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爱流年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爱流年  第4页    作者:煓梓

  司徒云心越想越伤心,也越想越气。为了尽快赶到武家堡,她没敢多投宿客栈,餐风露宿不打紧,甚至连身上的衣服都没空换,沾了一身灰尘,活像穷要饭。

  正因为她的外表像穷要饭,才引起武鉴钧的反感!武鉴钧不是势利的人,但她对童年承诺的执着,让他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别有用心?

  如果不是已经打听清楚武家堡家大业大,是不可能千里迢迢从顺德府赶来,只为了逼他实现童年时的承诺,天晓得他根本把十一年前那场偶遇,当作是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根本不放在心上。

  但如今她人都跑到武家堡来了,不理她似乎不可能。

  武鉴钧只要一想到他的计划被司徒云心破坏殆尽,对她的怨恨加深,更不能原谅司徒云心。

  「这么听来,你还真是个负心汉,罪该万死哪!」

  武鉴钧就已经快被眼前这一团乱烦死,武老夫人还在一旁帮忙司徒云心敲边鼓,气坏武鉴钧。

  「奶奶!」他不知道奶奶安什么心眼,但他直觉不妙,奶奶恐怕站在司徒云心那一边,不愿意帮他。

  「干嘛这般气急败坏?」武老夫人笑呵呵。「你再委屈,也不能否认她说的话都是真的,那又何必动怒?」

  武老夫人十分了解自己的孙子,他或许固执,但绝非是个会赖帐的人,先前或许没想起来,但经过那姑娘提点以后,最少想起了大半,从他的表情就可窥出端愧。

  「我当时只说会考虑,没答应一定娶她。」武鉴钧反驳武老夫人的话。

  武老夫人听着听着挑眉,心想原来他记得相当清楚嘛!看来这小子对眼前的姑娘也不是毫无感觉,不过话说回来,恐怕这位姑娘在幼年时就已经出落得相当漂亮,否则不会留给他如此深刻的印象。

  既然如此,这好办!她只需要为他们两个人创造机会,让他们重新邂逅,那就行了。

  「对一个小姑娘来说,这就是承诺,既然你已许下承诺,就不能不娶她。」武老夫人决定出手接管局面,帮两个人的未来定调。

  「奶奶!」武鉴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她唯一的孙子,她怎能如此草率决定他的婚事?不行!他非反击不可。

  「就算要成亲,也得经过她爹娘的同意,她爹娘知道这件事吗?」他很怀疑。

  「孩子,你爹娘知道你来武家堡找钧儿吗?」明知道武鉴钧只是尽量拖延,武老夫人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道理,因此转而问司徒云心。

  「呃,我爹和我娘都知道我跟武鉴钧有婚约……」司徒云心话说得吞吞吐吐,一看就知道有所隐瞒。

  「你没回答奶奶的问题,你爹娘知道你来武家堡找我吗?」武鉴钧紧抓住司徒云心的小辫子,不许她打混。

  「我有留纸条。」她硬着头皮回道。

  换句话说,就是离家出走。

  这短短的四个字,令武鉴钧深恶痛绝,原因十分简单,他是「离家出走」这四个字的受害者。

  想当年,他不过六岁,任性的双亲因为个性不合,各自留下一封信拍拍屁股走人,从此没再回过武家堡。骤失双亲的他,只得在武老夫人严厉的教导下,学习怎么当一名称职的堡主,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

  武鉴钧本来对司徒云心的印象就不好,现在知道她是离家出走,心中对她的厌恶感更是急遽增加,比雨天里生长的青霉还要来得快。

  「既然留了纸条,这就好办了。」武老夫人先下手为强,抢在武鉴钧之前搭话。「想必你的爹娘很快便会抵达武家堡,这桩婚事就这么定了。」

  武老夫人铁了心非要武鉴钧娶司徒云心不可,武鉴钧不知道其中的原由,但他发誓绝不会屈服。

  「别以为有我奶奶给你当靠山,我就会答应这桩婚事。」他火大警告司徒云心。「你想让我更讨厌你,尽管死皮赖脸的留下,我不会给你好脸色!」

  武鉴钧撂完话以后转身就走,临走前的咆哮还在大厅里回荡,并未随着他的脚步离去。

  「不要脸的人是你吧!谁死皮赖脸?」司徒云心对着武鉴钧离去的方向做鬼脸,尽管他已经不见人影。

  她孩子气的举动,让武老夫人不自觉地笑出声,看来武家堡要开始热闹喽!

