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艳福擒飞白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艳福擒飞白  第8页    作者:蔡小雀

  “我们自己养吧!”

  “欸?”老大夫和小伙计不约而同疑惑地望向她。

  终于恢复正常的蔡桂福眉开眼笑地道:“我们蜗牛面膜的秘方绝对不能外传,尤其考虑到未来我们将面临庞大的市场与订单,所以最可靠保险的方法,还是自己找地方开辟一个养蜗牛场,甚至是养蜂场……大夫,您家小姑子明年及笄才出嫁吧?小伙计,你娘不是靠帮人洗衣攒钱吗?”

  “阿福姑子的意思是……”老大夫眼睛亮了起来,恍然大悟。

  “自己人才靠得住嘛,来来来,咱们不如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蔡桂福发现自己自穿越来北齐以后,商业脑子一天比一天还灵光,这是老天爷为了补偿她,所以才给她开外挂吧,对吧对吧?

  第3章(2)

  在开完了三人秘密会议后,满面笑容的蔡桂福依然穿着那一身洗得干净的粗布衣裙,兴高采烈地走出了药堂。

  她左手抱着用薄薄竹简削迭书写而成的“名片”,右手捧了一匣子浸在“精华露”里的蜗牛面膜,只差一支手机和一台平板,就是二0一六年度最亮闪闪安栗新星业务员啦!

  “等干完了这一票大的,下次就来发明纸,反正蔡伦姓蔡,我也姓蔡,肥水不落外人田嘛!”

  在北齐温暖阳光的照耀下,蔡桂福快乐无比地奔入北齐善良无知好拐的……咳咳,庶民老百姓怀抱里。

  可怜狼入羊群,尚不知鹿死谁手。

  就在此时,她热切的双眼突然瞥见了一个正对自己迎面走来的高大挺拔、健硕昂藏的身影,脑子轰地一声,口水瞬间大举泛滥。

  嗷嗷!多么完美的修长身材,多么优雅如豹的姿态,多么强健有力的大腿!

  这根本不是现代办公室弱鸡,或是健身房猛男可以随随便便练出来的铁血流线型肌肉,这、这是只有武侠小说里,远古传说中,自千军万马战场上才能淬炼出的杀气血气霸气伟男儿身躯啊……嗷呜!

  跪求摸一把!拜偷!

  “这位骚年,我见你生得高大挺拔骨胳清奇,想必也拥有这世上难得一寻的器大活好雄壮威武粗本钱,你有女朋友了吗?”她的女性荷尔蒙瞬间宇宙大爆发,脑门一热,手刀冲刺过去,兴奋地哆嗦了半天后,这才勉强想起“呷紧撞破碗”的道理。“咳,我、我是说,你听说过安栗吗?”

  一身玄色衣裳,头上戴着桐油藤编飞檐帽底下,一张英俊却显冷漠的脸庞微微一顿,高度只及人家胸膛的蔡桂福发现自己根本连仰头的空都没有,饥渴眼神一直不断在人家结实精壮诱人的强壮胸肌腹肌上下瞄呀瞄、瞄呀瞄,甚至极其不要脸地不小心溜到了人家劲腰下方的某个巨大线条……

  ——娘啊喂,我的眼睛好有福报啊!

  蔡桂福浑然不觉自己正在喷鼻血,只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热血沸腾过,还有那瞬间想把蜗牛面膜和名片朝后一丢,然后蠢蠢欲动摸上去的爪子好激动、好管不住——

  “这位姑子,你拦住在下有事吗?”低沉如大提琴的性感嗓音自她头顶上传来。

  差点在光天化日犯下性骚扰罪行的蔡桂福总算在失足的那一刹那,及时悬崖勒马,勉强将笑淫淫的目光从人家的大雕……嗯,挪移到声音来源处,却只看到了一个刚美漂亮到令人心悸的下巴。

  “嗄?”她两眼犹不自觉地冒着粉红心型泡泡,溢出嘴边的那一丝透明香唾也忘了擦。

  飞白二十数载来,从未遇过这般赤裸火辣又坦荡真诚欢快的贪婪欣赏喜悦目光,好似迫不及待将他全身上下剥个精光,然后舔一舔——

  他刚硬冰冷如千年铁石的心破天荒悸动起来,胸腊陌生地一紧,精实平坦小腹窜上了丝丝火热,某个男性气概跳了跳,瞬间炽热绷胀如巨铁!

