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34页    作者:蔡小雀

  「尚书令大人。」一个深沉悦耳的男声自他身后响起。

  兵部尚书令心一跳,迅速回过头来,连忙拱手道:「见过大宗师。」

  「君上谕令,威武将军调往北漠屠伦郡为游击将军,其子金羽卫副将调往西德门为右校尉,」豻微微一笑,眸光锐利有力,抬手递上一卷明黄镶玄边的谕令。「即日起,任令生效。」

  「诺,下官领旨。」兵部尚书令恭敬接下君上谕令,向来威严的老脸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好奇,腆颜问道:「请教大宗师,这威武将军府的匾额……怕是挂不了多久了吧?」

  「父子各降职三级,后头还有案子正查着,你说呢?」豻剑眉微挑,似笑非笑的回道。

  兵部尚书令默默为威武将军点了根蜡烛,叹了口气。「可惜了一员老将了,可没法子,谁让他后院失火,妻不贤媳失德啊!」

  「君上向来赏罚分明,该什么就是什么,」豻嘴角微勾,眼神冷森。「没有人会冤枉他,也不会有人轻纵了他。」

  若非威武将军管不好婆娘和恶媳,纵容严氏打着威武将军府的名头势力,常家那个毒妇又哪来那么大的底气,无法无天欺负到他家小阿嵋头上来了?

  一想到小阿嵋险些被绥南公那个衰人……

  他胸膛剧烈起伏,满眼杀气暴涨!

  兵部尚书令吞了口口水,颈项一凉,连忙陪笑道:「大、大、大宗师,下官这就回去签发派令,马上马上。」

  「有劳尚书令大人了。」

  「不敢不敢。」

  见兵部尚书令以完全不符合他年龄的身手火速一溜烟儿跑了,豻剑眉挑得更高了,微带一丝疑惑。

  「这老爷子,吃了春药了?」

  隐于暗处的巍一时间真的好同情年高德劭的兵部尚书令——

  哎,这年头,当什么差都不容易啊!尤其是主子越难缠,属下越苦命啊呜呜呜。

  巍决定以后要申请旁的暗卫或宗卫来贴身随扈着大宗师了,因为他这几天受到严重的职业伤害,鼻血流太多,得回去补补才行。

  「巍!」豻宗师忽然扬声。

  「嗳,来啦!」巍一惊,跌跌撞撞地冒出来,单膝跪地。

  豻嘴角抽了抽,面色古怪。「你刚刚那是……什么鬼?」

  怎么有种青楼老鸨的画风……

  如果巍知道自家大宗师脑子此时此刻闪过的念头,肯定又要哭倒在丹陛玉阶上了。

  「长平郡主那些老黄历都掀得差不多了吗?」

  「回宗师的话,自长平郡主十岁起到现今三十八之龄,已然都查清了。」

  巍闻言正色,隐隐愠怒厌恶地道:「二十八年来,光是被她惩罚打杀的侍女不下十二条人命,其中包括她自己贴身奶嬷嬷唯一的女儿,这样残暴可恨的主子,也难怪她的奶嬷嬷要狠狠反咬她一口了。」

  此次长平郡主会怒火冲昏了理智,风风火火打上威武将军府,除却她天生自以为高人一等、视人命如草芥的尊贵血液作祟外,其中也有这位奶嬷嬷在旁边几番言语挑拨刺激的一份功劳。

  奶嬷嬷那年仅十五岁的爱女,只不过生得容貌出众如春花灿烂,在偶然送东西进晏府,被酒醉的太史令失态搂了一把腰,就被醋劲大发的长平郡主命人划花了脸蛋,撵出了府……

  还说是看在奶嬷嬷尽心伺候了她多年的份上,这才没要了那个小贱人一条命。可是长平郡主从来不知奶嬷嬷的女儿顶着鲜血淋漓受伤严重的脸,在被赶出府后就并发高烧,两天就病死了。

