,倏地瞠开双眸,伸手扳开在她脸上作怪的双手。

  她喘息不已,美眸先是有些迷离,接着慢慢对焦,看清眼前俊美邪气的脸庞,「你——你做什么」

  「叫醒你!」楚天凛面无表情的说。

  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环顾四周,她一脸茫然,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出现在他房里。

  「我——怎么了?怎会在这里?」她纳闷的问。

  「你忘了?」黑眸缓缓眯起,瞪着她。

  周紫芯咬着唇,突然感到后脑一阵痛,她伸手往疼痛之处按去,一触及那肿包,她的记忆倏地回笼,俏脸顿时刷白。

  「我——我——」低头看着自己一身凌乱的衣着,她心一紧,不知要如何开口向楚天凛询问攸关自己清白的问题。

  「想起来了是吗?」

  小手紧握着衣襟,她心慌意乱的微微颔首。

  看着她无措的模样,楚天凛更加不悦,讥讽道:「你还知道怕?既然会怕,还愚蠢的去自投罗网?」

  「我没办法见死不救——」她颤着唇说。事情就在她眼前发生,她怎有法子装作没看见?

  「没办法见死不救,所以就自己去送死」他咬着牙低咆,那声音在深夜里格外响亮。

  周紫芯被他吼得缩了一下身子,心头纷乱。

  她不记得昏迷之后的事,甚至连自己是否被陈大富玷污都不晓得,那份无措及恐惧就像只无形的手掐住她的咽喉,让她喘不过气,再加上楚天凛的话语意不清,让她更加惴惴不安。

  深吸口气,她决定面对现实,才抬首正要问时,却被那倾覆而来的薄唇给吮住了微张的小嘴。

  美眸瞪得极大,死死看着他贴近的俊颜半刻后,才想到该挣扎。

  「唔—唔唔—」

  她扭动着身子,捶打他的肩,却被他擒住双手反制在头上。

  他粗暴吮吻她嫩甜的红唇,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甚至动手掐住她的下颚,逼迫她张开紧咬的牙,让他的炽舌得以直捣而入,放肆的轻咬、纠绕。

  他霸道的男性气息瞬间充斥在她鼻间,刚强的掠取让她根本无法抗拒,生涩的小舌被迫与他缠绵,染上他的气味。

  离开她甜美的双唇,他的吻一路滑到她雪白的肩颈,粗鲁的在她肩头上啃咬,痛得周紫芯缩肩一抖。

  ……

  蓦地清醒,她奋力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周紫芯脸色苍白,眼眶含泪,抱着衣着凌乱的身子缩到床角,颤着声说:「我、我不是青楼女子——」

  这些天被人当成妓女打量,她已经够无法忍受了,现在他还轻薄她——

  楚天凛冷着脸,抚过挨了一巴掌的左颊,嘲弄道:「原来你知道,我以为你早忘了自己的身分。」

  整整衣袍,他离开床榻,背对着她,绷着声又说:「既然知道自己不是青楼女子,就不该跟来。既然跟来,就要有被人轻贱看待的准备,这里不是什么客栈、茶楼,这里是青楼,你不会傻得以为上飘香楼的男人全是来吃饭品茗的吧?不愿让人当成青楼女子看待,就不该来这!」

  听着身后传来的啜泣声,他心口一闷,仍是咬着牙将话说狠,「无法忍受,就离开。明日一早,我会派人送你回繁城。」

  说完,他刻意忽略那扰人心神的啜泣,迈步离房。

  第4章(1)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周紫芯紧绷的身子这才逐渐放松,抱着棉被,埋首其中的痛哭。

  「呜呜—呜呜呜—」

  她拼命的哭,倾泄她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委屈,但又怕给刚离去的男人听见而不敢哭得太大声,只能张嘴咬着被子低低呜咽。

  即便爹爹过世,她也没哭得如此凄惨过。

  从前,她是周府的大小姐,是弟妹的大姊,是周府所有人倚靠的支柱,就算她难过,很想和弟妹一样能够尽情的放声大哭,却由不得她。因为她还得扛起一家子的大小事务,包括爹爹的后事。

  后来她查出爹爹的死,是二娘和她颇为信任的家仆所谋害时,她也没害怕退缩,而是坚强的和他们斗,扞卫爹爹遗留的家产。

  她咬牙撑起这个家,即使辛苦,但有弟妹在身旁,她便甘之如饴,直到弟妹失踪了,她既要忙着和歹毒的二娘周旋,还要分神找寻弟妹,肩上的担子好重好重,但周府就剩她了,只有她能找回她最爱最亲的弟妹,她不相信他们会无故消失。

  这一年来发生太多太多的事,爹爹被人毒杀、弟妹被掳,就算她后来着了二娘的道,身中奇毒,她也没哭,只恨自己没法保卫她的亲人。

  然而现在,她却哭了,哭得不能自己,像是要将心里所有的苦一次哭尽。

  她心里明白,楚天凛嫌弃她,巴不得甩了她,即便他刚才对她做出那样逾矩的事情,可她还是——不想离开他。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阎罗欠定性>>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