  ——缘何端只被她这么一看,他就硬了?

  飞白内心掀起惊滔骇浪,胸膛巨震,本能就想后退,而后永远消失在她面前!

  可当他目光接触到她脸上那两管红艳艳鼻血时,所有的警觉与戒备登时卡住了“你……”他眼神复杂地注视着她。

  “这位少年,啊,公子,不对,是这位郎君,”她还兀自不觉,仰头对他咧嘴笑得好欢。“您真是我毕生所见最雄壮威武英俊挺拔……咦?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面?郎君,您看起来真的有点儿眼熟……西门吹雪?”

  待窥完他全貌,蔡桂福下巴顿时掉了下来。

  “谁是西门吹雪?”他面无表情,眉眼微微一动,不知怎地看在她眼中竟莫名有种凌厉之势。

  蔡桂福吞了口口水,忙陪笑道:“抱歉抱歉,我认错人了。”

  “你将我错认为谁?”他嗓音低沉而危险。

  按照习惯,面对这么咄咄逼人的问话,她直觉就是顶回一句——

  “干你——”屁事啊!可是当她才脱口而出前两字,却见这英俊男人的眼神霎时变了。

  愠怒,炽热,狂野,火大……甚至有一丝莫名其妙的羞赧。

  蔡桂福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眼中看过这么骇人……精彩……又丰富的光芒,她不假思索的后退了一步,胸口发烫嘴唇发干起来。

  “身为女子口出秽言,你,成何体统?!”他的眼神凶狠,耳朵却奇怪地有些红了。

  “我哪里口吐秽言了?”她定一定神,顿时大感冤枉。“我那个屁字都还没说呢!”

  飞白强忍揉眉心的冲动,“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蔡桂福觉得有点委屈,无辜地仰头望着他。“我一直在好好说话呀,反倒是郎君你,嗓门大脾气差,还亏你生得那么俊……话说回来,我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你?”

  真的,越看越觉得眼熟得好诡异。

  飞白凝视她良久,盯得她浑身燥热发毛,突然开口问道:“西门吹雪是你什么人?夫君?”

  喂喂喂,少年你突然跑题为哪般啊?

  “西门吹雪不是我夫君,除非我的名字叫孙秀青。”她一本正经地道。

  他微眯眼,心下掠过一抹陌生的不悦,嘴角扬起一记冷笑。“蔡桂福,峨眉四秀的孙秀青,究竟哪个才是你真正的身分?”

  “耶?你怎么知道——”她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你你还敢说我认错人?你要是没有见过我,又怎么知道我叫蔡桂福?不对,你……你就是山神庙里的那个人?!”

  原来她那天不是遇到鬼打墙也不是在作梦?!

  “不是一、阵、阴、风了吗?”他冷哼。

  她一时看呆。

  一个阳刚霸气的男人居然在她面前露出一抹傲娇(委屈)姿态,不知怎地,这景象……害人好荡漾啊!

  “你……到底是谁?你、你究竟想怎样?”她的质问在浓烈诱人的男色之下,变得异常软弱没攻击力,哎哟!干嘛一直注意人家?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

  “这话,正是你该回答我的。”他直直盯视着她。

  那是犹如猛虎猎豹盯住了幼小鲜美猎物,正盘算着该一咬封喉还是好整以暇戏弄舔食的嗜血愉悦眼神。

  蔡桂福脑中霎时一片空白,浑身发麻,不自禁打了个大大的寒颤。

  ……靠北!

  依然是摇摇欲坠如残花败柳的老宅。

  只不过房客蔡桂福此刻却战战兢兢地跪坐在粗旧的矮案上,对着面前那个高大昂藏,气势隐含杀气却又收敛得干干净净的男人,尽管内心好想骂娘,还是得乖乖就被警方审讯的姿态,露出善良纯真老百姓的真挚表情。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第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艳福擒飞白>>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