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艳福擒飞白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艳福擒飞白  第21页    作者:蔡小雀

  她恶狠狠地抹去了眼角不知何时溢出的泪花,重重吐出一口气。“白痴啊!”

  不过就是斩断了一段……美丽的暧昧罢了,有什么好难过的?

  女人这辈子谁没暗恋过几个人渣呢?

  “虽然……他明明就不是……”她喃喃自语,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哭了。“也不应该是人渣啊!”

  蔡桂福胸口酸楚撕扯得难受,最后决定用古往今来最老梗的一招——借酒浇愁,来浇熄麻木遗忘那嗡嗡然发胀的脑门和隐隐痛得厉害的心口。

  等飞白找到她的时候,这小妮子已经在一处沽酒坊独自干完了一坛子梨花白了。

  飞白高大身躯挺拔端坐着,沉默地注视着这个醉趴在自己小腹下方,大腿上方,至危险又最脆弱之处的短发小女人。

  ——他从来没有这么硬得不象话。

  事实上,这还是他毕生首次情/yu涌动时,不想藉由疯狂练武抑或跃入冰冷长河中来驱散火热yu/望。

  身为随时能为主上牺牲性命的暗影,飞白二十一载来脑中也从未有过动情、女人、成亲诸如此类的字眼。

  主上自从与主母帝后恩爱如胶似漆,好得恨不得时时刻刻融化在彼此身上之后,就开始莫名地盯上了他们这群暗影的终身大事。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能成功逼他松口成家。

  他这一生只会是主上最忠心、可靠,也最为锋利称手的一柄好剑。

  剑,尊主为灵,又如何能有自己的魂魄与人生?

  直到今夜——

  他突然发觉晚上能有个……软绵绵……嫩嘟嘟……香馥馥又伶牙俐齿的小东西当暖床物,好似也不错。

  不谈情,不动心,不思天长地久,但求几晌贪欢。

  只要从了身体狂猛澎湃叫嚣贲张的欲念——

  只要从了……她。

  飞白英俊的脸庞严肃至极,好似正在思考一桩攸关生死的大决定——只要撇开他紧绷的胸肌和背肌及腹肌,或是额际隐隐憋忍渗出的豆大热汗不提的话。

  可是他能骗过谁?

  自从今日见她要同自己划分界线,又知道她竟因为自己而受了司马氏的欺凌后,那颗原该强硬如玄铁的心脏,早已惊悸焦虑疼楚得千疮百孔、惶惶如惊弓之鸟了。

  直到……找到了醉酒醺醺东倒西歪的小人儿,飞白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心又回到了胸室之中,而不再是分崩离析四分五裂了。

  他嗓音低沉瘠哑,隐忍而温柔。“狐狸精……”

  ……你吓坏我了。

  ……你怎能不信我?

  飞白真想把她按在大腿上好好打一顿小屁股,以泄心头之恨——她居然有了麻烦也不找他做主,而且还胡乱相信外人不信他?

  他正磨牙间,没料想巴在他大腿上的小女人又含糊不清地叨絮着什么年度业绩,钻石经理,安栗(?)丰富您的人生……等等古怪生僻的词儿了。

  可她醉言醉语念叨归念叨,偏偏小手猛然圈住了他胯/下物什……

  第8章(1)

  最后,那天晚上还是没有真的发生“窗外风雨,屋内熄灯,玫瑰花瓣一片片掉落”的事,但是蔡桂福依然被怒气冲冲的飞白从头到脚“尝”了个遍,她魂儿都快被吸走了,整个人抽搐颤栗酥麻得哭喊着求饶不绝,晕死了又苏醒,苏醒了又晕死……

  她怀疑除了最后那一道……没有突破外,自己其实也被吃得差不多了。

  可恶!

  酒后乱性的事情不应该是喝醉酒的那个人在干的事吗?为何明明醉的是她,被吃的也是她,他的滋味她却一丁点也想不起来啊啊啊啊啊!

