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田芝蔓 > 东家命里缺一位(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东家命里缺一位(上)  下一页

东家命里缺一位(上)  第2页    作者:田芝蔓

  季天佑开口了,「东贵,你这鼻子给我带个路,大家填个肚子吧!我付帐。」

  「太好了!」赵东贵吃得多,所以最爱听到有人帮他结帐了。

  「说你是吃货还不服。」

  赵东贵才不理洪长泰,东家要付帐,他可以大吃一顿了!

  只是,他领着众人还未寻到香气来源,倒先听见了争吵、怒喝声。

  「放开我媳妇、给我放开!」

  一老汉的怒喝声传进了季天佑一行四人的耳中,夹杂了一婆子的哭喊声,让他们加快了马匹的速度。

  来到一处卖吃食的摊子,季天佑只来得及看见一个婆子把一名女子给推进后头厨房,一个老汉手中拿着扁担挥舞着,来人虽然凶恶,但也一时不得其门而入。

  「你儿子把你媳妇卖给了春宵楼,卖了二十两,我们是来抓人的。」

  何氏夫妻一听是儿子造的孽,忍不住又骂了自己那不肖子几句,尽管如此,何昆还是坚守在摊子前,不让人超越,是他们何家欠了媳妇的,没道理还把媳妇推入火坑。

  「谁跟你们拿银子的你们找谁要去,这媳妇我们当闺女疼的,谁也别想抓她走。」

  季天佑一听明情况,便无法再继续袖手旁观,他下了马,在军中训练出的威仪让他一走到众人面前,众人便像被哽住了喉头,一句话也说不出。

  「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我朝是没有王法了吗?」

  何母花氏见状,连忙低声对被推进厨房的媳妇说:「快逃回村子里去,记得不能回家,谁知禧川那个不肖子有没有把咱们家住哪里都告诉这群人,先去找村子口的王婶躲一躲,交代她把门窗都闩上,听见是我们的声音才能开门。」

  「可是……」唐珺瑶虽受了惊吓,但也怕公婆被为难,双腿像生了根似的动也不动。

  「有好心人来帮忙了,你趁着机会先走,这里没门没户的,万一被抓到就难逃了,快!快走!你被抓了,叫我跟你爹要怎么活?」

  唐珺瑶知道婆婆这话是事实,这么多年,他们把她这守了望门寡的媳妇当闺女疼,她是清楚的,若她真被抓去做那下作生意,还不让两老愧疚得哭死。

  唐珺瑶不放心地又望了外头一眼,隐约只看见有名男子在斥责那些上门的人,只是婆婆堵得严实,她只匆匆一瞥没能看清,但不知怎么着,总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

  「快走,别看了。」

  唐珺瑶知道自己得赶紧走,于是不再犹豫,转了个方向,见摊子后方没人,便提起裙摆奋力地往村子里跑去。

  摊子前的季天佑已懒得再与这群恶人浪费唇舌,扬脚一踢就把上前抓住何昆手中扁担的男子给踹飞,剩下的工作就全让赵东贵接手了。

  倒不是张士玮及洪长泰手无缚鸡之力,毕竟都是在战场上杀过人的,只是他们习惯把劳力活都交给赵东贵,而且赵东贵也的确力大如牛,他曾在战场上以一把长枪将三个敌兵像肉串一般的串在一起,令敌军闻风丧胆,如今只见他上前接过何昆手中的扁担,就把那几个自称是来自青楼的人给打了个半死。

  季天佑背着人群负手而立,似是等待赵东贵解决一切再来收拾残局,却没想到其中一人趁着众人不备,就往他冲过来。季天佑像是后脑长了眼一般,回身一个扫堂腿就把那人给绊倒,见对方挣扎着想再起来,又往他的下颚一踢,只听到了骨头碎裂声,那人便晕在了他的脚边。

  张士玮真不知该不该同情那人,跟赵东贵打,他们可能还只是重残,敢找上自幼学武的季天佑,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魂归离恨天。