  奶嬷嬷含泪埋了亲生爱女,默默又回到长平郡主身边服侍,对外只说把自己女儿打发回家乡去,不敢再出现在郡主面前。

  可这杀女之恨,在奶嬷嬷心中逐渐生根茁壮……

  暗卫无意中査到此事,不过才暗中和奶嬷嬷一接触,后面的事情自然就不一言可喻了。

  一个满心复仇的母亲,是最可怜也是最可怕的武器……

  豻深深吸了一口气,鹰眸透着抹悲悯和痛意,低沉道:「想必君上也万万没想到,宗室女眷中,还有这等蛇蠍。」

  虽然权贵勋爵多的是一窝子的肮脏糟心事,但是能狠毒至此的,长平郡主也算是令人惊叹了。

  这世上,本就没有永远的秘密,依然是那句老话,只有暗卫不想知道的,没有暗卫查不到的。

  「种种证据,都呈在您案上了。」巍肃声道。

  「做得好。」他神情阴郁深沉危险如雷雨将至的天际。「本宗师立刻上报给君上知晓。哼,皇后娘娘本就烦了这长平郡主,若非顾念她是君上同为皇室宗亲,不愿君上为难,早懿旨严令不许她再进宫门一步了。」

  宇文帝爱妻更胜自己的性命,哪里会舍得她皱一皱眉头不开心?也是娘娘太心善,不愿君上本已淡薄稀少的皇亲又少了一个,这才将对长平郡主的厌恶掩饰了下来。

  事实证明,娘娘英明,比君上英明一百倍哼!

  心疼自家小阿嵋的豻宗师开始「不可理喻」的乱乱迁怒到自个儿顶头大上司去了。

  这天一早,小丘子笑容满面地跑到常峨嵋跟前来。

  「二娘子姊姊,好消息好消息!」

  她接住了这横冲直撞的小孩儿,笑道:「慢些,怎么了?是什么好消息让你跑得一头汗?」

  「严家被抄了!」小丘子兴奋地道:「听说有人向官府举报严家放印子钱,严家现在乱成一团,被关在大牢里的严家大娘子罪上加罪,又被押上大堂审问呢!只是……又叫常家大娘子逃过一劫了,可恶!」

  「常峥玥,够狠。」她适才早已得到消息,神情有些复杂,「严家大郎君曾是她订亲多年、期盼已久的未婚夫郎,可为了保全自己,竟是连严家的死活都不顾了。」

  那个温润儒雅、浓浓书卷味的少年,果然也不能唤醒常峥玥的良知与真心吗?

  「常大娘子本就心狠毒辣,」小丘子咬牙,稚气犹存的脸蛋满是恨意。

  「在她眼里,就没有谁是不能被利用牺牲的。」

  「你放心,善恶到头终有报,苍天不曾饶过谁。」她低缓有力地一字一字道。

  若非如此,她又如何能重活一世,向所有欠了她的人讨回这笔血债公道?

  「可小道就是不甘心啊!」小丘子恨恨地抹了一把泪,「二娘子姊姊,你说我能不能去衙门作证?我可以证明放印子钱这事儿,常大娘子也占了大头的。」

  「傻孩子,哪里就需要你出面作证了呢?」常峨嵋疼爱温柔地摸了摸他气得鼓膨膨的小脸。「你呀,得对宗师和姊姊有信心啊!」

  「小道知道宗师不是寻常人,但是小道也想为死去的阿父和阿娘做点什么……」小丘子眼眶又红了,哽咽道。

  他永远忘不了阿父阿娘被活生生打得背脊骨碎肉烂鲜血溢流,阿娘死前还哀哀恳求着那些畜生饶过他一命,可那些没心肝的畜生居然还灌了阿父和阿娘哑药。

  叫他们……临死也再叫唤不出声来。

  「姊姊知道,姊姊都知道的。」她紧紧地抱着颤抖的小丘子,鼻头一酸,低声道:「可小丘子已经做得很好了,你阿父阿娘在天之灵也一定希望你过得好好的,接下来的事儿就交给宗师和姊姊来,好吗?」

  「二娘子姊姊,我好想我阿父和阿娘啊,呜呜呜呜……」小丘子在她怀里嚎啕大哭,彷佛想把憋了这么多年的痛和泪一并宣泄出来。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3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