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艳福擒飞白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艳福擒飞白  第19页    作者:蔡小雀

  究竟是她穿越进的是本只负责嘻皮笑脸、不负责阴谋诡计的搞笑版宅斗小说?

  还是司马家这位贵女其实被点亮的只有“貌美如花”这项技能?

  ……这真是个值得深思的好问题。

  然后就跟方才莫名其妙突然闯入民宅的画风一样,下一刻司马家的人忽又簇拥着他们家贵女一阵呼拉拉地走了。

  只丢下一句烂大街的——这件事还没完,咱们走着瞧!

  “……”蔡桂福好半天后才眨眼回神,喃喃。“这就是传说中的雷声大雨点小吧?”

  不过,不管司马氏贵女是否后续还会来找她算帐尚且不知,但是目前已知的是,她一定会去找那位飞、白、哥、哥,好好算一算这笔烂桃花胡涂帐的!

  ——而此时,正在猎场上单手捏碎了一头猛虎颈项的飞白没来由打了个喷嚏!

  第7章(1)

  但是在蔡桂福动作前,司马氏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先是老大夫的药堂突然来了一批凶神恶煞的官差,说是有人举报,药堂涉嫌将药材以次充好,致使患者病情遭到耽误。

  老大夫被拉进了大牢,担惊受怕地拘了两日两夜,后来又突然因证据不足而放了出来。

  蔡桂福和老大夫家人才堪堪松了口气,只以为是乌龙事件一桩,可万万没想到养蜗牛的场坊被人放了把火,虽然抢救及时,仅有看院人的小屋被烧毁,但也足够让蔡桂福吓出一身冷汗兼肉痛半天了。

  幸亏起火的时候人不在屋内,要不然就不是花钱能解决的了。

  她原也没有想太多,只当是流年不利,令人焦头烂额的倒楣事全凑一起,直到司马氏管家皮笑肉不笑地上门来,说是奉自家娇娇的命令,问蔡桂福考不考虑把安栗事业卖与她。

  “原来是你们司马家搞的鬼?!”蔡桂福脸色变了,怒气轰地直冲脑门。

  “无凭无据,阿福姑子还是慎言点好。”司马氏管家挑高一眉,轻蔑中透着一抹连掩饰也懒得掩饰的威吓。

  “我家娇娇若非顾念情分,又岂会同你这不知好歹的庶民商女好言相议?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阿福姑子日后是好是歹,端看你此番如何抉择了。”

  她气得浑身发颤,怒极反笑。“身为权贵欺压百姓,竟然还觉得光荣了?”

  “阿福姑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休怪我等无礼了。”司马氏管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显然平常是做惯了这种倚仗主家权势便作威作福的活儿。

  “我倒是想问一句,”她冷笑一声。“你们既然知道我这门营生还有飞大人的份,就没想过要是他知道了你们在背地里搞这些下三滥的贱招——”

  司马氏管家心底暗暗一惊,后背不觉冷汗涔涔,可又想起主家的势力与郎君同飞大人的渊源,况且娇娇若是和飞白统领能成事,老爷也是乐见其成的……两下思索,倒把脑中大作的警钟和理智全抛却了。

  “嗤!”司马氏管家也笑了,故意含糊暧昧地道:“飞大人和我家娇娇是什么样的交情,难道还会为了你这一个外人伤了和气吗?”

  蔡桂福脑中空白了一瞬,心口像是猛然被巨锤击中一般,刹那间无法呼吸。她不知道在胸口碎裂开来的是什么,只觉得真他妈的痛死了!

  好,好,好得很!

  不管他们俩是不是真有奸……交情,也不管他们之间是不是已经郎情妹意论及婚嫁,总归是无风不起浪,苍蝇不抱无缝的蛋,人家娇娇都敢嚣张跋扈地顶着“飞白哥哥”的名义欺上门来了,难道她蔡桂福被卖了还帮人赚钱仍不够,连尊严都得被压在地上踩踏吗?

