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阎罗欠定性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阎罗欠定性  第22页    作者:米恩

  「喔。」她回过身,再次举笔,却发现那阴影仍在,且是不偏不倚的遮去她头上的日光。

  她再次回身,呐呐的说:「能不能——请你先到旁边?」

  楚天凛挑眉,「为何?」

  「我要许愿。」

  「我知道,笔在你手上,我又没拦你。」

  周紫芯红着脸,抿抿唇,挫败的又说:「你在,我就写不出来。」

  他这么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瞧,要她如何写?

  耸耸肩,楚天凛不置可否的旋过身,没走远,只是背着她。

  粉唇微张,她本想叫他走远点,想想,还是作罢。

  至少他没再盯着她瞧,她不该要求太多。

  微风轻掠衣裙,周紫芯低头专心的写着,发丝滑落露出柔美优雅的颈弧,那恬静娴雅的侧颜让偷偷回头看她的楚天凛恍了神。

  心还因为她方才的哭泣而疼着,他知道周紫芯这阵子很不开心,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她会难过到当众哭泣。

  是因为他吗?

  搞不好是。他对她不够好、不温柔、不体贴,她或许是被迫和他一块走上这如意梯而感到委屈,所以才难过的哭了出来。

  薄唇抿成了一直线,楚天凛眼中写着无奈及挣扎。

  或许,他该放了她。孟修对她是极尽呵护及疼爱,且他们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若周紫芯嫁给他,应该能得到幸福——

  然而光是想像她偎在孟修怀中的画面,他便遏止不住满腔怒火。

  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应当就是用来形容他!当初他用尽法子想赶她走,现下却成了他霸着她不肯放手,唉——

  他到底该怎么做才对?

  将布条系成结,周紫芯一抬首就见楚天凛眉心紧拧,神情讳莫如深的盯着她瞧,她心一惊,双手下意识的紧握着布条。

  他看到了吗?看见她写下的心愿——

  「姑娘,你写好了是不?写好了就能拿到神木前去挂上,据说挂得愈高,愿望实现得愈快,你可以试试。」小摊老板见她掐着布条,一脸不知所措,好心上前解释。

  他的声音同时拉回两人的思绪,周紫芯仓皇回头道谢后,脚步有些慌乱的来到神木下方。

  这是一棵千年樟木,树干粗大,盘根错节,稳如泰山。

  树旁摆着十来个木架子,上头结了满满的白布条,有的大大方方的摊开任人浏览,有的则打了个结,系得紧密不让人瞧,也有人舍木架不用,想尽方法将写满心愿的布条往掩在云雾里的树枝扔去。

  仰着头,周紫芯拧起了眉心。

  这么高,她要用什么法子才能将她的心愿结在最上头?

  「想不想系在最顶端?」

  耳边传来楚天凛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她蓦然回头,惊觉他就站在身后一步之处,让她就这么硬生生的一脸撞上他宽厚的胸膛,随后又向后弹去,眼看就要跌落在地。

  「啊—」她惊呼出声。

  好在,楚天凛及时伸手环住她的腰,将她揽抱入怀。

  「你怎么搞的,站都站不稳?」责备的话才出口,他马上就后悔了,懊恼的暗咒自己,他连忙缓声又问:「有没有受伤?」

  「没、没有——」她惊魂未定的喃着。

  两人鲜少如此静谧的偎在一起,楚天凛忍不住又收紧了臂将她环在怀中,再问一次,「想不想将心愿系在顶端?」

  他男性的气息围绕着她,让她不由自主红了脸,咬着粉唇,呐呐的说:「当、当然,但我不晓得该怎么上去——」

  她红艳的双颊、习惯咬唇的动作,让他看得心神一荡,差点便要失控吻上她。

  不!不行!楚天凛,她是别人的未婚妻,你不能对她做出逾矩的行为——

  理智警告着他,然而心里却浮出另一道声音—

  逾矩?哈!笑死人了,你不该摸的、不该碰的、不该亲的哪一样没做过?现在才警惕这个问题会不会太迟了?别管了,顺从自己的心意,吻下去就对了,是她说过,你要怎么对她,她都无所谓,既然如此,你还客气什么?

