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7页    作者:蔡小雀

  「二娘子,你这是……」松女身子开始有些娇软摇晃,双腮晕红美眸朦胧,喃喃喘息。「奴婢、奴婢怎么觉得头晕啊……跟醉了似的……」

  「松女!」常峨嵋心中有些挣扎,最终还是不忍,飞快让松女嗅了荷包,沉声疾问:「如果你还认我这个主子,那么现下马上跟我走,日后我自会为你安排脱离奴籍,嫁个踏实人做正头娘子好好过日子——」

  「二、二娘子?」松女打了个机伶,眼神清醒不少,惊愕地瞪着神色严肃的常峨嵋。

  常峨嵋声音更急促。「如果你想做富贵人家的妾室,博一个眼前风光却前路未卜的前程,留在这儿,依你的美貌和心思,想必还是能心愿达成的,但,我还是想劝你——」

  「奴婢要留下来!」松女眼睛发光,呼吸因激动粗重了起来。

  「你不悔?」她深深盯着松女。

  「奴婢想好了,绝不后悔!」松女眸光绽放出贪婪喜悦热切之色。「二娘子如能成全松女,将来松女富贵了定当重重报答您这份恩情。」

  果真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常峨嵋闭上眼,再睁开时炯炯有神,「好!」

  电光石火间,她动作奇快无比地自宽袖中掏出那只「遗失」了的珊瑚手串儿塞进松女怀中,低声道:「这上头的珊瑚珠子拆了之后分批脱手,价值不下百金,你日后……留着防身之用吧!」

  「多谢二娘子……奴婢、奴婢……」松女被一连串天大好事砸得乐晕了,连话都说不出。

  「将来别恨我就成了。」她心下暗忖,隐带苦笑。

  下一刻,常峨嵋不再犹豫,她收回荷包,手脚俐落地抽下银丝密绣的扎实锦质腰带,熟练地将腰带缠绕在桐油浸润得格外牢靠的竹窗左右,绕过三只竹柱使劲地扭转数圈,直到竹子应声而断,她灵活地爬上破了大洞的竹窗翻身出去,对上松女恍恍惚惚又目瞪口呆的目光,傲娇可爱地昂了昂小下巴——

  老娘为了这一天,可不知演练过上百回了!

  常峨嵋匆匆忙忙逃离小榭,钻入茂密竹林的当儿,终究忍不住临行一瞥——果不其然,那扇门已被横架上了个粗大的木栓——

  而后,那个看似朝廷菁英,实则满腹男盗女娼的绥南公自另一头小径而来,熟门熟路老练十分地挑开了木栓,淫笑地一头钻进了小榭。

  不一会儿,女子低泣和娇吟与男子猛浪粗俗的淫声秽语渐渐飘荡了出来……

  「……果然是个雏儿,紧得爷好爽利啊……哦……」

  「呜呜呜,奴好疼……求贵人怜惜……」

  常峨嵋面无表情地听着这一切,心中除了得以逃出生天的庆幸,更多的是止不住的恶寒。

  上辈子,被骗进小榭里关起来等待绥南公前来的她,虽在上天入地逃脱无门时,惊恐害怕得拼尽仅剩的一丝清明,奋力撞柱保全了清白。

  可下场也只是暂时阻止了绥南公的狼爪染指,头破血流卧榻了整整一个月的她,痊愈后立刻被一顶粉红小轿抬进了绥南公府后院。

  虽然她洞房那天就用剪子生生毁了自己的容貌,教绥南公惊怒万分,狠狠毒打了她一顿,并命人把她丢进最偏僻的小院里,随便哪个主子下人都能任意对她打骂凌辱。

  可最后清白是保住了,其他的什么也留不住……

  她眼眶隐隐赤红,痛楚悲愤恨意燃烧得眸光亮得惊人。

  绥南公府,常家,晏府。

  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若非有长平郡主默许,绥南公如何敢在她的花宴上闹出这样的肮脏事?又如何指使得动晏府的侍女?

