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爱流年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爱流年  第7页    作者:煓梓

  司徒云心在心里冷哼,心想这若是真正的罗齐差不多是这个价,问题这是西南山区的土茶,朱陆想借此机会鱼目混珠,她可不同意。但她若是出面制止,武鉴钧可能会为了反对而反对,执意买下这批茶,那不就得到反效果?

  她想了又想,最后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解套。

  「唉呀,我肚子好疼啊!」

  武鉴钧才刚想同朱陆进一步讨论,身边的司徒云心突然弯腰抱肚子大声喊疼,他只得站起来关心她的状况。

  「怎么了?」武鉴钧慌张的问司徒云心,她的小脸扭曲成一团,好像真的很痛苦。

  「不知道。」她气喘吁吁地指着桌上的罗齐。「我喝完了那杯茶以后,肚子就疼起来,那茶叶八成有问题!」

  「胡说八道!」朱陆气冲冲地驳斥。「我保证我的茶叶没问题,质量好得很呢!」

  「那为什么茶叶上有条白白的东西,喝起来像发霉?」司徒云心说着说着,还不忘呻吟,看起来很像一回事。

  「发霉?」武鉴钧还没机会喝茶,不清楚茶的味道,不过茶叶发霉就不行了,喝了肯定出毛病,铺子会被砸的。

  「那白白的东西叫白毫,你懂还是不懂?」朱陆跳脚。「再说那也不是霉味,是土味——」

  「土味?」

  武鉴钧一听见这两个字,脸色立刻沉下来。他只听过罗齐有海荅的香味,可没听过还有土味,这个姓陆的是不是想骗他?

  糟糕,说溜嘴了!

  朱陆恨死司徒云心,都是她多嘴,坏了他的大事,而且他怀疑她是故意装肚子疼,好让武鉴钧放弃这笔买卖。

  这样下去可不妙呀,他得想法子扭转情势才行。

  「这样吧,武公子。」朱陆决定不去管司徒云心,直接朝武鉴钧下手。「不如您亲自尝味道,就知道到底是霉味还是土味,或是这丫头说谎——」

  「小心你的舌头,朱老板。」武鉴钧不悦地打断朱陆,要他嘴巴放干净些。「这位姑娘是我的未婚妻,容不得你造次。」

  武鉴钧此话一出,朱陆和司徒云心同时傻掉,尤其是司徒云心,压根儿没想到他会当着外人的面承认她的身分,感动到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什么,她是你的未婚妻?」朱陆吓得眼珠子都凸出来。「可是、可是她的模样——」

  「美到让人舍不得眨眼睛。」

  「她那身衣服……」

  「换掉以后就美若天仙。」

  武鉴钧给司徒云心的惊喜一桩接着一桩,原先她还担心他会和朱陆连手损她,毕竟他是那么讨厌她,没想到他竟会跳出来扞卫她的名誉,而且说的话一句比一句肉麻,让她好窝心。

  「武公子——」

  「你这般侮辱我的未婚妻,这笔生意没有什么好谈的,告辞!」武鉴钧说完,抓住司徒云心的手就将她带出客栈,留下一脸错愕的朱陆,还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

  事实上,不只朱陆感到疑惑,司徒云心同样很难理解武鉴钧的举动,他明明很讨厌她,为何还为她出头?

  回程的路上,她不断想这个问题,一双美眸频频偷瞄武鉴钧。

  「肚子不痛了吗?」武鉴钧可不是瞎子,被偷瞄了将近半个时辰以后终于开口,害她的脑筋一时转不过来。

  「啊,肚子?」她甚至忘了有这回事。

  「你刚刚不是还呼天抢地,抱着肚子喊疼,这会儿不疼了?」他眉毛挑得高高的,一看就知道在消遣她。

  「不疼了。」她笑着点头,雪白的贝齿即使在树荫下,依然闪闪发亮,吸引武鉴钧的视线。

  他连忙清喉咙,调开视线重新调整呼吸。

  奇怪,他是怎么回事?既然决定讨厌她,就该坚持到底,不该对她的一颦一笑有所反应,万一被她看穿可是会被取笑的,他得振作一点儿才行。

  「那个……咳咳!」尴尬的是他的喉咙清不完,喉咙一直很干。

  她睁大眼睛看着他,他看起来很挣扎,一直在清喉咙。

  「我刚刚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很快说完,然后再清了一次喉咙。

  「你说了什么话?」除了取笑她肚子疼以外,他没说过别的话呀!莫非她漏听……

  「我在朱陆面前承认你是我的未婚妻……」他越说越乱。「这完全是因为我不想失面子,没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原来,他想说的是这个,害她白高兴一场。

  「你放心,我才不会胡思乱想。」她强颜欢笑。「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都是你的未婚妻,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你——」

  「武家堡就快到了,我先走了,你就慢慢追吧!」不想在他面前显现出脆弱的一面,司徒云心抓紧手中的缰绳,用力踢马腹,催促身下的马儿向前跑,将武鉴钧抛在脑后。

  哒哒哒哒……

  她跑得既快且急,武鉴钧来不及反应,只能眺望她远去的背影。

  他有种感觉,他好像伤到她了?