  「啊,对不起。」察觉到自己的举动有多失礼,司徒云心赶紧跟武老夫人道歉。「我好像和令孙天生犯冲,说不到两句话就开始吵架。」

  这倒是真的,一般来说,钧儿就像是一尾滑溜的泥鳅,谁都不得罪,对女人尤其温柔,所以才会受到女性的欢迎。这样的钧儿,对她却唯独像长了刺一样针锋相对,甚至连死皮赖脸这种难听的话都说出口,前途大有可为。

  「别理他,他就是这个脾气。」武老夫人十分了解孙子。「大概是你突然出现打乱了他计划,他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只好发泄到你身上。」

  「计划?」司徒云心不解。

  「比武招亲呀,孩子。」武老夫人笑着回道。「说起来他还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我打算送给他一个意外惊喜,到时候他想要脱身可没这么简单。」

  这么说起来,在她上台之前,好像瞧见有个体型相当健硕的女子,那应该就是武老夫人准备给武鉴钧的「意外惊喜」。

  「我打赌您的孙子要是瞧见了您为他准备的惊喜,一定会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司徒云心只要一想起这场面,忍不住噗哧一笑,武老夫人万分同意。

  「只可惜被你抢先一步,不过效果一样好就是。」话毕,武老夫人和司徒云心交换一个眼神,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哈哈哈……」

  她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倒也像袓孙一样有默契,连笑点都相同。

  「武老夫人,您并不清楚我的来历,为何只听我的片面之词就相信我的话,让您的孙子与我成亲?」司徒云心很喜欢武老夫人,但她同时感到困惑,因为武老夫人看起来十分精明,不像是会轻易下判断的人。

  「不必问也知道你必定来自麒麟山庄,有申家人的血统。」武老夫人的判断可是下得有凭有据,眼睛利得很。

  「您怎么知道我有申家人的血统?」司徒云心感到十分惊讶,武家堡距离麒麟山庄少说也有千里远,没人识得她。

  「你跟何晓冰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我一看就认出来了。」这就是武老夫人当初为何惊讶的原因。

  「您认识我外婆?」司徒云心闻言眼睛睁得老大,更惊讶了。

  「岂止认识,我和她还抢过同一个男人。」武老夫人笑着挥手。「不过这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最后她抢赢,我也成了别人的老婆。」

  听起来又是另一个精彩的故事,好像每一位长辈的爱情故事都很不可思议,真神奇。

  「这么说来,我还是您情敌的外孙女,您不会介意吗?」得知武老夫人和何晓冰的关系后,司徒云心反而不自在,尤其她又长得和她外婆如此相像,在她看来一定很碍眼吧!

  「有个武林第一美人的孙媳妇儿,我高兴都来不及,哪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呢?」她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她想太多了。

  武老夫人爽朗的笑容,让司徒云心顿时放心下来,但她只要一想起武鉴钧的态度,脸上顿时失去笑容,一整个浅气。

  「谢谢武老夫人。」如此大方。「但您的孙子好像不这么想,他摆明讨厌我。」

  「是吗?我可没你这么肯定。」武老夫人一点都不担心。「不过钧儿的个性相当固执倒是真的,当他下定决心讨厌一个人,的确会抗争到底,这点你要有心理准备。」

  「这我倒不担心,因为我也不会轻易认输。」要斗就来斗,看谁比较厉害,哼!

  「很好,你尽管放手去做,奶奶会适时给你协助。」武老夫人鼓励司徒云心,让她好感动。

  「武老夫人……」

  「还老夫人老夫人的叫,该改口了。」武老夫人慈祥地纠正司徒云心,让她好感动。

  「奶奶!」司徒云心没想到武老夫人会这么轻易就接受她,眼眶都湿了。

  「奶奶还有一事相求,这对你也有好处,你一定要做到。」武老夫人忽地提出要求,司徒云心赶紧抹掉眼泪,正襟危坐。

  「奶奶您说,我一定做到。」她发誓。

  「那就是……」

  武老夫人要司徒云心靠近一些,司徒云心趋前附耳,边听边点头,似乎颇有心得。

  至于外头的擂台呢?早就拆了,就好像从来没办过比武大会似地,旗子收得一根不剩。

  第3章(1)

  乱了,乱了,全乱了!

  武鉴钧像只无头苍蝇在房里来回踱步,急躁可见一斑,他之所以焦急的原因,不外乎是司徒云心半路杀出,毁了他的计划。

  他原本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利用比武招亲再拖延一段时间,他无心、也无意成亲,说穿了他根本不想成亲,宁可一辈子打光棍,也好过受婚姻的束缚。

  武鉴钧不愿意承认,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很惧怕婚姻的。

  因为双亲将婚姻当儿戏,连带使武鉴钧对婚姻没好感,对婚姻生活自然没有任何向往。然而身为武家唯一的男丁,武鉴钧也知道生儿育女是他无法逃避的责任,问题他实在不想这么早就被一个女人绑死,被迫提早结束单身生活。

  你也老大不小了,早在几年前就该成亲。

  武老夫人的话在武鉴钧的耳边回响,提醒他已非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而是二十八岁的大男人。

  没错,他是二十八岁了,那又怎么样?他还没有老到走不动,还有个十多岁的姑娘找上门硬要嫁给他,可见他还是很有行情——

  说到年龄,武鉴钧的脑海中免不了浮现出司徒云心清丽的脸庞。虽然生气,但是他还是无法否认司徒云心长得很美,只要是男人都免不了心动。

  奇怪,她小时候有长得这么漂亮吗,他怎么不记得了?

