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艳福擒飞白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艳福擒飞白  第16页    作者:蔡小雀

  踏出暗影大堂,他又进皇宫向主公御前奏对禀报,直到天边星子闪闪,家家户户炊烟渐熄,飞白这才回到了宅邸。

  “主子。”鹿伯迎来,笑容有些尴尬。

  “嗯?”他的脚步一顿。

  “咳。”鹿伯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鹰眉微挑,随即蹙了蹙。“蛟呢?”

  以往他不管多晚回来,蛟总是乐颠颠地第一时间飞射到他面前好一番撒娇厮缠,可今天竟无声无息蛇影不见?

  “蛟今早去了阿福姑子家,至今尚未返来。”鹿伯讪讪一笑。

  那家伙……

  飞白英挺刚毅的脸庞微微发黑了。

  “吹了蛇哨也不回?”他皱眉,心下大不是滋味,自己近日公务繁重,连休沐都被迫取消,凭什么它就能那般得闲?

  还跑去阿福那儿逍遥……

  飞白越想越觉得,怎么心里就这么不是滋味呢?

  “嗯,不回。”鹿伯故作苦恼沉痛地叹。

  “派个人,绑也要把它绑回来。”他哼了声。“流连他处不肯归家,还有没有规矩了?”

  “诺。”鹿伯躬身领命,心中默默数了三个数儿。

  一、二、三……

  “罢了,”飞白果然顿了顿,转身往外走。“皆是我教宠不严,我自去处置便是。”

  “主子辛劳了。”鹿伯一本正经说完,看主子身形微动,瞬间消失无踪,再忍不住嘴角扬高高。

  ——蛟,好样儿的,今晚回来给你加菜啊!

  飞白颀长矫健的身子轻飘飘如雪般无声地落在蔡桂福的院子中,负手静静地凝注着老旧主厅里,那相处得好不亲密欢快的一人一蛇……胸口越发闷了。

  ——这种像是被闺女儿和心爱娘子晾到一边去的浓浓醋味是打哪儿来的?

  他摇了摇头,暗咒自己这是中哪门子邪了,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念头?

  蔡桂福今晚大展身手,先用鸡蛋蒸出了一大盘浅黄柔嫩的蒸蛋,几把小白菜烫熟了以后拌蒜泥和酱,令她大感惊异的是,这类似魏晋南北朝的年代其实烹煮食物的技术已经很精细巧妙了,尤其是各式各样的乌豆酱、肉酱、鱼酱……滋味各异,或咸香或香甜或辣中带爽。

  ——好想偷几张配方带回现代呀!

  她还炊了一锅粟米饭,虽然口感及不上白米饭的香Q,但是嚼久了却分外有种朴实的大地谷物好味道,重点是,五谷杂粮在古代居然比白米便宜五倍以上啊啊啊啊!

  ——真想当大盘商把谷物们统统批发回现代再海捞一票呀,哇嘎嘎嘎!

  蔡桂福白日梦作得好不快活,咯咯咯地把自己笑醒了,这才发现蛟已经端端正正地盘坐在摆满食物的矮案前,等到表情略显心酸。

  “噗!”她被逗笑了,又连忙收声。“对不起啊,让你久等了,都是姊姊不好……来来来,你尝尝这烤鸡的口感怎么样?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自己杀鸡拔毛,虽然搞得鸡飞狗跳,害你到现在才能吃上饭,但姊姊我已经尽力啦!唉,以前在大佳河滨公园旁边烤桶仔鸡好歹还有个桶,而且光溜溜的鸡只要去大X发或家X福买就行了,哪里需要把自己弄得跟行凶作案没两样……”

  蔡桂福叨叨絮絮着,边殷勤热情地把烤得金黄诱人的雉鸡拆成两半儿,边招呼着她这辈子头一个非人类属性的客人。

  蛟快乐地张大嘴就想一口吞掉那油亮喷香的半只烤鸡,可是猛然间却感觉到一股杀气——

  “嘶?”蛟凶狠地回头欲甩蛇尾,却在下一瞬抖了。

  院子里那高大沉静的男人缓缓一步一步而来,仿佛披着月色,戴着星光,乌黑的长发高束,以一柄铁木簪挽住,玄衣劲装,宽肩窄腰长腿,英俊严肃的脸庞有着令人心悸与折服的凛冽之色……

  蔡桂福口水登时逆流成河。

  “欧滴老天爷呀,我这是肿么了?”她摸着自己疯跳的心口,喃喃自语。

  蔡桂福!打住打住!