  武鉴钧不确定,因为她表现出来的是那么坚强,好像他说再多难听的话,她都无所谓,都能承受。

  第5章(1)

  他伤害她了吗?

  武鉴钧一直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即使他告诉自己,司徒云心有没有受伤都不干他的事,这个问题仍然不停地窜入他的脑门,强迫他去想。

  他没说错啊!他之所以对外宣称她是他的未婚妻,只是因为不想丢脸而已。没人叫她当跟屁虫,也没人叫她穿得破破烂烂出门,就算她再穷好了,也不必每天穿着同一件粗布衣,上面甚至还有补丁!

  武鉴钧双手枕在脑后,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也无法好好休息。

  他的脑中不时浮现司徒云心脸上的表情,即使她再怎么隐瞒,她的眼神已经泄底——她受伤了。

  可恶!

  一股脑儿地从床上爬起来,武鉴钧好像从和司徒云心重逢以来就没好好睡过觉,不是生气到睡不着,就是胡思乱想,然而无论他是生气或是幻想,都和司徒云心脱离不了关系。

  他伤害她了吗?

  这个问题像夺命连环索紧紧套住他的脖子,勒得他不能呼吸。

  武鉴钧决定亲自确认,于是跳下床穿上鞋子,就去司徒云心暂住的院落找司徒云心。

  「喂,我问你……」当他打开房门,发现房间内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到口的疑问全化为困惑,不解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少爷,您在这儿做什么?」姜玉玲被指派来服侍司徒云心,但她还没见着未来的少夫人,反倒先瞧见少堡主呆立在司徒云心的厢房。

  「她人呢?」武鉴钧没空招呼姜玉玲,只管司徒云心的去处,她应该待在房里的,可如今却不见踪影。

  「我也在找少夫人。」玲儿叫得可顺口了。「但总管说她自从和你一起进城以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什么,她还没有回来?丨」武鉴钧闻言大吃一惊,他都已经回来多久了,她竟然还在外面逗留?但她明明说要先走一步,照理说应该比他先回到武家堡,可总管又说她没回来……

  莫非,她遇上什么麻烦?

  武鉴钧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司徒云心小时候掉落山谷的画面,害怕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不行,他得去找她!这一带地形险恶的程度,并不输给当年她遇险的树林,同样有悬崖,尤其现在太阳又快下山了,万一她不小心失足怎么办?这边的悬崖可没有突出的树枝可以让她依靠!

  武鉴钧越想越心慌,一个箭步转身跑出司徒云心的房间,直冲马厩。

  「少爷!」姜玉玲本想问他上哪儿去,但看他慌张的模样,应该是去找司徒云心,不禁笑了出来。

  看样子老夫人是白操心了,少爷其实很关心施姑娘嘛!还懂得去找她。

  姜玉玲和武鉴钧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兄妹,比谁都希望武鉴钧得到幸福。在外人眼里,他是天之骄子,高大出众,家财万贯,任谁看了都会羡慕。

  然而,外人所不了解的是在他看似幸福的背后,累积了无数的寂寞,这些寂寞来自不负责任的双亲,也来自武老夫人的严格管教,此外,一些处心积虑想嫁给他的女人,也在他的胸口插刀。

  武鉴钧很早便体会到,他之所以受到欢迎,不是因为他的外表有多吸引人,而是武家的财产,那才是真正让那些女人前仆后继的原因。所以他发誓绝不会轻易付出真心,不会投注感情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也因此显得更寂寞。

  旁观者清,姜玉玲和武老夫人都知道武鉴钧的毛病出在哪里,却没人劝得动他。

  不过……终于有人可以改变这个局面。

  姜玉玲替武鉴钧感到高兴。

  少爷很明显在意施姑娘,虽然他嘴巴上不说,但看他那副心急的模样便不难瞧出端倪,希望他们两人有好结局。

  武老夫人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告诉姜玉玲司徒云心的事,当然她没让姜玉玲知道她的真实身分,只告诉姜玉玲,武鉴钧和司徒云心两个人十一年前就定下婚约,并且将武鉴钧救司徒云心的过程,大致上说了一遍。

  姜玉玲当下觉得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好浪漫,并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帮司徒云心抓住武鉴钧,不教他逃跑。

  「喝!」另一方面,武鉴钧确实快马加鞭,跑得飞快。

  但他不是逃跑,而是寻找司徒云心,他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但他们确实是在这个地方分手的,她应该就在附近。

  在此之前,武鉴钧先去了一趟后山,不见她的脚印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紧张起来,如果她没来后山,会去哪里?

  他怎么想都找不到答案,决定干脆从头找起,这会儿他已经在他们分手的地方徘徊。

  武鉴钧抬头看天色,原先的蓝天白云已被红霞取代,再过不久天色就会暗下来,摸黑找到她的机会更是渺茫。

  他勒紧缰绳,放慢脚步,睁大眼睛仔细搜索每一个角落,这一带全是树林,绿荫成群,本来就很容易隐藏踪迹。

  「施云心!」他怕她故意躲起来,于是扯开嗓门大吼,发誓若让他找到她,他一定打她的屁股,绝不食言。

  没回应,看来他想打她的屁股没那么简单。

  「你在哪里?施云心!」武鉴钧边找边喊,偌大的声音在树林间回荡,引起司徒云心的注意。

  施云心……这不是她的假名吗,谁在喊她?

