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姑娘不是赔钱货(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姑娘不是赔钱货(下)  下一页

姑娘不是赔钱货(下)  第7页    作者:陈毓华

  他们家因为沾了姊姊的光,如今娘手头多攒了银子,每天笑呵呵的,大哥不用辛苦的挑着担子往外跑,就连他自己也开始有了积蓄,这些都是踏雪的功劳。

  所以,他很爽快的把找房子的事情包揽下来。

  八月,丹桂飘香的季节,空气中总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甜气息。

  好不容易等到桂花盛开,盛踏雪摩拳擦掌的准备做头油。

  想想,女子一头青丝长又长,想要散发迷人的发香,这一抹下去得用多少头油?

  而脸蛋也就这么一小片,胭脂水粉又耐用,所以头油的赚头远比胭脂水粉大多了。

  且这木樨桂花油远远胜过刨花水,润丝效果没有最好,而是更好。

  因为多了阿瓦帮忙她爹娘,盛踏雪最近就专心一致的捣鼓着木樨桂花油。

  一样是在清晨摘下半开的花,挑拣掉茎蒂后,与香油按一斗花配一斤油的比例放入瓷罐中,再用油纸厚厚的密封罐口,用大火沸水蒸上一顿饭时间。

  离火之后,放在干燥的地方静置十天,让桂花充分吸收油脂,最后,用力攥挤桂花,挤出来的香油便散发着桂花香,这就大功告成了。

  盛踏雪开心的忙着分装,完全不晓得集市里,盛光耀让盛老夫人给叫回了盛府。

  烟氏从盛家人领走盛光耀后就很不安,也不知道这群人又要出什么夭蛾子。

  她抓心挠肺的好不容易等到盛光耀回来,才知原来盛老夫人这回亲自替盛踏雪相中了一门亲事,说是书香门第,家中长子,年纪不大,是个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只要盛踏雪一嫁过去,便是秀才娘子,还说这是百里挑一的好亲事。

  盛光耀没敢对妻子说的是,他要回家时,他大哥拦下他,诉了一堆的苦,说府里开销庞大,说饭庄生意不好,每况愈下,让他看在兄弟分上把白斩鸡的做法告诉他,让他将饭庄的生意重新拉回来。

  他没办法,只能告诉他大哥,煮鸡的事只有妻子和女儿知道,他一无所知。

  最后他大哥把他拉到无人处,伸手向他要银子,他只能把身上仅有的二两多的银子都给了他,却还遭人埋汰,只给这点银子,是把他当乞丐施舍吗?

  盛光耀只能说自己几乎是用逃的逃离盛府。

  「老夫人又把歪脑筋动到踏雪身上?」也才过了几天好日子,怎么又叫人惦记上了?这家人真是拿他们消磨时间、搓圆捏扁?

  「也不能说是歪脑筋,她是踏雪的亲祖母,祖母替孙女相看亲事,是在理的。」盛光耀替盛老夫人说话。

  是的,这年头年轻女子的亲事都捏在长辈手里,就算父母俱在的也不是都能作得了主,除非上头更年长的一辈撒手不管事,才轮得到自家爹娘主持。

  所以女子嫁的好坏都拿捏在长辈手上,对长辈不敢有所违逆,一来不遵孝道这顶大帽子扣下来吃不消,二来攸关自己一生的幸福,平日只能忍气吞声、言听计从。

  遇到这种糟心事,烟氏也无心做生意了,草草收拾,气呼呼的回了小切村。

  盛踏雪听她娘一通气呼呼的说完,只有哑口无言的分。

  他们这一房都已经净身出户了,盛老夫人还想借着她的婚姻大事捏着他们不放,这老人家不好好享她的清福,心血来潮插手管起不受待见孙女的婚事,看起来这撺掇之人真是不遗余力呀,这些仗着血缘关系的吸血蛭真是叫人厌恶到极点。

  烟氏也看出来女儿的不愿意,她戳着盛光耀的胳臂。「相看的到底是哪户人家的后生?女儿的终身大事你有空也去探探对方的底,可别又像上回那个严家,就是个麻烦。」

  盛光耀这回不傻,该问的都问了。「说是阜镇奚家。」

  盛踏雪凛然,整个人都绷紧了,阜镇奚家、阜镇奚家……奚荣的老家就在阜镇,她怎么就忘了这事?

