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爱流年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爱流年  第11页    作者:煓梓

  「赔钱是我的事,人家总要生活吧!」武鉴钧回道。「再说,身为东家,本来就该照顾好工人的生活,人家才愿意帮你卖命。」

  他说得没错,东家理应如此做。但司徒云心见过好几个东家,却苛刻底下的人,别说提前拨给安家费,就连事后的分红都要斤斤计较,哪像他这么大方。

  司徒云心大受感动,本来她以为他是个疑心病重又势利眼的男人,现在看来那都是假象,是他故意表现出来驱赶女人的,一点都不真实。

  「我好高兴我没有等错人!」她感动到巴住他的手臂撒娇,武鉴钧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收敛点儿,大家都在看了。」他拼命干咳,司徒云心才发现好多矿工人家都在捂嘴偷笑,不禁脸红。

  「不管,他们要笑就去笑。」她豁出去了。「反正我脸皮厚,不怕他们笑。」

  司徒云心死活都不愿意放开他的手,武鉴钧嘴巴上虽然不高兴,倒也将她的小手握得紧紧的,两人十指紧扣,外人看起来无限甜蜜。

  打从他们共赴矿山以来,感情确实一天好过一天。两人感情发展之迅速,连司徒云心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她并且祈祷,如果这是梦境,她希望永远不要醒来,这些日子武鉴钧对她太好了,好到她乐不思蜀,根本不想回武家堡。

  然而,她终究还是得面对现实,他们不可能在外漂泊一辈子,武鉴钧也得将矿区的情况向武老夫人汇报,毕竟现在还是武老夫人当家,由不得他们任性。

  由于天色已暗,最后一户矿工人家留他们过夜,这附近因为没有客栈可供住宿,他们只好打扰该户人家,两人分别窝在小到不能再小的房间,着实折腾了一晚。

  隔天早上,他们便迫不及待整装出发,想尽快上路伸展筋骨,也想尽快赶到下一个城镇。

  自他们离开武家堡以来,已经过了七天,比武鉴钧一个人时多花了两天,回程还要再花上两天,不过他想他奶奶应该不会在意。

  他们在天黑前,赶到名叫「宜锡」的小镇,顺利投宿。

  这豆点大的小镇,除了他们住的客栈和一间茶肆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娱乐,因此他们早早上床睡觉,以储备精力方便明日赶路。

  虽说是睡觉,但其实两个人都睡不着,都清楚地意识到,他(她)就在隔壁。

  两个人躺在床上,中间仅隔一道墙,心跳相同,呼吸也相同。

  怦怦!

  怦怦!

  他们在同一时间凝视客栈的天花板,心中想着对方睡了没有?心中想着也许对方正在想他(她),两个人都有一股冲动——打开门,飞奔到对方的怀抱,紧紧抱住对方。

  但他们终究没有这么做,只是辗转难眠一整夜,隔天早上带着略显疲惫的神情,跟对方打招呼。

  两人明显没睡好,都想着对方,都想碰触对方,也许只差那么一点机会,就会引爆彼此的欲望。

  回程的路上,他们没有太多交谈,好像突然变得很尴尬,他们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

  在距离他们上次差点被抢劫的镇子大约十里处,突然下起雨来。

  哗!

