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艳福擒飞白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艳福擒飞白  第14页    作者:蔡小雀

  飞白瞪着她,突然觉得不该随便放这只狐狸精出去妖祸众生……

  连他都险些有一丝动摇,更何况寻常老百姓,还不是三两句就被她绕带到沟里去了?

  “怎么样?很心动吧?是不是已经开始考虑让玄羽卫今天就正式加入安栗?哎呀!我要早知道就多拓印一点申请单了,不过没关系,我这里有一百份,你先带回去帮我发——”蔡桂福不知打哪儿又掏出了一卷用麻布拓印的申请单,一脸欢快地堆在他面前。“加油!少年,要是玄羽卫统统成了安栗人,将来我们安栗事业称霸江湖的日子指日可待啊!哈哈哈哈!”

  第5章(2)

  “且慢。”他猛地抓住了她的小手,眼神有一瞬的鸶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若依她所布局,岂不想将玄羽卫一网打尽?

  她的手被他箍得一阵剧痛,嘶了一声。“痛痛痛!”

  他立时松了手,眸光有一霎的不知所措。

  “我才想问你是什么意思!”蔡桂福瞪了他一眼,心下莫名有些委屈,边吹着隐隐作痛的手腕,眼眶有点发红起来。“我还能有什么目的?我不就是想在你们北齐多赚点银子养活自己吗?不然你当我天天绞尽脑汁,还累得跟狗似地到处推销宣传跑断腿是因为好玩?”

  飞白沉默了一会儿,神情不改,语气却已有一丝的软化。“你纵有千般计划,玄羽卫却是动不得。”

  “知道了。”他为此都激动到“动手”了,她还敢不把他的话当真吗?

  惨的是她还不能反抗,毕竟这是没有人权的古代——可由始至终,她其实也不过只是想混口饭吃而已。

  没有人知道,她独自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有多害怕。

  她每天没心没肺的整日穷快活,也只有这样才能说服自己不担心不畏惧,不……想家。

  蔡桂福鼻子开始发酸,慢慢地把那卷子麻布卷呀卷地塞回袖口里。

  ……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飞白看着她,心渐渐乱了……欲言又止,好半晌才僵硬着小心翼翼开口。

  “生气了?”

  蔡桂福心口有些小小的悲凉,摇了摇头。

  她敢吗?

  他看得越发心慌,明知不该纵容她的小性儿,却在看着狐狸精闷闷不乐时,自己竟也胸口闷窒难言。

  “你饿不饿?”他状似云淡风轻假若无意地问。

  “我……”她意兴阑珊的抬头,却在下一瞬,眼睛倏然大睁——

  飞白才觉身后动静不对,浓眉微蹙,正要开口,蔡桂福已经蹦地一跳三丈高,沿路尖叫逃走了——

  “有蛇啊啊啊啊……”

  “阿福!”他拦阻的手停顿在半空中,俊脸呆滞了一霎。

  鹿伯端着那盅好不容易焖出味儿来的参须枸杞鸡汤,旁边跟着的是“一脸无辜”的大白蛇。

  “你惨了你。”鹿伯手抖了抖,也不知是幸灾乐祸还是同情地小小声道。

  大白蛇一颤,蛇身扭呀扭,最后在飞白冰冷的目光下,彻底吓瘫趴地不起了。

  ——主人,偶偶偶刚刚才来……偶真的什么也不猪到啊!

  可怜的蛟,继上回被主人罚去皇宫给小公主当跳绳后,今遭又被罚到后院绷直了身子当晒衣绳……

  京城这天午后下起了绵绵细雨。

  柳花飞絮,桃花初绽,在烟雨蒙蒙的雾气中,繁华热闹的皇城大街格外静谧幽雅,恍若四月江南……

  通常在这种下雨天,蔡桂福以前都是混星巴克的,坐在落地窗前看着忙碌匆匆的台北市变得安静无声——但这是古代,她人在北齐,能混的也只有茶楼了。

  “也不错啦,从两枚大钱一碗的茶摊到十五文一壶的茶楼,我这身价也算是升值了。”她很骚包地摆出“凭栏处”的诗人姿势,如果脚不要跷成二郎腿的话,还颇有那么两三分文人雅士的风流范儿。

  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矮案上摆着一碟卤水花生米,一盘小巧雪白的糖心饵饼。

  ——他来干嘛?

