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艳福擒飞白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艳福擒飞白  第27页    作者:蔡小雀

  这高娘子……身分非凡啊!

  “多谢高娘子。”尽管端起的茶清香扑鼻,可心里乱糟糟的蔡桂福楞是喝不出什么味道,只是匆匆地啜了一口就放下茶碗,正色道:“高娘子,我们还是直接谈正事吧。”

  高娘子嫣然一笑。“好,我就喜欢你这么爽快,那么我也不同你弯弯绕绕了。你——觉得我们家飞白怎么样?”

  “咳咳咳咳……”蔡桂福被口水呛到了,边咳边愕然地望着她。“你——你原来是飞大人的娘家……不对,是夫家……呃,你们……他是你们家的什么人?”

  其实蔡桂福还少问了一句——高娘子,您又是什么人?

  “飞白是我夫君的自己人。”高娘子笑咪咪地道,“他独身多年,身边始终未能有个可心的人儿,我们夫妇对此也是颇为心急,几次三番催促依然不得要领,不过眼下有阿福,我们也就能放了一半的心了。”

  高娘子言词里云里来雾里去的,也没真正透露出自己的身分,但此刻蔡桂福哪里还顾得上追根究柢人家的身家为何?她忙着撇清关系都来不及了。

  “我和飞大人……我们……是很熟,不过……不过还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这句话一说出,蔡桂福都觉得自己真是有够渣。

  她这个样子,还真像是个去餐厅点菜吃到一半就拍拍屁股走人且拒不付钱的败类……

  美丽的高娘子果然脸色一沉,笑意瞬间消失无踪,隐隐有股凛冽威压的气势扑面而来。

  “阿福姑子,你这是想纯调戏,不认帐了?”高娘子高高挑起了柳眉。

  蔡桂福本能一个哆嗦,可又有种欲哭无泪的无奈感——她相信他们是“自己人”了,连恼火的样子,指控的用语都一样。

  “以他的身分,便是王公之女都娶得,可情之一字最是半点不由人,他既心悦于你,对你更是诸般用心,难道这还配不起你吗?”

  飞白在高娘子和其夫君眼里是千般好万般好,故而对此刻犹言语闪躲、态度回避的蔡桂福,难免有些不悦起来。

  蔡桂福脸色有些僵硬,她憋着一口气,却是满腹说不出口的愧疚忐忑和委屈。

  她又不是一盆盆栽,一个这么好的男人对她处处用心照拂,宠溺之情溢于言表,她哪里会不感动不动心?

  可是她的顾忌她的害怕,又怎么敢对人解释?

  ——我是穿越来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个瞌睡就又穿回去了,万一我嫁了,我走了,飞白怎么办?

  ——我怎么办?

  像这样的话,她能说吗?

  不过也许是该好好感谢高娘子今日这样狠推一把,让她终于得以下定决心,做出最正确的抉择。

  飞大人,我不会再耽误你了,不管我能留多久,能看着你幸福……就很好。

  蔡桂福鼻子发酸,喉头发紧,闭上眼片刻,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恢复平静的道:“高娘子,飞大人本就值得比我更好的女子来匹配的。”

  高娘子顿时懵了,心一慌……

  怎、怎么会这样?本宫、本宫不是这个意思啊!

  “既然高娘子是飞大人的家里人,那么想必您来劝他,他也会信服您的。”她轻轻地笑了笑,不知怎地看在高娘子眼中,却莫名有种淡淡温柔的悲伤,偏生又真挚得令人心微微发酸。“我对他而言真的不是好姻缘,我们,有缘无分的。”

  高娘子暗叫不好,该不会被自己这么一搅和,反而把飞白好好的红线扯断了吧?

