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阎罗欠定性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阎罗欠定性  第3页    作者:米恩

  思及此,心中那股沉甸甸的烦闷顿时消散,但他眉头一下却又拧得更加死紧。

  「该死!你是不要命了?快张嘴!」瞧她樱桃般的小嘴苍白且抿得死紧,楚天凛忍不住对着昏迷的她低骂出声。

  血色一点一点的自她脸上流失,而手中的药却是怎么也喂不进她的口里,让他忍不住着急。

  不行!这女人不能死!

  先不提厉天行与严喜乐捎来那封要他好好照顾周紫芯的书信,光说他亏欠这女人的「那件事」,就足够让他用尽方法来救活她。

  薄唇紧抿,他索性将解药扔进自个口中,又灌了口泉水,接着捧起她的后脑,嘴巴贴上她苍白无色的嫩唇。

  舌尖抵开她的贝齿,解药经由他的口,灌入她的嘴里,滑入她喉中。

  药喂完了,他该离开那两片软甜的唇瓣,但她的唇却像是有吸引力,让他舍不得离去的紧紧贴附。

  彷佛着魔般,他的唇情不自禁的摩娑着她柔嫩的粉唇,品尝着她的甜美,吸吮、轻咬,然后撬开她紧闭的牙关,放肆探入,寻得她的丁香小舌,卷弄、纠缠着,在热烈的激吻下,终于引起身下人儿逸出一声嘤咛和轻微的反应——

  诱惑她的炽舌顿时一僵,楚天凛倏地睁开不知何时闭上的双眸,像受到极大惊吓似的离开她的唇。

  黑眸满布心虚的瞥向她,在看清那双美眸还是紧闭时,这才放下提得老高的心脏,然而下一刻,当他瞧见那本该覆在她身上的外袍不知何时已被他褪至腰下,露出美丽的胸脯时,俊颜顿时闪过一抹羞愧与懊恼。

  他这是在做什么先是像个偷窥狂般偷瞧她入浴,这会儿又像个采花贼,趁她昏迷不醒时,对她又吻又摸——

  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偏偏事实就摆在眼前,且光是看着她半裸的身躯,他的欲望便在瞬间扬起,让他更觉羞愧。

  太失常,这真是太失常了!他虽生性风流,却从不碰黄花闺女,怎么一遇上这周紫芯,他竟会失常到这种地步

  眉头像是打上死结,一想到等会儿还得为她穿上衣物,楚天凛忍不住冷汗直冒,就怕会做出更多懊悔不已的错事——

  不成!这女人不能再留,他得用最快的速度将她送回去!

  翌日。

  「哈、哈啾!」

  「你还好吗?」周紫芯轻抬玉手,想也没想,便要往那一早即直打喷嚏的男人额上抚去。

  「别——哈—哈啾—」楚天凛像是见鬼般的往后跳了一大步,低声警告,「别靠近我!离我远一点!」

  周紫芯的手僵在半空中,敛下眼睫,小脸看不出任何情绪的默默收回手,退到一旁。

  她的反应,让他心底闪过一丝歉疚,但一想到昨夜的种种和之后为了帮她穿上衣裳,而害他冲了一夜冷水,导致染上风寒这件事,他便下定决心,要和这麻烦的女人保持距离。

  鼻间忽然传来一阵馨香,楚天凛眉头微拧,用乾涩粗哑的嗓音道:「再远一点,离我十步以上!」

  该死!他都伤风鼻塞得这般严重了,竟还嗅得到周紫芯身上独特的香气?是怎样

  听见他的斥喝,周紫蕊抿着唇,乖顺的又退离到他十步之外,远远看着他的背影。

  她惹到他了吗?