  嘴上说不记得,但贵人多忘事的武鉴钧,却能清楚地回忆十一年前和司徒云心见面的情形……

  那天,他到顺德附近一带办事,回程的途中行经一座陡峭的悬崖,因为那一带的地形跟武家堡后山有些相似,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却无意中发现悬崖边有泥土松动的痕迹,上头还留有小脚印,怀疑可能有哪个顽皮的小鬼不小心掉落山谷,于是上前察看。

  原本他是抱着办后事的心情探头的,因为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不可能活命,谁知道会给他看见一个小脑袋,小脑袋的主人扎着两个小馒头,双手紧抓着山壁间突出的树枝,明显是个小姑娘。

  他当场吹了一个无声的口哨,心想这小姑娘真勇敢,这么陡峭的悬崖,大人都不敢靠近,她小小年纪竟然敢一个人到这儿来玩,不是太大胆,就是太不知死活,这会儿应该已经吓到哭出来了吧!

  他等着听小姑娘扯嗓子呼救,等了半天别说喊叫,连个啜泣声都没听见,让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同时怀疑她是不是不会说话。

  「小鬼,你是哑巴吗?都不会喊救命的。」他半是开玩笑,半是试探地问小女孩,就怕她真的不会说话。

  小女孩抬头看他,两粒黑溜溜的眼珠子似黑玉般一样明亮,即使隔着一段距离,都会被她眼底的光亮所吸引。

  他以为她就算不会说话,但看见有人出现,至少会如释重负,可她竟然一派冷静,口气还非常高傲。

  「救我上去。」

  小女孩不是哑巴让他松了一口气,但她命令的口吻让他忍不住挑眉,好个不知死活的臭小鬼啊!竟然敢命令武家堡的少堡主,简直是跟天借胆。

  但是——算了!他决定不跟她计较,还是赶快跳下去救人比较重要,天晓得她那两只瘦弱的手臂能撑多久,没掉落山谷已经是奇迹。

  因为武家堡后头就有个现成的练习场,他从小练到大,对于怎样在陡峭的山壁间找到立足点相当有心得,花不了多少功夫就将小女孩从树枝上捞走,安全地放回地面。

  他以为小女孩会吓得直发抖,少说也会掉一、两滴眼泪,可她的表情一贯冷静,眼眶甚至未曾泛红,超龄的表现让他不由得佩服。

  「你也真有趣,好像一点都不害怕。」是他见过最勇敢的小女孩。

  有趣的是小女孩既不道谢也不道歉,只是睁大着一双眼睛瞅着他,他这才发现她长得十分漂亮,好像一尊瓷娃娃,将来长大还要更美,应该会有很多男人争着要她。

  「你几岁?」

  小女孩突然问了他这个奇怪的问题,让他的嘴角不由得上扬。

  「十七。」这小女孩果然特别,做的想的都跟一般孩童不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小女孩听了他的话以后,把十根手指全用上还不够,连同脚趾头一并用上。

  「哇,你大我十一岁!」数完数后,小女孩大叫。

  「所以呢?」他觉得她很有趣,该叫的时候不叫,不该叫的时候又拼命喊,同时又好像在算计着什么。

  「所以你配我有点老,可是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小女孩一脸为难。

  「是救命恩人又怎么样?」他又没有讨赏。

  「我得以身相许啊!」小女孩的答案出人意表,他听了以后瞪大眼睛,忍不住仰头大笑。

  「哈哈哈……」他笑到几乎停不下来,气坏了小女孩。

  「你笑什么?」她一脸严肃地问他,态度执着而认真,他赶紧止住笑容解释。

  「咳咳,抱歉。」他猛清喉咙。「是这样的,小姑娘,我虽然救了你,你不一定要嫁给我,我不缺女人。」

  「可是我缺男人。」

  他好不容易才有办法正常说话,小女孩接下来的话害他再一次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差点开不了口。

  「咳!」搞什么。「你、你缺男人?」

  「嗯,我缺声音好听的男人。」小女孩点头。

  ……原来是喜欢上他的声音,这小姑娘也真早熟。

  「好吧!那么等你长大以后再来找我,到时候我若是还未娶妻,再考虑娶你。」他既不忍心伤害小女孩,但是又无法配合她的愿望,只好使计拖延,相信一定能骗得过去。

  「等等!」

  未料小女孩在他开溜的时候抓住他的衣角,他只好停下脚步,回头看她想做什么。

  「你的名字。」

  原来是想知道他姓啥叫啥,这简单。

  「武鉴钧。」这小鬼还满精明的嘛!竟还懂得留名字。

  「哪里人?」

  等等,她不只要他的名字,连身家都想打探,这可使不得。

  「不知道。」看她那副认真的样子——不能说,搞不好真的会被她找到,还是闪躲为妙。

  「有没有兄弟?」

  「不知道。」竟然连家族都一起调查,恐怖。

  「有没有姊妹?」

  「不知道。」答案是没有!他是独生子,但他不会告诉她,以免替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煓梓的作品<<爱流年>>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