  瞥见在对面落坐的挺拔身影,蔡桂福脸上惬意懒散的笑容消失,继之而起的是礼貌客套的笑脸——面对机车客户的那一款。

  “哎哟,飞大人这么巧,您也来喝茶呀?”她眯了眯眼。

  飞白一头黑发简单束在脑后,长发如瀑,深沉英毅,浑身上下透着浓浓的男人味儿。

  她仿佛还可以闻到他刚洗浴过后的清新皂荚香……打住!打住!

  飞白凝视着她,鹰眸微有幽光闪动,如果仔细瞧,隐约可窥见一丝叫做“忐忑”的意味。

  “你这几日……”还恼着吗?

  她丢了一颗花生进嘴哩,对着他嚼嚼嚼。“啥?”

  他神情一僵,脸色有点发黑,想也不想地改口问:“……很闲?”

  ——那花生屑屑险险卡进气管里!

  蔡桂福猛咳了两下,好不容易才把“杀人暗器”花生吞进肚子里,对他怒目而视。

  飞白自知闯祸,脸上闪过一抹尴尬,默默斟了杯茶递过去。“喝。”

  “飞大人还有事吗?”她接过了茶盏却没有喝,只是高高挑眉做询问状。

  他如何看不出她眼底那点子不耐烦之色,心中微叹了口气。谁让她那日确实在他府邸中受了委屈和惊吓,如今她还懊恼着不给好脸色,也是应当。

  “那日,是我不好。”

  “……”她下巴差点惊掉了,杏眼圆睁。

  道歉的话一旦冲破了闸门,后头的就容易多了,尤其他见她眼睛圆圆傻望着自己的小模样着实有趣,郁闷的心情也不自觉轻松愉悦了几分。

  “蛟也是不对,大大的不应该。”他“体贴”地补充了一句。“就是你见到的那尾白蛇。”

  说到那尾白娘娘,蔡桂福一口气又直冲牛斗,小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最后磨牙道:“上次出现在我家的就是它对不对?”

  他颔首,不知怎地有些心虚。

  “那条披帛也是你丢我院子的?”

  他清了清喉咙,含糊地嗯了一声。

  “你妹的!”她拍案而起,指着他高挺的鼻子大骂:“这样吓人很好玩吗?都几岁人了还在做这种抓蛇丢小姑娘,掀女生裙子的幼稚行为?还当官咧,我都替你下属觉得羞羞脸,你——”

  隐于暗处的几名暗影和大宗师不约而同倒抽口凉气——小姑子好狗胆,好包天啊!

  统领该不会一怒之下就随手灭了阿福姑子吧?千万别呀,他们还没加入安栗可跌破众人眼珠子的却是,飞白轮廓深邃的男性脸庞依然面无表情,无喜无怒,耳朵却悄悄地变红了。

  “……我不是那样的人。”他嗓音低沉浑厚好听,因为有些压低了声,越发显得格外沙哑扣人心弦。“就是掀……裙子什么的。”

  她一呆,心口没来由怦通怦通地乱了好几拍,连带鼻头也热喉咙也干,竟然莫名升起了好想好想挑起他下巴恣意调笑一番的失心疯冲动。

  哎哟!真想把他一把推倒骑在他身上,豪迈地扒开他衣襟底下,露出古铜色的精壮胸膛……

  停停停!

  “用、用美色无差别攻击什么的最可耻了!”她好不容易才抟回理智,满面通红地叉腰,结结巴巴地“义正词严”道。

  飞白眸光茫然了一霎。“你说甚?”

  “装可爱也没用。”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鬼了,脑子嗡嗡嗡发晕,努力不去看他那张就算楞怔也是天菜到不行的男神脸。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艳福擒飞白  下一页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艳福擒飞白>>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