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爱流年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爱流年  第10页    作者:煓梓

  「啥?」对方还搞不清楚状况。

  她对他笑一笑,抢匪还没能从她甜美的笑容中回神,刀已落入她手上,他连怎么失去刀的都不知道。

  「老子的刀!」抢匪想夺回自己的刀,司徒云心可不会让他称心如意,只见她轻轻蹬了一下后脚跟,转眼踩上抢匪的肩膀,从他的头顶上飞过。

  所有人都被她轻盈的身段吓着了,纷纷停止打斗,看她像仙女似地在每个人的头顶上飞过,当然每个人的肩膀都中奖,活生生成了她的踏板。

  武鉴钧眯起眼睛,心想这小妞的轻功还不赖嘛!恐怕比他好,也比他奶奶强。

  武鉴钧不知道她上哪儿学来这身轻功,但她给他的惊喜并未停止,她不只轻功了得,有如跳舞般的刀法更是凌厉,他好像在哪儿见识过同样刀法。

  「这娘儿们有一手,快去找更多帮手来!」抢匪老大眼见六个人不够对付他们两人,打算倾巢而出,这可不妙。

  「别打了,快走!」武鉴钧拿走司徒云心手中的刀,将刀丢向一旁,抓住她的手便往拴马的地方奔去。

  「可是——」她才刚暖身……

  武鉴钧不想招惹更大的麻烦,找到马以后,解开绳索便跳上马,司徒云心也跟着上马,朝镇子的另一头狂奔。

  「别跑,站住!」

  他们的屁股后头则是跟了一堆抢匪,场景荒谬可笑,看在司徒云心的眼里十分有趣。

  看样子,她暂时得和武鉴钧一起亡命天涯了。

  司徒云心窃笑。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一堆抢匪追着跑,不过这也不错,挺幸福的。

  轰隆!

  武鉴钧和司徒云心出镇子后,头顶上的雷声就没停过,听得人头皮发麻。

  轰隆!

  天气变得阴暗,风吹得一阵比一阵还猛,怕是会下起大雨。

  亡命天涯固然有趣,但淋雨就不好玩了,司徒云心衷心希望他们能在雨落下来之前,找到地方躲雨。

  「前方一里处有个山洞,咱们去那儿躲雨!」武鉴钧熟门熟路,知道有哪些地方可用来歇脚。

  「还有一里?」不会吧!「我怕我们到达山洞之前,雨就落下来。」

  轰隆!

  说时迟,那时快。

  豆大的雨珠就这么毫无预警地落下来,一滴接一滴打湿他们的衣衫。

  「别抱怨了,快点儿赶路!」真服了她那张乌鸦嘴,说什么灵验什么,而且全是些坏事。

  大雨追着他们跑,而且越下越狂,越下越急,等到他们抵达山洞,早已全身湿透。

  他们解开悬吊在马身的木箱,箱子的外头涂了好几层桐油,可以防水,里头放着两人的包袱和银两,此外还有干粮也全放在里面。

  由于武鉴钧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巡视矿山,途中有哪些可以当作临时休息的地方,他一清二楚,这个山洞就是他经常休憩的地方,里面还放很多他之前捡的柴火。

  山洞里很暗,也不晓得藏了些什么东西,司徒云心紧跟在武鉴钧的后面,很怕什么东西跑出来,她不怕野兽就怕老鼠,在她眼里,老鼠可比野兽可怕多了。

  「你干嘛黏我黏得这么紧?」简直就像牛皮糖。

  武鉴钧被黏到受不了,忍不住抱怨。

  「我、我冷嘛!」她不想让他知道她怕老鼠,怕被他抓住弱点。

  「真的吗?」他怀疑地看着她,只见她嫣然一笑,举手发誓。

  「真的。」她笑得很甜。「我身子骨弱,禁不起风寒。」

  是哦!那些被她踩肩膀的抢匪绝不会这么想,天晓得她根本把他们当成河里的石头,随她高兴怎么蹭蹋他们。

  他突然好奇她那身功夫是打哪儿学来的?轻功暂且不说,她那华丽、有如仙女甩长袖的刀法,他好像在哪里见过或听说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不过,他再不赶快生火、换掉身上的湿衣服,真的会染上风寒。

