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艳福擒飞白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艳福擒飞白  第20页    作者:蔡小雀

  他脸色微微变了,疮哑地问,“为何突然说这样的话?”

  她原先不是要说这些的,只不过竟越说越感伤,连忙眨去眼底湿热的雾气,一脸认真地道:“我想说的是,往后我们还是公事公办,飞大人不用再对我特别照顾了。”

  “出了什么事?”他的眼神闪过一抹锐利。“谁对你说了什么?还是有人找你麻烦了?”

  飞白敏锐犀利得令她眼眶一红,委屈直冲胸臆,脑子也曾闪过一瞬告状的念头,可是甫闪念过后,又觉得自己真他妈的没用!

  没本事的小孬孬、装模作样的娇娇女才搞告状这一套,她堂堂国立大学毕业的有为青年,就算要报仇要阴人,也不能用这么弱智下流的手段。

  况且……这状一告,换来的会不会是自取其辱还不知道呢!

  毕竟,人家两个是有奸……交情的。

  蔡桂福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端正姿势,用大学时面对教授报告论文的专业诚恳态度道:“飞大人,合作生意最怕内哄内斗,也最怕生出私心,牵扯得不清不楚,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复杂化,引来他人不必要的侧目与怀疑。”

  他眼神越发深沉阴鸷,强忍着郁怒,听她继续说下去。

  “如果皇家……”她低着头,没有注意到他幽微如子夜的眸光。“如果皇家日后有将安栗收拢为国所有的意思,到时候我手头上的股份当然可以全数卖出,但是在此之前,希望关于安栗的经营还是由我来作主,除却皇上和您之外,其余‘不相干’的人都不得插手介入,也希望……安栗事业能不受外力打扰。”

  皇家和飞大人固然做了大靠山,也给予她很多方便,但安栗事业也是她和老大夫他们一砖一瓦打拚出来的,大家那么辛苦那么努力,又怎么能沦为贵族名门世家眼中待宰的肥美羔羊?

  虽然那个司马家贵女脑子不大清楚,但是她也不敢再小看其身后庞大的司马氏一族。

  不管飞大人跟那个司马氏贵女之间……是不是已经浓情密意到可以互聊心事交换秘密,甚至他是不是哪天就要为博美人欢心,把安栗拱手送上,但是只要她在安栗一天,就不允许任何“外戚”对她指手画脚。

  蔡桂福不断提醒自己,她不爽的是司马氏贵女顶着高傲的姿态上门来示威挑衅警告,而不是……司马氏贵女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不难过,我只是火大……我一点都不难过,我只是……

  她嘴唇有些颤抖,随即一凛,死死地压抑克制了下来,抬头对他露出专业礼貌的笑容。“对了,大人,您之前送来的人手都好生能干,尤其当中那位苏姑姑,如今总店都由她全权打理,我想往后这些帐目和分红也都由她送过来和您会报,我就能分出精力南下继续去拓点——”

  第7章(2)

  “蔡桂福!”

  她心一惊跳,登时住口了,怔怔地望着眼神冰冷、神情莫测的他。

  飞白一双鹰眸紧迫盯人。“你这是想和我划清界线吗?”

  她想点头,却被他无形而巨大的气势威压得有点不敢喘气,本来想点的头也僵硬不敢动。

  蔡桂福这才知道,他身上那股足可碾碎一切的可怕煞气平时对着她时只是收敛起来,可稍稍溢出一二就够令她胆颤欲裂了。

  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咬牙挺住了,怎么都没有退缩的意思。

  “我只想公私分明。”她低声道。

  飞白见状,心不禁一软,周身凛冽气息一敛,幽深眸光低垂,在久久教人屏息的沉默后,深沉开口。

  “我不逼你。”

  她楞住了,心头竟说不出是释然是酸甜还是失落。

  他这是……答应了吧?

  蔡桂福抬头对他笑了笑,全然不知自己的笑容有多僵硬怅然,还自以为语气轻快地道:“那就多谢飞大人成全了。我、我得去作坊看看,我先走了。”

  他高大的身形动也不动,默默目送娇小瘦削的小女人步履沉重地离去。

  飞白多年精于潜伏、狙杀、逼供,又如何看不出她那不甚细微的身体语言?

  ——她明明也是舍不得的。

  那么,究竟是谁让他的狐狸精生了同他划清界线、一意疏远的心思?

  飞白眸底冰冷杀气一闪而逝。

  主掌北齐神秘庞大的暗影组织,又是皇帝身边第一心腹,这天下只有他不想知道的事,而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短短半日,他的案头就收到了心惊肉跳的属下们急忙忙呈上调查的结果。

  司马氏。

  他面无表情,修长指尖在雪帛的墨字上轻轻点了点。“河内司马氏既出了不肖子孙,也是该好好清理一二了。”

  “统领说的是。”排名第四的暗影无尉暗自抖了抖,深深替司马氏点了根蜡烛。

  竟敢惹了他们家统领心尖尖儿上的阿福姑子,这时时刻刻是找死的节奏啊!

  “京城这一支,往日压着的案子都揭了吧。”飞白淡然续道。

  “诺!”无尉倒抽了一口凉气,却二话不说恭敬领命。

  啧啧啧,这门阀世族虽然枝繁叶茂贵气逼人,可最不缺的就是倚仗家势胡作非为,被宠坏了的纨裤子弟了。

  若是上位者不追究,自然可以稍稍弹压一番也就过了,可一旦当真要严办,哪个也跑不掉,连带其背后的家族都得元气大伤,被糊得一脸血啊!

  “司马七郎既然‘善口才’,明日起便调往北地余姝任通史。”飞白嘴角微微牵动。“还有,往后但凡我不在她身边时,有任何人等胆敢再上门冲撞了她——我只问你们!”

  那抹若有似无的冷笑简直让方圆百里内的暗影们全都要吓尿……咳,吓坏了好吗?

  “属下等必定誓死护卫阿福姑子!”无尉手握成拳擂上左胸砰砰作响,激昂吼应道。

  飞白冷冷一笑。“此外,司马氏娇娇已届婚龄,有春情之思,吴州郡令家的三郎君平素最为怜香惜玉,当为佳配……”

  无尉眨了眨眼,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笑容浮现眼底。“统领英明,此二人果然相衬得很,属下等必定全力促成此事。”

  下个春药或打昏个人丢上谁谁谁的榻上这事儿,对艺高人胆大(?)、来无影去无踪的暗影们来说,简直是小菜儿一碟好吗?

  虽然司马七郎平时和他们也有三分喝酒的面子情,但谁叫那家伙大嘴巴,又管不好自己的妹妹呢?

  欺负了飞白统领心尖上的阿福姑子,就是和他们暗影部、宗师部结下不共戴天之仇,现在还只是把人塞到吴州郡令家那个色鬼投胎的三郎君榻上好一番被翻红浪,让她以后专心忙着跟后院那三五十个姬妾缠斗,这已经算是非、常、客、气、了。

  蔡桂福全然不知道自己离开飞白的宅邸后,蝴蝶效应卷起的一阵“铺天盖地腥风血雨”……

  她一个人在大街上到处乱晃了大半天,脑子乱糟糟的,好像什么都想,也好像什么都没有想,只是觉得胸口很闷,一口气咽不下也吐不出。

  “唉,”她揉了揉胸口,自言自语。“像这种时候真想来一桶肯德基,辣味的,要胸不要腿,大杯可乐冰块正常……”

  ——但是瑞凡,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蔡桂福突然眼圈一热,莫名鼻酸了起来。

  再也回不去了……不管是现代的家,还是……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艳福擒飞白>>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