  是啊!是她自个说过,他何必客气——

  理智渐渐被欲望取代,他倾身,薄唇缓缓朝那红润的唇瓣俯去。

  「啊!」周紫芯没察觉到他的意图,反倒是眼尖的发现树旁摆着一道长梯,让她惊喜的一呼,身子一扭的脱离他怀抱,直往长梯走去。

  她突然一旋身,让楚天凛扑空、险些栽倒,好在他及时稳住身子,才不至于出糗。

  搞什么鬼!白了眼那令人又恼怒又无力的纤细背影,他暗咒一声,却不得不迈步朝那不解风情的女人走去。

  一走近,就见周紫芯撩起裙摆,一副准备攀梯上树的模样,他随即沉着脸的扯住她,「你想干么?」

  她一怔,「我——上去呀!」

  「凭你?」他由鼻孔哼出一声轻蔑,「摔死还快一些!」

  这女人,永远懂得如何撩起他的火气。他就在这儿,她却当他的面说要自个上树?她把他当什么了?木头吗?怎就不懂得求助于他!

  闻言,她抿唇,大小姐脾气还是有的,那被人看轻的不悦,让她想也未想便冲口道:「不试试怎知道?况且——就算我摔死了也不干你的事—」

  话还没说完,蓦地一股寒气逼来,让周紫芯身子一颤的闭嘴,怔怔地看他。

  他干么阴沉着脸,一副像是要杀人的模样?

  她与他的确不相干,楚天凛只是她的恩人罢了,而她充其量只能说是他抛不掉的包袱——她说的没错呀,可——他为何一副她说错什么话似的狠瞪她?

  忍住将这笨女人摇醒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咬牙道:「是不干我的事,但我可不想在你摔死之后,还得费力和孟家兄妹解释你的愚蠢。」

  不干他的事?不干他的事?!

  好,很好!这么说来,他之前也不该救她,应当让她中毒身亡或是溺水而死,又或者让陈大富那家伙得逞算了!

  他为了她的安危紧张得要命,却换来一句—不、干、他、的、事?!

  真是—他妈的好极了!

  虽然不晓得自己哪里惹他生气了,但周紫芯晓得她方才的口气是冲了些,便略带歉意的凝着他,柔声说:「抱歉,刚刚我的口气不好。」

  不管楚天凛是否讨厌她,他对她的关怀也表现得别扭了些,但她不该用那样的语气对他,即便她说的是事实。

  第8章(2)

  瞪着她一脸歉意,楚天凛感觉胸腔内的火气因为那句柔柔的道歉奇异的消弭了一大半,可这样就说原谅是否太没面子?

  挣扎很久后,楚天凛挫败的叹了口气,缓声道:「抱着我。」

  「——嗄?!」他说什么?

  「抱着我。」白她一眼,他又说了一次。

  「什、什——么?」她一脸呆滞,彷佛有听没有懂。

  看着她小嘴微张、两眼发直的可爱模样,即便他还有气,此时也全都消去。

  他勾起一抹笑,拉过她的手,环住自己的颈项,「我说,抱紧我。」

  说着,他揽过她的腰,一提气、一蹬足,便带着她跃上这足足有四、五丈高的樟树,在一根根粗壮的树干上跳跃登顶。

  他突然的举止让周紫芯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妄动,只能闭上眼紧紧攀住他的颈子,心跳飞快。

  「你许了什么愿?」发现她身子愈来愈僵硬,他试图引开她的注意力。

  他的嗓音混着风声灌入耳中,她没睁眼,颤着声说:「保佑我弟妹身体康健,平安快乐。」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第2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阎罗欠定性>>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