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阎罗欠定性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阎罗欠定性  第2页    作者:米恩

  这周紫芯当真是个怪人,明明能在繁城当她周府的千金大小姐,过着奢华的生活,却执意追随他,跟在他身边找罪受。

  她迟疑了一会儿,才又张口说:「若是没了那朵花,紫芯这条小命便会不保,若是没有主子意外插手,设计周府的洪俊启及王丽芸也不会死,那么我爹大半辈子打拼下的家产便会枉送他人,因此,不论您当初是有意抑或是无意,您就是周府、是紫芯的大恩人,这份恩——奴婢非还不可!」

  听她以奴婢自称,楚天凛那双眉拧得更紧,却又被她这番话堵得哑口无言。

  他遇过许多缠人的女子,也自有一套法子应付,但一望进周紫芯坚定且诚挚的双眸,不知为何,他就是知道,那些方法根本无法套用在这女人身上。

  暗叹口气,他唇角无奈的微垮,「总之,一下山你就得走,我不想再和你争辩这个问题。还有,别主子、奴婢的叫,我不爱听。」

  这件事他已提起过不知几次,每一回都没结果,再争下去,也只是浪费唇舌,还不如闭上嘴,好好用餐。

  他撕下烤得油亮香脆的鸡腿,用油纸包起递给她,「吃吧!我知道你的粮食吃完了,不想饿肚子就拿去。」

  周紫芯抿着粉唇,盯着那只香味四溢的鸡腿,她才发觉肚子真的饿了,于是伸手接过食物,朝他轻声道谢。

  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啃着鸡腿,楚天凛也撕下另一只,豪迈的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便啃完,拿起搁在一旁的水袋灌了一大口的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下动作,又将另一只水袋递给周紫芯。

  「这给你。」他想起她的水也在午时便喝尽。

  咽下口中软嫩的鸡肉,她忙伸手接过水袋。「谢谢!」

  比起充饥她更口渴,她立即打开袋口往嘴里灌,直喝了好几口才停住,有些诧异的问:「这水怎会是温的?」

  她不记得他有烧水呀!

  瞥了她一眼,他道:「前方有座热泉,那水可以净身也可食用。」

  「热泉——」周紫芯双眸微亮,一听见能净身,她觉得连日来的疲累似乎在瞬间消失。

  接过楚天凛又递来的鸡翅,她不再说话,专心且快速的解决手上的食物。

  夜色渐深,在添了足够撑过今夜的柴火之后,楚天凛忽然站起身往林中走去。

  见他起身,周紫芯马上抓起包袱就要跟上。

  听见身后的动静,他有些无奈的回头看着她,「我去解手,你也跟?」

  闻言,她俏脸微窘,这才发现他的包袱和水袋还搁在原地,并不是要离开。

  咬着唇,她有些尴尬的垂着头,快步走回火堆旁。

  见她不再跟来,楚天凛才露出苦笑,继续往前走。

  第1章(2)

  溪水淙淙,夜色如墨。

  山里的深夜很吓人,除了夜枭尖锐的啼叫还有远处狼群的嚎吠,让人听了寒毛直竖。

  被一群夜鸟振翅而飞的声响惊醒,楚天凛倏地睁开双眸,敏锐的察看四周,发现并无异样,正打算闭上眼继续睡时,他忽然眯起双眸,盯着左边空荡荡的泥地。

  思绪有一瞬间停摆,就在他困惑着是否忘了什么事时,那群扰人的鸟儿又发出一阵声响,让他的脑袋中倏地劈进一抹纤细人影。

  他霍地跳了起来,瞪着那本该躺着个人的空地,「该死!那女人呢?」

  不仅人消失,连她随身包袱也不见了。

  他是很想周紫芯主动离开没错,但不该是在这个时辰、这个地点。

  着急的往前走几步,楚天凛来到自己洒下毒粉的地方,果然看见灰色粉末上印着足印,他脸色顿时一沉。

  山里毒蛇猛兽多,他在他们夜宿的区域外围洒了毒粉,以防兽类闯入,没想到她竟自个走出了这防护圈。

  「不要命的蠢女人!」他忍不住低咒,赶紧顺着足印方向寻去。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找人并不简单,更别提他连她是否被野兽拖去都不得而知,但他很确定,半个时辰内他若没找到周紫芯,就算她好运没让狼群给吃了,也没命见到明日的太阳。