  你可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青年,还是安栗事业体位于古代分区的先驱,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被美色蛊惑到几乎忘了这男人有多恶霸危险呢?

  他可是顶头上司,皇权代言人,还是随随便便一根小指头就能把她碾成渣渣的“飞大人”,难不成她平常被他欺压虐上瘾了,所以开始有往SM体质发展的趋势了吗?

  蔡桂福面色古怪起来,脑中突然浮现八个大字——

  飞、白、的、五、十、道、阴、影!

  ……阿飞和阿福,这两人究竟是命运的安排,还是情感的纠葛,或是另有隐情,真相究竟是什么?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盛竹如先生的旁白熊熊又乱入,她猛然一抖,觉得自己真是病得不清啊,哈哈哈哈哈……唉。

  “这一切都是假的,我的眼睛……有白内障啊……”她喃喃,可是再怎么自我催眠,却在看见他姿态优雅地在她面前坐下时,无法避免地小嘴大张,唇边银唾可疑闪烁。

  飞白眼底一抹温柔笑意掠过,淡然地问:“蛟又扰你了?”

  “其实也没有啦,它还给我送雉鸡来了。”她没来由地扭捏害羞起来,结结巴巴地道,“那个……我手艺其实没有很好……只是粗茶淡饭……你吃过夕食了吗?”

  “尚未。”他鹰眸深邃,有着她不敢仔细详看的光芒,微微一笑。“粗茶淡饭很好。”

  “我去拿碗筷。”她忽然跳了起来,撒腿就往外头的灶房跑。

  飞白心一暖,有种难以言喻的甜意,自胸臆间逐渐弥漫荡漾了开来。

  他是狼群养大的,而后成为了暗影,尽管拥有许多同生共死的兄弟与部属,可由始至终对“家”这个词儿并无丁点概念。

  他有权势,有宅邸,有千金身家,可这些……仿佛都不只是个“家”真正应该有的模样。

  主公每每谈及,他也该成家了。

  ……直到今日,他坐在这老旧厅堂中,被一案的饭菜香包围,还有个眉眼飞扬、清甜喜人的小女人在他跟前凑兴打趣抬杠,甚至还要帮他捧碗取箸……

  这就是家的滋味儿吧?

  “嘶?”蛟讨好地在旁摇来扭去——主子,咋啦咋啦?您怎么脸红啦?

  他笑容立刻收敛,浓眉斜飞微挑的瞪着它。“鹿伯在等你,还不归家?”

  蛟圆圆黑眼立表震惊,满满写着“主子您竟过河拆桥偶好桑心”——

  “鹿伯烧了一大块牛肉。”他不动声色地道。

  蛟闻言,圆圆蛇眼霎时发光,当下果断“闪蛇”!

  待蔡桂福在灶房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又把发烫的小脸埋进清凉水缸里几秒钟后,总算一副“我是阿福我怕谁”的坦荡荡表情,拿了副碗筷就晃呀晃的回主厅。

  “咦,蛟呢?”她将碗筷递给他,眼神还不太好意思和他的接触,结果一瞥才发现那只可爱撒娇的粘人白蛇不见了。

  “回了。”他低头看着那一大盘淡黄细致如酥酪之物,颇感兴味地问:“这是什么?”

  “蒸蛋。”她笑咪咪地用汤瓢自了一大匙到他碗里,“吃吃看,我把蛋汁和水搅拌完以后过滤了好几次的,蒸的时候还特地让锅盖倾斜留一条缝,这样才能蒸出表面光滑细致得像小娃娃肌肤一样的蒸蛋呢!”

  本来是想做蛤蜊蒸蛋的,取其蛋的嫩和蛤蜊的鲜,可惜北齐这里的蛤蜊完全不是她印象中的模样,而是一枚枚足有她半个手掌大的河蚌,略有土腥味,蚌肉不小心煮老了简直比硬掉的口香糖还韧。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第1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艳福擒飞白>>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