  “识趣的话,你就乖乖把这门生意卖了——”司马氏管家满意地看着她苍白伤痛的小脸,正要趁胜追击。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稳住心神,讽刺至极地道:“卖,怎么不卖?可就算要卖,我也会卖给正主儿,你家娇娇再心急也没用,毕竟还不是名正言顺的飞夫人呢!”

  “你?!好个刁妇!”司马氏管家脸登时黑如锅底。

  “不送了!”蔡桂福二话不说关上大门,决定以后随时准备一桶大粪,只要司马家的人来敲门就一律“大放送”。

  饶是出了一口恶气,但蔡桂福这晚还是失眠了——

  干脆起来打小人!

  “打你个小人头!打你个小人嘴!打你个小人手!打你个小人脚!”她剪了两个小绢人,气势汹汹地拿着鞋底狂抽,打到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眼眶却渐渐泛红……

  隔日,蔡桂福整理出了一大迭“财务报表”,还提前去钱庄领了一万两的银票——谁能想到凭借着安栗事业,她在北齐也已经是一位颇为成功的女企业家了,如今穷字离她已经很遥远,但是麻烦却也随之滚滚而来。

  首先,和皇家拆不拆伙这件事,就让她苦苦烦恼思索了一整个晚上,最后还是决定,自己为今之计只有两条路走——

  一是和飞大人划分界线,公事归公事,私下往来就免了。

  二是将手头上所有股份全卖给他和皇家,她腰缠万贯远离京城,找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另起炉灶。

  这次司马氏贵女虽然出的招不大不小,却真的恶心到她了。

  况且司马氏势力之大,连个家里的女儿都能随意差遣操纵官差,这事也多少给她敲了警钟。

  这北齐,还是皇权大过天,贵族满地跑,虽然拜当朝的皇后娘娘所赐,经商不再是人们眼中的贱业,可有钱无权,人家要真的拿威权喊打喊杀来了,她还能不乖乖任抢任劫吗?

  不说古代,就是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社会,政府要课你的税,你还能不含泪忍痛奉上?

  “唉,何处是净土啊!”她站在那两扇古朴却显得威严的大门前,忍不住感伤地长叹一声。

  门后正要亲自打开的高大男人一怔,强忍住了嘴角一丝逸出的笑意。

  ……又在胡言了。

  大门无声地开了,蔡桂福吓了一跳,抬头望着一张居高临下凝视着自己的肃然英挺脸庞,心重重一跳,有种似悲似喜的复杂酸涩滋味涌上心头。

  “咳。”她努力收拾心绪,垂下目光。“大人好。”

  “你今日早了。”飞白眸底掠过一抹温柔,声音依旧低沉稳健。

  她已不嘻皮笑脸了。“应该的。”

  见蔡桂福一本正经严肃地越过他身边,走向那处两人惯常对坐的小亭,飞白嘴角笑纹微微一收,略微蹙起浓眉。

  ——不对劲。

  蔡桂福“恭敬”地袖手等着他,却不似往日大咧咧地一屁股就坐下……飞白眸底疑色更深,身形顿了顿,才徐徐率先膝坐。

  “你在生气?”他敏锐地挑眉问道。

  “大人说笑了。”她一颗心沉甸甸的,只勉强牵动嘴角,恭谨地道:“大人过目,这是上个月份生意的帐本,还有这一季的分红金,请您清点。”

  他注视着她将帐簿锦帛和一迭子薄金铸就的“银票”放在自己面前,心下咯噔,脸色沉了沉。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强捺下充斥胸膛的闷塞气恼,和一丝难以言喻的慌乱,冷声问。

  “飞大人,”她盯着这深沉内敛阳刚神秘的男人,这些天来汹涌翻腾的怒火和被欺上头来的羞辱忿忿感,不知怎地消散无踪了,只剩下些怅然和淡淡的酸涩在心头弥漫开来,她语气平静地道:“其实大人您一直以来的看顾和照料,阿福都是知道的,就连我以前那样对您没大没小,您也从没当真放在心上同我恼火过。对此,我真的很感激……也很感动。”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艳福擒飞白>>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