  雨势大到像用倒的,迫使他们不得不去之前到过的山涧躲雨。

  他们匆忙地解下木箱,狼狈地冲进山洞,两人已经浑身湿透。

  武鉴钧找到上次用剩的干柴,迅速生火,就怕司徒云心冻着。

  司徒云心在一旁冷得直打哆嗦,一直催促他快点儿,现在虽然是夏季,淋雨加吹风感觉和冬天受冻没什么两样,都是冷到骨子里。

  「先去换衣服,再来烤火。」他已经尽力了,就知道催他,回头换她生火,看她做何感想。

  「好……好。」不是她想催他,而是真的很冷嘛!她都在发抖了。

  武鉴钧遵守老规矩,背对着她让她换衣服,自己则大声念定心咒外加拼命往火里添干柴,方能克制自己不要转身。

  这一头司徒云心先解开腰带,再脱掉外袍和裙子,正要解开白色中衣的时候,一团黑影突然从她的脚边窜出来,吓了她一跳。

  「啊——」她直觉使出尹荷香教她的影飘,跳到武鉴钧身后,就怕那团黑影是她最怕的老鼠。

  温热的身躯不期然贴紧他的背,武鉴钧先是僵住,心脏接着评评跳个不停。

  怦怦!怦怦!

  快得像被一千匹马践踏过,即将四分五裂。

  他强迫自己冷静,不要太兴奋,不过她胸前那两团突起不断挤压他的背,想要保持冷静真的很困难。

  「发生了什么事?」他连呼吸都不顺畅,喉咙好像被什么卡住,说起话来沙哑无比。

  「有、有一团东西从我的脚边跳过去。」她指着角落边的黑影,它显然也被她吓到,定住不动。

  「野兔而已。」武鉴钧仔细瞧了黑影一眼,那黑影一溜烟溜掉,在火光的照耀下现出它原来的模样。

  「原来是野兔。」司徒云心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老鼠,什么都好谈,天晓得她真的很怕老鼠,活脱脱就是她的天敌。

  然则对武鉴钧来说,她才是天敌,而且是全世界最诱人的天敌,激起他向她挑战的欲望。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毅然而然地转身,面对司徒云心。

  司徒云心湿答贴身的中衣,在火光的照耀下,有如透明的薄纱,将她的身体曲线照得一览无遗,清晰可见。

  武鉴钧不禁倒抽一口气,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脑门,下半身迅速起反应。

  他知道他若是君子,这个时候就该礼貌的转身,请她尽快换上干净的衣服,这才符合礼节。问题是这个时候他情愿当小人,宁可使用肮脏手段,也不愿意错过她的美。

  司徒云心也注意到他不寻常的反应,突然变得害羞起来。

  「呃,那个……」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却教他下一句冒出口的话给停下脚步。

  「我们今晚就成亲如何?」他忽地提出建议。

  「成、成亲?」她有没有听错,他确实说了「成亲」这个字眼儿吗?

  「反正我们正好在山洞,干脆提早进洞房。」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挑这个时候讲笑话,司徒云心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你不要开玩笑。」她转身走开,很快又被武鉴钧转回来。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他用眼神跟她保证他很严肃看待这个提议,司徒云心凝视他的眼睛,感到无比困惑。

  「反正我们迟早都要成亲的,不是吗?」从他当着朱陆的面,大喊她是他的未婚妻开始,其实就已经认了这一桩天上掉下来的姻缘。只是他过于倔强,不肯承认早在比武招亲大会上,就已经对她一见倾心,一直做不必要的坚持,不然他们也许更早成亲。

  第7章(2)