  想了好一会儿,印象中应该是没犯到他,只除了昨夜那段她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记忆。

  只记得昨夜她趁楚天凛熟睡之后,跑到他说的热泉净身。

  她从未这么多天没沐浴,又加上前阵子下大雨,身上都是乾黏的汗渍与污泥,脏得让她无法忍受,好不容易挨到一处有热泉的地方,她自然不能放过,可谁知才洗到一半,她突然感到头昏、胸口剧痛,整个人滑入水中,接着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早,她睡醒时,却发现自己已回到夜宿的地方,好端端的躺在原本的位置,连衣着都十分完好,她本以为是自己睡糊涂了,连昨夜怎么回来的都不晓得,直到她发现,她身上腰带的绑法不太对,似乎不是自个绑的——

  柳眉轻拢,她困惑的瞟向走在前方的楚天凛,正好他也回首看她,但才刚对上他墨黑的双瞳,他便马上撇开脸,来不及看见他是什么表情,只见他颊上似有淡淡的红晕。

  楚天凛的反应,让她更不解了,直觉事情似乎有些古怪。

  她——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了?

  第2章(1)

  愈往南行,气候也愈来愈暖和,花草开得繁茂,色彩缤纷灿烂,就连路上行人的衣着都是那样的鲜艳亮丽。

  今儿个一早,楚天凛和周紫芯终于出了那座不知名的山头,来到江苏扬州。

  扬州是当朝南北粮、草、盐、钱、铁之运输重点及与异国交流的重要港口,因此侨居此地的异国人颇多,其中又以大食人、波斯人为首,几乎走个五、六步就能遇上个奇装异服的波斯人。

  这儿的摊贩摆卖的杂货多是由异国引进,琳琅满目的琉璃制品、犀牛角、乳香、琥珀、玛瑙和雕饰华丽的金银器皿,还有女子用的胭脂水粉、发钗簪花,那上头稀奇的绘案让周紫芯瞧得目不转睛,许多次还差点跟丢了楚天凛。

  「你可听见我说什么?」不悦的嗓音不知是第几次响起。

  猛一回神,周紫芯收回贪恋的视线,看向楚天凛沉下的面容,小脸微红,「抱歉,我刚刚没听仔细,可否麻烦再说一次?」

  是压根没在听吧!他无奈的扯动唇角,伸指比着客栈外的马车,「瞧见没?马车在那儿!用完午膳,你上你的车、我走我的路,咱们就此分道扬镳。」

  这一回她可听仔细了,面容一正就说:「紫芯说过要跟随主子,不论主子上哪儿,紫芯便会跟到哪儿,绝不离开主子身边。」

  早料到她会说出这番话,楚天凛也不跟她争辩,只是淡淡的问:「我上哪你便跟到哪?不论何地?」

  他就不信这固执的女人真能说到做到!

  「是。」她坚定的点头。

  「好。」他起身走向候在客栈外的马夫,说了几句话,一回头,就见周紫芯活像是怕被抛弃般的紧跟在后,害他险险撞上她。

  她一近身,那阵馨香便再次袭来,钻鼻入肺,直达他心房,让他心跳顿时快了两拍。

  楚天凛往后一跳,拉开和她太过接近的距离,粗声说:「不是说了要你离我远一点?听清楚,要跟着我就不准太接近我,否则现在就赶你回繁城去!」

  他的失常已到了连自己都十分不解的诡异地步。

  周紫芯明明衣着完整,他脑海里却是她的衣物尽褪,全身赤裸的立在月光下,明明她是在说话,他却感觉那一张一阖的小嘴像在邀请自己上前品尝,回味那夜的甜美。

  这还不止,他甚至光是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便会心跳急促、呼吸紊乱,那症状就像是中了他研制的催情药「迷情毒」一样,种种反应让他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苦思不着答案,他只好离周紫芯远远的,杜绝她的气息靠近,好还他一颗清醒的脑袋。

  像是习惯了他这阵子突如其来的大喝,周紫芯默默的跟着他回到方才用膳的桌前,端起碗筷用膳。

  看着她像小媳妇般,被他斥骂也不回一句,心底那股愧疚感又扬起,楚天凛正想张口说些什么时,旁边突然走来一名身形福泰的男子。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阎罗欠定性>>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