  重点是,不是说好了从此楚河汉界各找各的吗?

  隔日睡到中午醒来的蔡桂福,呈现呆滞状态地望着一身玄衣裹紧紧,却明显餍足酣畅精神抖擞的大男人对着自己微笑,她太阳穴一抽一抽的……

  总觉得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饿了吗?”他凝视着她,语气沉静。

  幸亏掩饰得好,否则他隐隐发红的耳根早就出卖了一切……

  其实昨夜过后,飞白并不比她冷静多少。

  只他是个男人,是男人就该昂藏立于天地,挺身而出负起全部的责任。

  况且……因为是她,所以他欣然接受,甘之如饴。

  蔡桂福哪里知道面前这个大男人已经开始盘算起三书六礼、聘金几何的枝枝节节来了?

  她自己现下心情非常复杂,羞臊紧张又忐忑,却又有种吃完就想跑的心虚……

  但是不想同他越加牵扯不清的话,自然最好当作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哎呀!头好晕……我觉得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该回家吃颗普拿疼……呃,是吃几帖药安安神。”

  飞白原是心底柔软荡漾如水,一看这狐狸精又开始作怪了,忍不住脸色一黑。

  “怎么,酒醒了就不想认帐了?”

  “呃,”蔡桂福僵住,只能硬着头皮,小脸满是诚恳的说:“其实我真的不了解你的明白……”

  “嗯?”他怒极反笑,浓眉微挑。“那不如对一对我胸膛上,你留下的咬痕仍在否?”

  她脸蛋瞬间热辣辣炸红了,结结巴巴起来。“谁谁谁咬你胸了?”

  他没有说话,就是似笑非笑地看得她心慌,大手缓缓地移到宽阔胸膛领口处,好似就要当场撕衣验身证明……

  “等等!”她猛然大叫一声,冷汗直流。“那个、那个……有话好好说……”

  “所以你是认帐了?”

  她登时卡住,小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半天还是挤不出怎么摆脱自己此番困境的聪明话来。

  “你会负责的。”飞白锐利鹰眸透着一丝暖暖的笑意,凛冽的气质隐隐也温和如春风。

  “你话说反了吧?”蔡桂福险些被口水呛到,忿忿地瞪了他一眼。

  “好,我会负责的。”他眸底尽是狡猾。

  蔡桂福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回过神来后顿时气急败坏。“谁要你负责啊?老娘从来都是自己负责自己!”

  飞白依旧沉静严肃,却掩不住眼底宠溺的笑意,“女子的名声何等重要,此事无可再议。”

  她有一刹的被打动了,心口酸甜酸甜又热热得发烫,可是一想到此前顾虑的种种现实问题,满脑子的热度又瞬间被盆冷水泼凉了。

  “飞大人位高权重,自有名媛贵女匹配,”她才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咪咪打翻醋桶的酸溜溜感觉呢。“小女就不凑那个热闹了。”

  飞白凝视着她,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却还是唇角那抹微笑害她心中小鹿……不是,是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笑屁啊!”她暗暗咕哝。

  “你也累了,等会儿用罢午食后,我命人送你归家好好歇着。”他语气温和地道,“莫要再胡思乱想,切记着,万事有我。”

  蔡桂福突然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像是个闹脾气的小孩,虽然对此深感不爽,但经过昨夜后,事情俨然乱成了一锅粥,她现在也已再没了之前理直气壮和他切八段的底气……

  不行,她现在头好昏,是该回家好好冷静冷静,再谋后路。

  “多谢飞大人。”她决定等一下多塞几大碗外头吃不到的香喷喷胭脂米饭,吃饱了才好跑路,咳,是走人。

  至于他最后说的那句“万事有我”什么的,早就被蔡桂福抛诸脑后忘光光了……

  回到老宅邸后,蔡桂福整整当了三天的鸵鸟。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第2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艳福擒飞白>>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