  武鉴钧摸黑进入山洞,找他之前放在角落的干柴,还好都在,没教人拿走,武鉴钧因此大大松一口气,总算可以生火取暖。

  「你赶快换掉身上的湿衣服,免得着凉。」他背过她生火,就怕她误会他想吃她的豆腐。

  「那个……」里头真的没有老鼠吗?

  「什么?」干嘛支支吾吾?

  「没什么,我马上换衣服!」有她也认了,大不了尖叫。

  司徒云心赶紧打开箱子,拿起她的包袱并解开,在看见布庄老板送给她的衣服后,不由得会心一笑,总觉得老板人好好。

  难得店老板一片好意,就穿这件袍子吧!

  司徒云心以飞快的速度脱下身上的湿衣服,把身体擦干了以后,再换上店老板送的衣服,在换衣的过程中发出沙沙的磨擦声,不时骚扰武鉴钧的耳朵。

  武鉴钧虽然有心仿效柳下惠,但情绪仍然会受影响,尤其难以抑制股间的骚动,他真怕自己会压抑不住冲动朝她扑过去,那就糗了。

  为了不变成色鬼,武鉴钧只得把一门心思都放在生火上,并且在心里大念定心咒,希望能收到成效。

  「我换好了,该你换了。」司徒云心换好衣服后,走到火堆前坐下来取暖,才发现火烧得又大又旺,不禁赞叹他真是生火的天才。

  「我去换衣服了。」武鉴钧匆匆忙忙起身,逃走的速度比虫子还要快,一整个莫名其妙。

  什么嘛!她只不过换个衣服,干嘛把她当成瘟疫看待?

  但是很快地她也染上同样毛病,自身后传来的沙沙声,也是不断折磨她的耳朵,引起她无限遐想。

  不知道他的肌肉是否结实?应该是很结实吧!练武的男人,都有一身结实的肌肉……

  「我换好了。」

  「吓!」司徒云心太沉迷于幻想,以至于真人出声时她反而吓着。

  「你干什么?」这次换武鉴钧莫名其妙,一人一次,谁也不欠谁。

  「没什么,突然有只蜘蛛爬过去,吓了我一跳。」她胡乱扯。

  「你连盗匪都不怕了,一只小小的蜘蛛有什么好怕的?」他在她身边坐下,调侃她。

  「你不知道,有些东西比盗匪还可怕。」她嘟囔。「再说,要不是你没事带这么多银子,我们也不会被盗匪盯上。」仔细回想,从他们踏入小镇开始,一路上都有人跟着,那些抢匪多半知道他们身上有钱,才会盯上他们。

  「或许吧!」武鉴钧耸耸肩,已经很习惯这类突发状况。

  「为什么要带这么多钱上路,多危险。」而且还是现银,摆明了叫土匪来抢。

  「到时候你就知道那些银子有什么作用。」他跟她卖关子,司徒云心只是噘嘴抗议,没再多问。

  「我反倒好奇,你那身武功打哪儿学的?」武鉴钧突然想到。「轻功也好,刀法也好,都那么杰出。尤其是刀法,凌厉而华丽,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是我家乡的刀法。」这个话题对司徒云心来说太危险,她得想办法混过去。「你仔细看就会发现我的刀法没什么了不起,只是招式华丽,其实起不了太大作用。」

  「是吗?」他怀疑地看着她,总觉得她有所隐瞒。

  「当然。」她睁大眼睛装无辜,在心里喊救命,希望他别再问下去。

  「你的家乡……」偏偏他今儿个的感触特别多,老爱提及她的过去。「我记得你小时候坠崖的地方靠近麒麟山庄,不,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它的后山。」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说起来,她从没想过他为何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平泽和顺德相差千里,来回得花个把月,还不一定到得了。

  「因为我是打听好才过去的,谁知道扑了个空。」谈起年少时的往事,武鉴钧眼睛开始变得迷蒙,不若往常凌厉。

  「怎么回事?」为何会说扑空?