  司徒云心低头往下看,树底下空荡荡,没瞧见人,倒是瞧见受惊吓的兔子,在草丛中窜来窜去。

  她耸耸肩,继续看她的风景,反正对方如果有心找她,迟早会出现,反之亦然。

  司徒云心是在两个时辰之前,找到这棵树的。虽说这座树林的树木都很高大,但其中并没有哪棵树特别突出,她也不是刻意寻找,全是因为心情不好,不想那么快回到武家堡,所以才故意拖延。谁知道她走啊逛啊,竟瞧见这棵树,让她欢喜不已。

  这棵树和麒麟山庄那棵有三百年树龄的大槐树当然无法相比,不过它够高,有可能是这座树林最高的树,还有突出的粗大树枝,很适合用来看风景。司徒云心当下就决定上去看风景,只见她随便蹬个几下,像阵风在树枝间穿梭,转眼到达顶端,然后一待就待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时辰还不想回武家堡。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满天红霞掺杂些许金黄弥漫天际,眩目又带有些许感伤。司徒云心不禁问自己在这里做什么?很显然武鉴钧并不欢迎她,一心一意赶她走,她这么坚持到底,会不会太一厢情愿……

  「施云心!」

  自树下传上来的呼喊,像要回应司徒云心的疑问似地传进她的耳朵,告诉她,事情没有想象中悲观。

  这不是武鉴钧的声音……

  司徒云心低头往下看,果然看见武鉴钧,他坐在马背上不停左顾右盼,显然是在找她。

  她眨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人,他不可能出来找她的。

  「小鬼——」

  「我已经长大了,不要再叫我小鬼,大叔。」司徒云心更正武鉴钧的用词,确定是他没错,因为只有他会这么叫她,其它人只会宠她、爱她,称赞她长得有多漂亮。

  自头顶上传来的清脆声音,让武鉴钧及时勒马,抬头往上看。

  司徒云心顽皮地摇摇手跟他打招呼,轻松的模样让武鉴钧一阵火大,同时觉得好笑。

  「你爬那么高做什么?快下来!」他找她找得半死,她却坐在树上纳凉,分明是想把他气死。

  司徒云心耸耸肩,打算待到太阳下山,气得武鉴钧频频诅咒,却又拿她没辙。

  他跳下马,把马牵到一旁拴好,然后沿着树干蹬了几步,在树枝之间跳跃,一转眼的工夫便到达树的顶端,在司徒云心的身边坐下。

  「你的轻功还是一样好。」她始终记得,他是如何在山壁间跳来跳去,当时她觉得他很神奇,现在看冲击没当时那么强烈,不过还是很有魅力就是。

  「你也不差。」这么高的树也能爬上来,换作一般女子,只能在树底下望着树枝兴叹。

  司徒云心闻言笑了笑,承认她的轻功确实不错,毕竟她可是师承尹荷香,而尹家最为人称道的就是轻功,如果她的轻功再不好,未免太说不过去。

  「好美的夕阳。」她指着天空那一片红霞,太阳在红霞的包围下,像个金黄色的圆球逐渐往下沉,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是很美。」随着她手指的方向,呈现在武鉴钧眼前的,是一幅由灿红和金黄交织而成的画,美不胜收。

  「你瞧,从这儿看,还看得到城里,是不是很有趣?」虽然现在看得不是非常清楚,但她相信入夜以后,万家灯火,一定更漂亮。

  「真的看得到呢!」他本来以为这么远的距离,非得用望远镜才看得清楚,但堡内那支望远镜又失去焦距,没有人会调整,根本派不上用场。

  「什么嘛!」听他的口气,好像真的不知道似的。「你不晓得从这儿看,看得到城里?」

  「不晓得。」他挑眉。「如果不是为了找你,我才不会爬到这么高的树上看夕阳,我没这么清闲。」

  「你这么忙啊!」她好奇地看着他,在他眼中看到疲惫和寂寞。

  「谁说不是呢?」他的语气不无遗憾。「我也希望能坐在这儿悠闲看夕阳,可惜天不从人愿。」

  武鉴钧虽然没详加说明,但司徒云心已经从武老夫人口中得知,他要管理一大片产业,还得在商场上与人争斗,难怪会力不从心。

  「你真可怜。」麒麟山庄也是家大业大,但有梦时舅舅掌管全局,梦意舅舅帮忙分担责任,再加上两个没用的表哥,人手还算充足,不像他得一个人扛起这么沉重的担子。

  「我可怜?」武鉴钧闻言愣住,一脸不可思议。

  「连看夕阳的时间都没有了,那还不可怜?」她反问他,问得他哑口无言。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煓梓的作品<<爱流年>>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