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阎罗欠定性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阎罗欠定性  第14页    作者:米恩

  他傻站在房前好一会儿,久久才回过神,硬是压下心头的愧疚、怜惜和一些他不肯承认的情愫。

  罢了!不论她是傻还是蠢,已经都不干他的事了。

  现在他该想的是如何大肆庆祝,然后高兴的喝酒、尽情的玩乐。

  他终于回复以往逍遥自在的日子,身旁没有个碍手碍脚的麻烦后,他又能随处飘泊,不必顾虑东、顾虑西,更不必担心这麻烦还会自动惹祸上身,再劳他解决。

  他能逛遍南方的秀丽山水,尽情享受江南女子的软玉温香,听着她们娇柔的呢哝——

  这睽违已久的风流日子!光是想,他就忍不住咧开嘴笑——

  眼角突然闪进一抹再熟悉不过的紫影,就在客栈外。

  楚天凛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赶紧闭上眼,张开,又闭上眼,再张开——

  重复了几次,那抹紫非但没消失,反而愈来愈清晰,在他眼前愈放愈大。

  「你—」瞪着站在他眼前的周紫芯,俊眸瞠得老大,不敢置信的惊叫出声,「你不是走了」

  卜通、卜通!心脏急速跳跃,像是要跃出胸口般,剧烈的鼓噪着。

  他分不清这是因为太过震惊,还是什么愉悦之类的情绪?沉重的脚步瞬间变得十分轻快,轻快到几乎能飞上天了。

  「我留了字条给你,你没看到?」周紫芯柳眉微拧,轻声问他。

  「字条?」一怔,他这才想起那张他以为写着道别话语的字条——

  他由怀中摸出薄薄的字条,打开一看,上头写着两行娟秀灵巧的字迹—

  我去散散心,晌午前回来,等我。

  紫芯

  瞪着那纸留言,他顿时哑口无言。

  看着他张口结舌的模样,周紫芯突然感到好笑。没想到这相貌俊美、对她一向不假辞色的楚天凛,也会出现这样呆蠢的神情!

  忍不住的,她掩唇而笑,却不知她那抹令所有花草失色的浅笑,让他看傻了眼,俊颜顿时间更呆了。

  「咱们下一站要上哪儿?」收起笑,她抬起盈盈水眸问他。

  「要上无锡——」不对!他同她说这么多做啥「你——咳、咳咳—」

  话说太急,一个不小心就呛着了,他转过身连咳几声,周紫芯见状,连忙上前为他拍拍背,「还好吗?」

  楚天凛咳得更急了,顿时俊颜涨红,一手摀着嘴继续咳、另一手忙挥着,要她闪远点,偏偏某人像是刻意似的,非但不闪,还拍得更加起劲。

  好不容易顺了气,他连忙跳离她五步之远,抚着胸口急喘,「你、你不该还留在这——你怎么可能会、会——我是说你应该要——唉!」

  急得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末了,他乾脆闭上嘴,深吸一口气,待心情和缓了些才开口。

  「听完我昨夜说的话,你还肯待在我身旁?你是傻了,还是疯了?你忘了你爹是怎么死的吗?」他真搞不懂这丫头的脑袋里装了些什么?

  周紫芯轻点头。「记得。」

  「记得记得你还不走?」他瞠大眼。

  她又笑了,露出比方才还要灿烂的笑靥,柔声说:「就因为记得很清楚,所以我才不走。你是我的恩人,不论用什么方式,我都会留在你身边。」

  啥?她说了啥?