  “咳。”高娘子满脸堆欢,忙试着补圆回来。“看我,性子太急了,连几句话都说不好,我的意思是飞白对你一片真心——”

  “高娘子,我没有误会你,也没有不信他,你别紧张。”蔡桂福难得少见温和地道,“不是任何人的问题,是我没福分。”

  眼见局面越来越糟糕了,饶是身居高位见惯风浪的高娘子也惊出了一后背的冷汗,绞尽脑汁想稳住场面。

  “阿福——”

  “高娘子,您以后帮飞大人介绍个真正贤淑聪慧的贴心好女孩儿吧。”她恳切地望着高娘子,“他虽然看起来冷冷的,好像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天下无敌无所不能,可是他日子过得挺孤单的,虽有鹿伯打理他的衣食,有阿蛟当宠物逗逗,但是一个男人在外头拚搏累了,回到家总会希望有个知冷知疼的妻子照顾他,同他说说笑笑,暖暖他的心。”

  高娘子凝视着她,随即会心一笑。“这些话,你怎么不亲自同他说呢?”

  “……”她顿时沉默了。

  “阿福,如此听来,你对他并非无情意,那么为何又要诸般蹉跎,不肯与他好好地有情人终成眷属?”高娘子柔声道。

  蔡桂福低着头,心口阵阵抽痛,拚命眨掉眼眶里的湿热,低声道,“我们行不通的。”

  高娘子一脸困惑,怎么都不明白,可随即失笑了。“莫非你是担忧自己身分不够,日后在诸多朝廷命妇中会遭受青眼与为难?”

  “并不——”她抬起头,试图解释。

  “你这就放一百二十万个心,她们忙着捧你讨好你都来不及了,又怎么敢惹你不快?”高娘子哈哈一笑,杏眼弯弯,揶揄道:“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日后要嫁的是个多么了不得的厉害人物呀。”

  “我不是那个——”

  “唉,傻姑子,我还以为上一回司马氏的事儿就足够证明,飞白他有多么护短了。”高娘子促狭地问,“便是枝繁叶茂的司马氏一族,也禁不得有人雷霆一怒为红颜哪!”

  蔡桂福听得满脸通红,又是害羞又是甜蜜又是心酸,可更多的是深深的纠结与惆怅。

  再好,也不能是她的。

  他要的是天长地久,她却只敢许个今朝有酒今朝醉,与其日后爱得深了,越发无可自拔,还不如趁现在——

  蔡桂福死死忽视心底那翻天覆地的绞痛感,也再不允许自己后悔!

  飞白在宫里,忽然没来由眼皮直跳,他揉了揉跳得有些心惊的眉眼,定了定神,迎上高壑帝戏谑的眼神。

  “啧啧啧,果然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啊……”

  飞白耳根微红,却依然神情沉稳内敛。“嗯。”

  高壑帝霎时啼笑皆非,高高挑起浓眉道:“爱卿呀,你能别用那么严肃的脸承认那么荡漾的事吗?”

  “让主公见笑了。”飞白硬着头皮道。

  “瞧瞧,就你这么不解风情硬邦邦的硬汉范儿,连几句和软的甜话都不懂得说,还想人家小姑子哭着喊着点头嫁给你,那才叫作梦呢!”高壑帝有翻白眼的冲动,真想卷起袖子好好把自己这十数年来的猎艳经验传授一二。

  “臣下……在她面前不嘴笨的。”飞白挺了挺胸膛,一想起那个每每令他心房酸甜温软得一塌胡涂的小狐狸精,嘴角不禁往上扬,笑意温柔得教高壑帝都看傻眼了。

  ——哟,没想到这个冰山属下也有这一日?

  “不嘴笨,那怎么到现在还没把人拿下呢?”高壑帝毫不客气地一记补刀。

  飞白嘴角一抽——主公,您能不往属下的伤口撒盐吗?

  “我以真心相候,阿福总有一日会知道我的心的。”他低声道。

  幸亏高壑帝不知道千百年后还有“好人卡”一说,要不然早就拿来恐吓自家爱卿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第2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艳福擒飞白>>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