  不一会儿,几个上门要抢人的恶棍,除了季天佑脚边这个昏倒的,其他的全倒在赵东贵的脚边声声哀嚎了。

  季天佑走上前,那些注意到他不过一脚就把人给踢晕的人,全瑟缩着身子往后退。

  「青楼也是开门做生意的,绝无可能还没见到人就先给银子,还一给就是二十两,说!你们该不会是见人家媳妇生得标致,想来把人骗去卖了的人贩子吧?」

  「我、我们真是春宵楼的人——」

  「还敢胡说!」季天佑没听他们说完就再次喝斥出口,「要不要让人把你们绑去春宵楼问问?」

  「不、不要啊!」其中一人没忍住,立刻开口求饶,「是何禧川说他弟媳生得十分标致,卖进春宵楼一定可以得个好价钱,所以让我们假装是春宵楼的人来抓人,他说卖了好价也会分给我们一些茶水钱的。」

  「我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不肖子啊!」花氏一听这事竟是儿子计划出来的,虽然放心儿媳的危机解除,但也因儿子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而痛心。

  「先别说卖了自己的媳妇也不应该,更何况还是弟媳,这何禧川竟不怕无法对自己亲弟弟交代?」季天佑本以为只是一个无良男子打算卖了自己的妻子,没想到居然是大伯要卖弟媳。

  「何禧川的弟弟早死了,他说他这个弟媳养在家里是白费米粮,还不如卖个好价钱,一家日子也好过一些。」

  「我呸!」何昆上前对说这话的人补上一脚,「白费了我何家米粮的是那个不肖子,你们给我回去告诉他,有种他就别回来,回来我定踹死他!」

  季天佑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至少这对公婆看来不是苛待儿媳的人,那么他就别多管闲事了,何况这老汉已发了话,他也懒得再与这些人计较,「还不快滚,留在这里做什么?」

  一群人如获大赦,爬起来就要走,只是脚还没抬出,就又听见了季天佑的声音——

  「把这人也带走。」

  他们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同伙被季天佑给踢晕了,戒慎恐惧的挪步向前,见季天佑不再有动作,才连忙扶起被打晕的人,灰溜溜的逃了。

  人走了,看来十分硬朗,刚刚还能拿扁担挡人的何昆,乏力的跌坐在一旁的板凳上,脸上悲愤的神情像是恨铁不成钢,还在咒骂他那个不肖子。

  至于花氏,则是拿袖子不断地擦着由眼角流下的眼泪,似也是对这境况无能为力。

  倒是此时,一个令人发噱的声音打破了这凝滞的气氛。

  那是一声彷佛被饿了好几餐的巨大腹鸣声,众人循声望去,就见赵东贵涎着口水望着摊子上一个个金黄酥脆的煎饼。

  季天佑几人忍俊不禁,大笑出声,就连花氏也破涕为笑。

  她连忙上前包了好几个煎饼,送到了赵东贵手上,又道︰「众位恩公,被那些人这么一闹,煎饼也冷了,若各位不嫌弃,就让我们夫妻请吃煎饼,做为谢礼吧!」

  「举手之劳,何谈谢礼,更不能接受恩公这个称呼。」季天佑由怀中掏出一块小碎银,看了赵东贵那嘴馋的样子一眼,觉得不够,又掏出了一块,「我的弟兄们都饿了,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们送上来吧。」

  「可我这小店没有桌椅坐……」何昆一边说,还一边要把银子推回去。

  季天佑看了张士玮一眼,让张士玮上前把银子接下,自己便在一旁寻了颗大石坐下。

  张士玮硬是把银子又塞进何昆的手里,这才说:「我们都是糙汉子,有块乾净地方能坐,你这里就在树荫下,又有不少大石,我们随地而坐就行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东家命里缺一位(上)  下一页
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田芝蔓的作品<<东家命里缺一位(上)>>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