  傻了。看着那抹粲笑,楚天凛彻彻底底的傻了——

  第6章(1)

  「我爹的死,不能怪你。」

  「噗!」听着这句话,楚天凛不禁喷出嘴里那口茶。

  好在周紫芯没坐他对面,她面色平静地拿出手绢,想为他擦拭唇角的茶渍。

  「我自己来!」他忙抢过手绢,胡乱抹了抹,瞪大双眼看她。「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疯了?」

  方才他拉着她又进客栈,打算好好地和她「谈一谈」,没想到周紫芯一开口就让他大吃一惊。

  「我没疯。」她摇头,语气平静,「你卖那些毒物,的确不能掌握买毒者的用途,若是洪俊启他们没有谋财害命的念头,也不会去买毒,况且,就算当时他不向你买,也会向他人买,我爹——终究是会死。」

  她双眸一黯,顿了顿,又说:「如果说卖者有罪,那么,每间药舖都卖砒霜,他们又怎么知道那些买砒霜的客人是买来毒老鼠用的还是毒人?所以,我爹的死不能怪你,要是没那些心怀不轨的歹人,你的毒也无法害人。」

  楚天凛薄唇张了又阖、阖了又张,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回话。

  「你——真觉得我没错?不是害死你爹的凶手?」见她又点头,他翻了白眼直想撞墙。

  早知道她如此明理,他一路上就不需因为对她的愧疚而处处退让,而是该将她五花大绑直接运回繁城才对,才不会将自己搞得这么——愚蠢。

  对!他蠢。

  一路上他提心吊胆,不敢向她说明她爹和她身上中的毒是出自他手,就怕原本信赖、感激的心会在知情后,对他产生憎恨。

  他一直不承认自己在意周紫芯,不承认受她吸引。

  他也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害怕,怕她一得知他其实不是想像中的那位大恩人时,会对他避之唯恐不及、远远的逃离他。

  好吧!现在他明白了,他只是不愿面对他对一个女人动心的事实,所以这一路上对她恶言相向、对她不怜惜,还用尽办法想将她赶离身旁——

  但,在他以为她真的走了时,那股心痛及失落紧紧攫住他,即便他努力想表现自在,他也无法忍受没有她伴在身边的短短一个时辰,那简直就像一年那么久——

  完了!他想他真的完了。

  「我爹的死不怪你,但——我希望你别再贩卖毒物了,毕竟毒这种玩意若是落到坏人手上,对被害之人——和你,都不是件好事。」

  她真心希望他别再贩毒,楚天凛喜爱钻研毒物是没什么过错,且她曾在书上读到,有些疾病靠的便是以毒攻毒才治癒的,但这世上有多少人买毒是这种正当用途?

  若又有人和她爹爹一样遭受横祸——她不想再看到楚天凛莫名的背负他人仇恨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和她一样想的开,若是那些受害者将过错怪在他身上,找他寻仇——她就忍不住担忧。

  「不卖毒?」楚天凛浓眉倏拧,「不卖毒我靠啥吃喝?」

  他当初选择和「毒蠍女」学毒,纯粹是因为兴趣,加上他有天份,学得也快,十六岁便在江湖上闯出名堂。

  那时他年少不懂事,自诩是铲奸除恶的少侠,带着一身毒技和绝顶轻功,立誓要毒光世上所有恶人。当他的足迹踏过一个城又一个镇,他的名气也渐渐传开,成了人人惧怕的毒阎罗。

  他一直为人们给他的名号沾沾自喜,钻研出的毒物也愈来愈凶狠,让那些恶人死相凄惨、屍首异处,直到他二十岁那年。

  那年,他下手毒杀了一名贪赃枉法的贪官,对方污粮又贪财,有钱才得以击鼓申冤,无钱的非但不受理,还会被重打三十大板,赶出衙门。

  对当时的他及所有百姓而言,这贪官死不足惜,所以他眼眨都不眨便杀了,然而当他准备离开时,一名少妇及小女娃突然冲了进来,抱着那贪官的屍首痛哭。

  「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他犯了什么滔天大错,需要你来取他的命?」少妇凄厉的哭喊着,抱着丈夫质问他为何要取她相公的命。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阎罗欠定性  下一页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阎罗欠定性>>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