  跃上树梢,迅速穿梭在黑夜里,黑眸仔细扫过每一处角落,很快的便搜寻完附近的山道。

  「该死!跑哪去了——」愈找楚天凛愈急,就在他找遍所有能出山的小路后,脑海里蓦地闪过一个地方。

  那女人该不会是——

  脚跟一旋,他回身往林内的深处掠去,不一会儿,他便来到稍早取水的山泉,果不其然,远远的他就看见那搁在枯叶上的细软和绣鞋。

  心头的石块终于放下,但随之又扬起一股无明火。

  他与周紫芯非亲非故,不过是接了封书信、上了趟繁城,从此自由自在的日子便离他而去,莫名其妙的被她缠上,莫名其妙被迫带着她上路,现在又为了她的安危在半夜里像只无头苍蝇般四处寻人!他究竟为何要为这个缠人又固执的女人如此奔波?要不是他亏欠她——

  满腹牢骚的拨开枝叶后,楚天凛倏地忘却下一句要抱怨什么,他整个人傻住,黑眸瞠得老大,看着那立在泉水中,全身赤裸的周紫芯。

  月色溶溶,水光潋潋,银白色的光芒映照在水中的女人身上,将雪白凝肤镀上一层珍珠般润白柔腻的光彩。

  她那头丝缎般的及腰黑发,披散在她雪白光洁的背上,一双细嫩纤手正拨弄着水面,看着泉水因她的撩弄而泛起阵阵涟漪,她逸出银铃般愉悦的笑声,流泄在这山林间,为这寂静的黑夜增添一抹神秘的色彩。

  水气氤氲,原本楚天凛只隐约看见周紫芯那被水气笼罩的曼妙身形,没想到突然刮来一阵夜风将水气吹散,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呈现在他眼前。

  他该别开眼的。他虽不是正人君子却也不是小人,这种偷窥女子入浴的下流事他做不来,但他就是挪不开眼。不仅挪不开,还更加贪婪、放肆的以目光梭巡她的每一寸肌肤。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该死!他肯定是太久没找女人,否则怎么光是看女人沐浴就起这么大的反应!

  甩甩头,他不敢张眼,就怕一正视到她的身体,那荒唐的幻想会再次跃进脑中,但—

  竖耳听着远处的动静,好一会都没再听到半点声响,除了流动的水声外,周紫芯净身的声响他是怎么也听不见。

  察觉事态不对,黑眸倏地睁开,在看见空无一人的山泉上冒着小气泡时,楚天凛心一沉,顾不得身上还穿着衣物,连忙纵身跃入水中救人去。

  滴、滴、滴——

  发尾的水珠一滴滴的坠落在泥地上,楚天凛烦躁的拨开沾黏在胸口的湿发,小心翼翼的将怀中人儿放在舖着衣袍的泥地上后,又拿来一件外衣覆在她身上。

  看着她益发死白的娇颜,他心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掏出一颗解毒丸,他掐住她的下颚,准备往她嘴里塞去。

  他洒下的毒粉只要沾上一点就足以致命,何况周紫芯是踏足一个脚印,毒发是意料中的事,只是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庞,他竟破天荒的感到愧疚,让他两道俊眉无法理解的拧了起来。

  他可是「毒阎罗」呀,毒害一、两个人算得了什么!为何要为了个缠人的女子感到抱歉?再说,又不是他要她半夜不睡觉、自个一人跑出防护圈去洗澡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阎罗欠定性>>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