  「话是没错。」紧要关头,反而是司徒云心犹豫。「但是、但是……」

  司徒云心接下来的话,没入武鉴钧的嘴里。司徒云心惊讶地张大眼睛,似乎还没搞清楚武鉴钧正在吻她,还一个劲儿的眨眼。

  武鉴钧放开她的嘴唇,对她笑了笑,接着用手支起她的下巴,闭上眼睛再度从头来过,这次司徒云心已有准备,也学他闭上眼睛奉献双唇。

  武鉴钧先是慢慢吮吻她的芳唇,让她含苞待放的唇瓣,在他一次又一次轻嚿细挑间慢慢开启,最终绽放成艳丽的花朵。

  一旦花朵盛开,就是好色之徒撷取花蜜的时候。

  武鉴钧承认自己是好色之徒,也大方的用舌头在她的芳腔大举肆虐,搜刮每一滴他能得到的芳香,最后甚至勾引她的粉舌,与他共舞、与他纠缠。

  在他高明的引导之下,即使她已娇喘连连,眼神迷蒙,双唇红肿,他仍不以此为满足,还要更多。

  武鉴钧接着除去她的中衣,解掉她的肚兜,双手捧起她雪白丰匀的酥胸,低头细吮探索。

  司徒云心这回再也撑不住,两脚一软往后倒去,武鉴钧环住她的纤腰顺势倒下,两人纠缠在一块儿,再也不分彼此。

  不久,只听见武鉴钧粗哑的喘息声和司徒云心教人失魂的呻吟,充斥在火光照耀的山洞,成了原始山林最美的点缀。

  事后,两人像玩迭罗汉一样的迭在一起。

  司徒云心躺在武鉴钧身上,心想他的体格果然就像她猜想的那么棒,不禁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对武鉴钧来说,她玲珑有致的身躯才是天赐的礼物,而且与他契合极了,两人在一起就像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没什么。」她才不会让他知道她的想法,只会招来耻笑。「我只是看到满天星斗,不由得想笑。」

  「刚刚还下那么大的雨,谁料得到转眼间便放晴。」武鉴钧也注意到天气变化迅速,一会儿雨天,一会儿晴天,这会儿已经是繁星熠熠,景色美不胜收。

  「你不觉得跟我们很像吗?」她转过身趴在他的胸膛,顽皮地问他。

  「像得不得了。」跟他的心情尤其类似,从刚开始的抗拒,到全面投降,过程不过短短十来天,却像一辈子那么长。

  她对他嫣然一笑,她甜美的笑容逗得他的心痒痒的,下半身开始骚动。

  武鉴钧于是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压低吻她,从轻轻的吮吻,到撩人缓慢的深吻,每一个吻都饱含着无限爱恋。

  他们的舌头缱绻嬉戏,如蝴蝶亦如麻绳,一会儿比翼双飞,一会儿纠缠难分难解。

  随着吻的加深,他们的呼吸变得急促,武鉴钧的大手顺势滑下她的柔背,抚摸司徒云心细致的肌肤。

  司徒云心立即起了反应,小嘴发出一声细碎的嘤咛,听在武鉴钧的耳里就像是春药,让他的情绪更加激动。

  他双手圈住她的细腰,抱着她一起翻身,身下的袍子跟着挪动变绉,那是他们先前铺的,用来当作临时的床铺。

  武鉴钧让司徒云心平躺在袍子上,用手轻轻触摸她的粉颊,温柔地帮她把头发拨到一旁,眼睛专注地凝视司徒云心。

  她有如白瓷光滑无瑕的玉肌,灵活娇媚的美眸,丰满坚挺的酥胸,柳叶般的纤腰和均匀修长的双腿,无一不显示她的完美。

  她是如此的娇艳美丽,他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她的人,得到她的爱?

  ……

  而就在武鉴钧和司徒云心两人共赴巫山云雨之际,武老夫人的信正好送达麒麟山庄,引起一阵骚动。

  「什么,云心竟然在武家堡?!」

  骚动还是保守一点的说法,说是震撼还差不多,谁都没想到大伙儿遍寻不着的司徒云心,居然跑到距离顺德千里之外的平泽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其中受刺激最深的当数何晓冰,她最疼爱的外孙女谁的家不好去,竟去她情敌家,教她情何以堪。

  「杨夙媛还要我们派人去谈婚事,这、这……」何晓冰简直快昏倒了,接到昔日情敌的信已经太意外,更何况信中的内容还提及两家联姻,是想吓死她吗?

  「武鉴钧,这名字好熟,好像在哪儿听过?」尹荷香看完了武老夫人的信以后沉吟。

  「信里头不是说了吗?」申梦时简直想直接冲去平泽杀人。「就是武老夫人的孙子,那个妄想娶云心的浑小子!」

  云心可是他的宝贝,想要娶她?先过他这一关再说!