  「……我想奶奶已经跟你说过,我爹和我娘很早便丢下我各自离家出走,至今尚未返乡。」他本不想说,因为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如果她要成为他的妻子,有些事情她非知道不可。

  「奶奶是跟我提过,她说那个时候你才六岁。」司徒云心承认她早知道他爹娘不在的事。

  「和你当时同年纪。」他莞尔一笑。「不过我可不像你这么顽皮,居然在没有大人陪伴的情况下,一个人跑到悬崖边去。」

  没错,等她平安无事回到麒麟山庄,大伙儿见她全身脏兮兮,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才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惹来一顿好骂。

  「为了这件事,有好多人挨骂。」山庄的下人还有她那两个可怜的表哥,明明没他们的事,还牵连他们受累,想想真对不起他们。

  「你没被罚?」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发生这种事,通常都会被打到屁股开花,少说也得挨一顿骂。

  「我爹娘疼我嘛!」她是挨骂了没错,但梦时舅舅很快就把她拉到一边,还把自己的儿子推上火线代替她挨轰,倒霉了经纶表哥。

  武鉴钧闻言无奈地笑了笑,也好想有爹娘疼,可惜事与愿违。

  「其实,我是去找我爹的。」经过这么多年,他终于吐实。

  「你上麒麟山庄,是为了找你爹?」司徒云心闻言愣住,万万想不到会是这个答案。

  「嘘,别跟奶奶说,她会骂我的。」武鉴钧顽皮的举动中,包含着凄凉。「当时我辗转打听到有人在麒麟山庄附近见到我爹,我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去找他,结果果然落空。」

  「武鉴钧……」

  「不过,却因此而救了你一命,也不是毫无收获。」他开自己玩笑,听在司徒云心耳里异常难受。

  「总有一天,你一定能找到你爹!」她激动的抱住他,鼓励他不要灰心丧志。

  「小鬼……不,云心。」

  「我会帮你找到你爹。」她抱紧他发誓。「所以你不必担心,你们父子一定能够团圆!」

  「……我才不会担心。」他拥紧她,感受她身上的温暖。「有你在我身边,我感觉我好像什么都办得到。」

  「武鉴钧……」

  「我猜,那是我为什么坚持带你出来的原因。」不是因为中邪,也不是被下蛊,是因为厌倦寂寞。

  「所以,继续陪着我好吗?」他跟她开玩笑。「我还需要你绝世的武功保护。」

  「好,我会保护你一辈子。」她又哭又笑地看着他,向他保证。

  熊熊的烈火,照亮阴暗的山洞,也温暖他们的心房。

  第7章(1)

  武家之所以拥有矿山,说起来只是巧合。武家堡第二代当家,因为借给朋友一大笔钱,对方无力偿债,便将一片没什么价值的土地抵押给他,其中包含这座矿山。

  因为跟平泽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武家没怎么理会这片土地,任由它荒废,直到五年前某位乡民不小心挖到煤以后,山中有煤的消息才传了出去。