  「那人可叫奚荣?」

  「你怎么知道?我都还没说。」盛光耀很是吃惊。

  「这人,我不要!」

  她以为她已经完全摆脱前世的恶梦,殊不知还是阴魂不散的出现,而且近在咫尺,她不会再重蹈覆辙,她不会如他们任何人的意的!

  她重申一次,「爹,想不到女儿是个得人疼的,我们都离开府里半年了,老夫人还惦记着女儿的亲事,不知姊姊们可都出嫁了?」

  「出嫁倒是不曾,你大姊和师爷家的公子根本八字没一撇,听说宋公子已经和在鸿胪寺任右侍丞的河间府王家次女定了亲,你大姊为此绝食了好几日,闹得府里鸡飞狗跳。

  「至于严家那边也闹上门来,说我们背信弃义,扬言要告上官府,你祖母别无他法,让丹霏替你嫁了过去。」

  虽说是庶女,可二房就那么个女儿,知道自己的女儿因为蔡氏的贪财自私得嫁去那样的人家,有可能喜事马上变丧事,盛光辉在阻止不成后也和家里离了心。

  人都是这样,事情自己没碰上,多得是旁观看笑话,一旦落到头上才知道要痛。

  盛踏雪知道盛老夫人现在把矛头对准了她,她的态度必须强硬。

  「爹,这门亲事我不答应,您就这样回了老夫人吧。」

  「你这不要那不要,儿女婚姻大事本就该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上次拒绝了严家,这回又说不要奚府,你要我怎么向你祖母交代?」

  就知道会在女儿这里踢到铁板,盛光耀想以父亲的气势压得女儿服从,只可惜他当爹的气势已经远离他很久,很难捡回来。

  「爹要是不敢去说,女儿自己去!」

  这个爹完全忘记自己当初一文钱也没有,被扫地出门的悲惨困境,这是一心想回盛府去做牛做马?她真的很无言。

  「你这是反了!」盛光耀只能扮嗓门大了。

  第十一章  突来的亲事(2)

  烟氏看丈夫和女儿就要为了这件事起冲突,连忙拉开女儿好言相劝。「老夫人也没有说死,这件事应该还是可以商量的。」

  「娘,没什么好商量的,那奚秀才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老爷,我不喜欢,如果你们要逼着我嫁,我宁可绞了头发去做姑子。」她绝不是危言恫吓。

  盛光耀的眼神不对劲了。「你见都还未见过人家奚秀才,就知道他不好?那是书香门第,身为秀才,能争功名,多少人挣破头想结这门亲,这样的好事落到我们头上你还嫌弃?我是你爹,你的婚事我作主,这门亲事我已经替你允了!」

  烟氏眼神微妙,表情瞬间变了。「你能耐啊,婚姻大事你好歹回来吱一声,大家有个商量,踏雪可不是咱们摊子上的肉,秤了斤两就能带着走,她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啊!」

  盛光耀一懵,怎么扯到这里来?「我在教训女儿,你别来掺和。」他难得摆一回父亲的威风,她搅什么局?

  「你威风了,你教训女儿了……」

  「这不都是你不好,要是你的肚子争气,替我生个儿子,我又何必去到哪里都直不起腰杆,只能听别人的!」

  盛踏雪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动气,可她还是难过了起来,为什么要一个同心的家人这么难,这样的爹,她不要了!

  她把自己关进了房间,不管外头的吵闹声,倒在床上,良久才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姑娘不是赔钱货(下)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陈毓华的作品<<姑娘不是赔钱货(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