  「我又没瞎,谁不晓得他是武老夫人的孙子?」尹荷香睨丈夫。「我的意思是,更早之前,我就听过这个名字。」

  「武家堡现在大部分的生意都由他一肩扛起,就算听过这方面的风声也不足为奇。」申兆侑尽可能维持面无表情,省得何晓冰吃醋,到时候吃不完兜着走,倒霉。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奇怪,怎么突然想不起来?

  「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答应这桩婚事——」

  「啊!我想起来了,是云心的救命恩人!」尹荷香这惊天一喊,硬是打断申梦时的精彩独白。

  「他是云心的救命恩人?」大伙儿闻言一起愣住。

  「是呀!」尹荷香解释。「你们还记不记得,云心小时候坠崖被人救起的事?」

  「我记得那年云心才六岁,当时她弄得脏兮兮回来,问她发生什么事,她说掉下山谷,我差点吓坏了。」何晓冰记得很清楚,其它人也是。

  「当时救她的年轻小伙子,就是武鉴钧。」尹荷香点头。「没想到她竟然对幼年时的承诺念念不忘,还主动找上门。」

  「这是孽缘啊!」男人没抢成,换孙子来抢她的孙女,这还有天理吗?

  何晓冰简直快昏倒。

  「没这么严重……」申兆侑冷汗直流,最害怕何晓冰吃醋。「只是云心未免也太不成体统,会被人看轻的。」

  是啊!这成何体统?堂堂麒麟山庄的小姐,不等对方前来提亲便罢,居然还主动跑到男方家,传出去真要成为失贞。

  「现在怎么办?」只是这笑话都已经闹了,只好想办法收拾,不要让事态再严重扩散下去。

  「还能怎么办?」申兆侑叹气。「也只能派人去武家堡谈婚事,希望武鉴钧的人品配得上我们云心。」

  「问题是,该派谁去?」尹荷香这话一落下,大伙儿的视线不由得全往申兆侑的方向飘。

  申兆侑摇摇手,拜托大家不要害他,就他个人的意愿,他很乐意前往武家堡,但他的夫人可能不会同意。

  「我去!」申梦时自告奋勇,打算好好教训一下武鉴钧,竟敢妄想娶他最疼爱的外甥女。

  「你去只会坏事,还是留在家里比较妥当。」尹荷香比谁都了解申梦时的脾气,只要是关系到司徒云心,他就没有办法保持理性。

  「荷香说得是。」梦时定会大闹一场,弄得两家尴尬。「看样子,只好通知孩子的爹娘,让他们同武家商量去。」

  「不,我去。」尹荷香有不同见解。

  「凭什么由你出面?」申梦时不服,论血缘,他比她更有资格。

  「因为云心会听我这个舅妈的话,却不会理会你这个舅舅。」尹荷香这招快攻来得又急又狠,杀得申梦时完全无力反击。

  没错,大伙儿都知道,司徒云心崇拜尹荷香,她说的话就是圣旨,司徒云心必定乖乖听从。

  尹荷香是唯一能够让司徒云心服从的人,就连她的亲生爹娘都不见得有这功力,这全拜她从小就跟在尹荷香身边打转所赐,尹荷香简直把司徒云心当成亲生女儿疼爱,却又不会过分溺爱,是她跟申梦时的最大不同。

  她还教司徒云心轻功,甚至连不外传的「影飘」都传授给司徒云心,可见她们有多亲密。她们如此亲密有好也有坏,好是如母女,什么事都谈。坏是司徒云心显然把她当成学习的对象,所以才学她亲自上男方家逮人,就怕错过一段美好姻缘。

  既然她处处学她,那么,将她导回正途是她无可旁贷的责任,她会一肩扛起。

  「爹,就让媳妇去吧!」尹荷香央求申兆侑。「我会带经纶一起同行,您不必担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煓梓的作品<<爱流年>>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