  只是采煤需要不少银两,武鉴钧再三评估,和武老夫人商量以后才决定开采,至今已有三年。

  司徒云心有多好奇自然不必多言,她好奇到甚至想下矿坑探险,被武鉴钧厉声阻止。

  「坑里头很危险,一不小心挖错地方便会崩塌,你只能待在洞口。」武鉴钧不拿她的生命开玩笑,反倒是司徒云心不能谅解。

  「你进去就不危险吗?」她不服。

  「我熟门熟路,坑里有几条通道我都知道,也知道怎么闪躲。」武鉴钧摇摇头,不准就是不准。

  司徒云心再好胜,也知道这时候最好别跟他争,肯定得输。

  于是,她只好守在洞口等他出来,方才明白那些矿工家人的心情,一定跟她一样焦虑无助。

  武鉴钧在矿坑待了将近一个时辰,司徒云心也提心吊胆约一个时辰。

  她焦急地在矿坑的入口走来走去,好不容易终于盼到他出来,她已忍不住汹涌的情绪,直扑他的怀抱。

  「我担心死了!」她将他抱得紧紧的,忧虑全写在眼底。

  「我不是好好的,有什么好担心的?」话虽如此,武鉴钧仍是将她拥紧,有人挂念的滋味真好,给他更多的动力,也带给他更大希望。

  「我就是会担心呀!」她也知道矿坑安全无虞,但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情,她有什么办法嘛!

  「我答应你,以后尽可能少来,这就行了吧?」奶奶也说过好几次,让他派人来代巡矿山,不需要他亲自下坑,但他就是不听,如今看来是有听从的必要,总不能每回都让家人心惊胆跳。

  「嗯,除非你也带我下坑。」她真的很讨厌等待的感觉,不如让她陪着去,出事也有人照应。

  「休想。」他不可能答应。

  「小器。」她没看过矿坑,让她参观一下会怎么样?她又不是一般弱女子,能够保护自己。

  司徒云心就利用这一点和武鉴钧商量,武鉴钧为了断绝她的念头,迅速将她带离矿坑,省得她闹个没完没了。

  之后,武鉴钧去跟掌管矿山的管事对帐,并讨论了一些炼煤的细节,司徒云心才知道原来一块小小的煤炭,得经过如此繁复的工序才能使用,不由得对它另眼相待,发誓不再随便浪费。

  本来她还巴望去参观炼煤的,但武鉴钧并不打算去炼炉,另有别的行程安排,害她满腔热火顿时冷却下来。

  不过她也同时好奇接下来他要带她上哪儿去?矿区大部分住的都是些在当地采矿的矿工,连一间象样的客栈也没有,司徒云心实在不明白武鉴钧想做什么。

  武鉴钧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去拜访这些矿工的家人,并每户发给十两银子,当作安家费。

  司徒云心恍然大悟,总算明白他为什么非把会票换成现银不可,原来是为了发给这些矿工的家人。

  「武公子,真的是太感谢您了,每回来总不忘给咱们送银子。」每户人家都心怀感激,不停跟武鉴钧道谢。

  「您太客气了,这是应该的。」他也总是这么回道。

  司徒云心就这么跟在武鉴钧的身边,拜访所有矿工的家里,直到包袱内的银子如数送完,总共五十户人家。

  「累死了!」受人欢迎虽然是好事,但一家一家拜访实在吃不消。

  司徒云心都快累培。

  「你真没用。」才拜访几户人家就喊累,还说要成为他的好帮手,依他看只会帮倒忙。

  「总共有五十户人家哪!」她抗议。「就算一家停留半刻,也得花上一整天的时间。」

  「所以你才知道,我来巡视一趟矿山有多么不容易。」既要防银子被抢,还得下坑关心矿工,同时还得照顾矿工家属的生活,可谓马不停蹄。

  「采矿这么有赚头吗,不然你何必这么辛苦?」司徒云心满脑子疑问。

  「有没有赚头,还得等把煤挖出来才知道。」武鉴钧苦笑回道。「咱们这座矿产的虽然是明煤,但不好开采,目前还是赔钱。」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笑得这般牵强,眼下来说,这并不是一桩好生意,而且也不保证未来一定会赚钱。

  「既然如此,你怎么还发给他们银子?」十两银子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以过上半年好日子。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爱流年  下一页
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煓梓的作品<<爱流年>>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