  「慢慢儿来,好戏才刚刚开始。」她吞下泪水,嘿嘿嘿笑了起来。

  今天谁算计谁还不知道呢!

  常峨嵋躲藏在密密竹影后的娇嫩脸蛋,绽露着跟年龄全然不符的奸诈狡猾之色,看起来有点坏坏的小邪恶,却莫名令人感到慧黠可爱得……勾起了一丝丝想探究的欲望。

  豻矗立于竹树之巅,挺拔高大身影如黑鹰,眸光犀利地注视着这一切,自然,也没有错失了她小脸上每一寸或细微或生动的眉眼神采情状。

  「果然是一只会咬人的小狐狸啊……」豻目光深邃幽微,嘴角微微往上扬。

  不行,她不当暗卫真是太糟蹋天分了。

  他心念一动,想也未想地突然纵身而下,无声地飘落在常峨嵋身后。

  「这戏,很好看?」

  「那当然了,香艳刺激,精彩绝伦……」她笑完后猛然一震,不敢置信地回头。

  郁郁葱葱竹影中,那高大身影背着光,彷佛自前世冉冉走来……

  她清亮的眼睛瞬间雾气浓重了起来,狂喜悲伤感慨等等激动的情绪,霎时塞满了胸臆和四肢百骸。

  「宗师……」她晶莹的泪水静静滑落,如梦呓,似叹息,丰润小嘴却弯弯上扬。

  这一世,他高大健硕刚毅挺拔如故,眉宇间还未有和心爱女子虐恋纠结情深、求而不得的抑郁苍茫。

  真好。

  「你是如何知道我身分?」豻眉眼间兴味浓厚的笑意消失无踪,凛冽杀气陡起。

  常峨嵋只觉有股冰冷凌厉骇人的罡风袭来,重重压制得她几乎无法呼吸,粉嫩玉颈寒毛竖起,竟似下一瞬就要身首分离——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感到害怕。

  「您相信人能轮回一次再重来吗?」她噙着眼眶打转的泪水,仰头望着高大阴沉的他,忽然感伤地憨憨笑了起来。

  豻瞪着她。

  「上辈子,您帮了我,这辈子,我会还您的。」她笑得坦率纯粹快乐,几乎整个人都在发光。

  豻明知眼前这女子此言行诡异荒谬得令人理应心生提防,可是不知因何,当他目光深沉探究地注视着她,却无法在她眼中看见任何一丝一毫的……危险。

  他突然觉得头有点痛。

  这小姑子越来越诡异也越来越离奇了,可他不知怎地,却无法循同往例般果决狠辣地出手杀了她,斩断所有不寻常的危机苗头。

  他的手,这一瞬像是被某种无形的羁绊牢牢捆住了……

  「宗师,您别急着杀我吧,我这辈子会对你很有用的,于公于私都能帮得上您的忙,而且——」常峨嵋热切地望着他,粉光致致的小脸上满是殷勤欢喜讨好,像是个捧来了满满心爱之物要送给至为崇拜之人的小娃娃。「我知道钟家娇娇最喜欢什么,这一次,你肯定能第一时间就博得她的芳心,她也再不会因为旁人而轻易误解你,致使你俩姻缘坎坷曲折……」

  豻突然有撑额或翻白眼的冲动。

  ……还是弄死她好了。

  可恍惚间,他突然脱口而出——

  「钟家娇娇又是谁?」

  常峨嵋此时此刻居然能在此见到前世的恩人与英雄,一时心神激荡得太厉害,重生后冷静镇定、步步为营的脑子霎时一发昏,想也不想便迫不及待掏心掏肺了起来。

  「钟家娇娇便是您恋慕心悦之人呀!您前世曾受命伏击反王,没料想身受重伤,后来被无意中路过的太傅之女钟漪捡回家,并展开一段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相爱相杀……」

  「够了。」他脸色冷硬起来,沉声斥道:「有病就该治,不管你是从何得知我的身分,又如何幻生出这胡言乱语的瞎话,看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我便饶你这一次,往后再敢如此,休怪我灭口!」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