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阎罗欠定性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阎罗欠定性  第18页    作者:米恩

  她不懂,楚天凛为何这么讨厌她?

  咬着粉唇,周紫芯很难过,心口的闷痛由那日起便一直持续着,不论她怎么压抑,那股痛就像无孔不入,霸占着她所有的思绪。

  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开心?才能让他恢复成之前那个笑容常在、温和体贴的楚天凛?

  还是说——只要她离开,他才会快乐?

  心头因这猜测而更加闷痛,尤其他连日来的疏离,她几乎能笃定这个决定就是他想要的。

  离开——吗?

  马车停下,周紫芯也拉回思绪,随着他下马车,进到他们今夜打尖的客栈。

  抬首看了看外头的昏黄天色,现在时辰尚早,还不到用晚膳的时间,拉回目光,她望着由柜台走回身边的楚天凛,轻声问:「有房吗?」

  淡瞥她一眼,点头。

  他还是不愿和她说话。垂下螓首,她压下心头的难受,要拿起桌上包袱时,却不小心和他伸来的手碰个正着。

  楚天凛的反应先是一僵,而后避开她的手,直接拿起两人的包袱,越过她走上楼。

  他的反应让周紫芯心里更加难过,但她仍是一脸淡然,默默跟在他身后。

  在他要进房前,她连忙说:「后面有座湖,我能不能去走走?」

  这些日子闷坏她了,他的漠视让她快喘不过气,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回头看她,楚天凛正要开口拒绝,却看她一脸黯然神伤,顿时软了心。

  「——只在湖旁?」他冷声问。

  她用力颔首,「嗯,只在湖旁,我不会走远。」

  回头看了眼房里正对湖畔的窗户,确定能掌握她的行踪后,才点头答应,「半个时辰,别超过。」

  「谢谢。」她敛下眼睫,轻声道谢。

  楚天凛深深看了她一眼,才转身进房,当着她的面关上房门。

  他果然很讨厌她——

  看着紧闭的房门,周紫芯难掩神伤的下楼,往客栈后方的湖泊走去。

  听着门外走远的脚步声,楚天凛冷凝的脸色这才卸下,露出十分懊恼的神情。

  「可恶的丫头,做啥露出那种表情——」脑海浮出她那泫然欲泣的神情,他心口一揪,挫败的立于窗口前,眺望着那抹紫影缓缓走到湖边垂柳下。

  她以为自己将情绪藏得很好,的确,她是藏得很好,但他就是能由她那双像是会说话的瞳眸里瞧出她的难过。

  该死!她在难过什么劲?该难过的人是他,是他!

  他好不容易厘清自己对她的感觉,她却始终将他当恩人看待,她的关怀、她的顺从、她的一切举动——全都是为了报恩!

  就像被她泼了盆冷水,他整个人都僵了。他是故意不理会她,一方面是气她不懂得保护自己,给她的惩罚,另一方面则是要斩断这才萌芽的情愫,他相信只要一段日子的疏远,他就能放下,只是——

  他没想到会这么难!

  她的情绪牵引着他,他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往她身上飘去,她这阵子的愁眉不展、郁郁寡欢,他全都看见了,不仅看见,连他的心情也随之低落、烦闷,他完全被那丫头牵着鼻子走。

  可恶!

  俊眸恼火的瞥向湖旁的人儿,这才发现,周紫芯的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个衣着华贵的男子!

  「那人是谁?」他拧起眉,瞪着那和她太过接近的男人。

  看着他们俩有说有笑,楚天凛胸口顿时燃起一把火,猛地把脸贴近窗棂,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们似乎是旧识——这是他观察片刻后的结论。然而下一刻,他火大的发现,他们似乎不是普通的「旧识」。

  他在干么?他干么摸她?

  瞪着男人抬手为周紫芯将飞乱的发丝勾到耳后的亲昵动作,楚天凛简直快抓狂。

  黑瞳闪着两簇熊熊烈火,瞪着他们并肩而行的背影。

  「笨女人!不是说了不准离开湖旁?该死!竟然敢将我的话当耳边风!」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他忍不住低咒。

  蓦地,他瞠大眼,瞪着那相拥在一块的两人。

  喀的一声,楚天凛没发现自己硬生生的扳下窗棂上的木头,甚至冲出房门的速度比风还快。

  夕阳余晖下,周紫芯盈盈立在一株柳树旁,看着湖上鸳鸯恣意的优游。

  橘红色的夕照将湖上鸳鸯的影子拉得好长,远看着,它们的影子交叠在一块,像是交着颈子、相互厮磨,一副恩爱缠绵的模样。

  她幽然的叹了口气,着迷的看着眼前景致。

  只羡鸳鸯不羡仙——过去她一直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兴许是因为当时年纪小,无法体会,现在,她依然无法体会,不过她羡慕这些鸟儿的无忧无虑,如果她也能抛开一切、展翅高飞,那该有多好——

  「芯儿?你是芯儿对不对?」

  一道惊喜的嗓音由她身后传来,周紫芯还未旋身,那人已迈步来到她跟前,脸上满是喜悦和惊艳。

  看着眼前男子熟悉的轮廓,她轻呀一声,旋即漾起一抹笑,欣喜的低喊,「孟大哥!」

  「果然是你!」孟修激动不已,「天!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寻到你!芯儿,你这段时日跑哪去了?我一得知周伯父过世便连夜赶到繁城,谁知还是慢了一步,我到时,你已不知去向——为何没联络我?你晓不晓得我有多担心?」

  遇上故人,周紫芯欣喜大过于讶异,尤其是她正处于低落的情绪时。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当时发生太多事,我又病了,一时间也没想到要联络你,害你白跑一趟,真是对不起——」

  两人绕着湖走着,她大约提了下这阵子发生的事,却没说得很清楚。

  听完她的话,孟修感慨的叹气。

  「周伯父突然病逝,你一个弱女子怎担得起重担?将周府交给叶总管代为打理也好,他打小就跟在周伯父身边,是值得信赖的人,只是——」他突然皱起眉,不赞同的说:「你为何一个人出现在这?你要上哪去?外头世道险恶,你一个姑娘家的,这路上有没有受到委屈?」

  「孟大哥,我不是一个人。」她柔笑,又说:「之前我生病时有人救了我,我现在就跟在他身旁,当他的奴婢,报答恩情。」

  她简略的带过,孟修却反应极大。

  「奴婢」他惊讶的停下脚步,瞠大眼看着她,「这怎么可以!你一个千金小姐岂能做人奴婢!是那人要求的?太荒谬了!我找他理论去,怎能让你受委屈去伺候别人!」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他从小呵护、疼爱的姑娘,竟然沦落为奴婢?这怎么成!更何况她还是他的——

  听了,周紫芯连忙摇头,「不是他要求的,是我心甘情愿。」

  「芯儿」他不敢相信。

  「孟大哥,你别担心,我——」语气顿了顿,她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我已经打算返回繁城。」

  这是她想了好些天才下的决定。

  深吸了口气,她又说:「我的恩人——不需要人家服侍,因此,我准备要离开了。」

  「真的」听她这么说,孟修才松口气的笑了,「那我就放心了。」

  微风吹过,他眼尖的看见一缕青丝滑过她的粉颊,一时心动,忘情的为她将发丝勾至她白玉般的小耳后。

  这动作很自然,周紫芯也不觉得怪。

  她打六岁便和孟修认识,两家往来热络频繁,他对她就像对待妹妹一般,这样的动作对他们而言已成习惯,她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阎罗欠定性>>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