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33页    作者:蔡小雀

  「君上都说了,成家娶媳妇儿也是正事,和差使俩不耽误的。」他低头对着她笑,笑得她心软得一塌胡涂,只能傻乎乎地仰头对着他笑。

  他越看越是爱煞了,捧起她的小脸蛋又重重地亲了一下。「傻阿嵋,怎么就这么娇憨爱人呢?」

  「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可爱吧?」她咯咯笑道。

  豻也笑了,深邃鹰眸笑意灿烂,满是宠溺与喜欢,长指轻刮了一下她的俏鼻头。「是,你最可爱。」

  他俩就这样甜蜜蜜地腻腻答答了好半天,坐在他宽大怀里的常峨嵋这才想起方才收到的那卷小小锦帛,忙找出来递给他看。「常峥玥买凶要对付小师妹,这——」

  「他们口中的小师妹便是你。」他笑骂了一句。「那些混蛋还不知道要改口,我既没收你入麾下为暗卫,又是他们哪门子师妹了?明明就该称夫人!」

  她小脸瞬间又红得跟熟透的鲜艳果子一样了,结结巴巴道:「夫、夫人呀?我、我现在好像还不够格哩……都还没做下什么丰功伟业的大事……」

  「怎么,你是想吃了不认帐?」他重重一哼。

  她缩了缩脖子,连忙讨好谄媚地扑上去环住他颈项,「认啊认啊,当然认,我是那种成心吃白食的人吗?」

  「既然认,那此间事一了,我便向君上请旨赐婚。」他阳刚好看的下巴霸气一昂,就这么一锤定音。「若再推诿,我便做得你三天三夜都下不了榻!」

  「你你你……」常峨嵋臊得头顶都快冒烟儿了,忍不住握起小拳头恨恨捶了他胸膛一记,嗔道:「都还没成亲呢,您就这么……羞我。」

  「我这是疼你,疼得你都下不来床了岂不欢快性福?」他被小娇娇这么含娇带嗔地一瞪一捶,心神荡漾,险些又将人扑倒。

  「今儿不许了!」她慌得抵住他就要俯下索吻的英俊脸庞,苦着小脸弱弱地求着。「我、我……那儿还肿着呢!」

  前日,开了荤的豻大宗师狼性大发,连续弄了她一个下午,后来她悠悠醒来,饿得发昏在他怀里被亲手喂了一碗炖得烂烂的金丝燕窝后,才歇过一口气,又被他借词想尝尝她嘴里金丝燕窝的滋味,然后吻着吻着又滚上了榻。

  这次不是在外头的临水亭里,可在他宽敞粗犷又典雅的内室中,那张几可容纳三五个大人身量的大榻上,他又……把她这样那样……

  她又娇泣又呻吟,浑身上下香汗淋漓,春水涓涓……雪白娇躯上上下下布满了他留下的青青紫紫吻痕,尤其是最隐密的那处……都肿了……

  虽然隔天天亮后他心疼得不得了,抱着她到汤泉为她好好洗了一身,还用皇宫中的秘制药膏子,替她那儿上药……上了药之后,虽是觉得清清凉凉地好了些,可红肿的花瓣哪里那么快就消肿了?

  呜,禽兽啊……

  好不容易昨儿个一个日夜,他进宫去了,她总算能睡个安稳的好觉,浑身的筋骨不再酥软酸痛得不似自己的。

  可那里……现在步伐走得略急了些,还是磨疼得厉害呢!

  「都是我不好,」他眸底掠过了一丝惭愧和怜惜不舍,只得深吸气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欲火,稳了稳,定神下来,轻轻搂着她。「好了好了,莫怕,我今儿让你歇一日便是了,乖。」

  「才一日啊?」她脸上神情越哀怨了,猛一看跟方才的长空还挺像的。

  豻不由被逗笑了,大掌抚摸着她纤细的后背,哄慰道:「好好好,那两日,本宗师是极好商量的,绝不为难我家小阿嵋了。」

  常峨嵋欲哭无泪——这一日和两日到底差在哪里啊啊啊啊?!

  「过几日,带你去看戏如何?」他对着她轻笑。

  「好呀!」她顿了顿,迷惑地问:「看什么戏?」

  「到那时,你就知道了。」他心满意足地抱着她,下巴靠在她幽香柔软的发际,忽然心念一动。「怎地不见你担心那恶妇买凶,欲对你不利一事?」

  「有你护着我,你怎么会让我出事呢?」她沉默了一下,侧首对着他嫣然一笑。

  豻宗师顿时心下大畅,鹰眸闪闪,哈哈朗笑。「没错,便是这样!有我呢,看哪个不长眼的活腻了,我自会赏他们一个痛快,谁都不能委屈了我家小阿嵋!」

  自那日他硬是将她和小丘子带回别院来,便是坚定地将他俩纳入了自己的羽翼保护下。

  他家小阿嵋有他,自然无须再单打独斗,亲身犯险地去对付所有坑害过她的人。

  她早前殚精竭虑,设下一个个圈套将这几家圈了进去,后面的,自有他为她周全一切,出刀收网!

  「豻郎,谢谢你。」常峨嵋紧紧环住他,将小脸埋进他强壮温暖的怀里。

  无论自己前生吃了多少苦、受过多少折磨……她都不觉得委屈了。

  因为这辈子,上天已然恩赐给了她一个最好最好的男人,一份最暖最暖的幸福为偿……

  第10章(2)

  长平郡主犹洋洋得意自己此番大大闹了一场,非但找回了被严氏打砸在地上的尊贵颜面,甚至斗垮了半个威武将军府,这北周京城,再无人敢挑战她的威严。

  而且自那日之后,她的晏郎对她越贴心缠绵疼宠了。

  哼,男人果然还是要狠狠管束才行,先前她对晏郎就是太心软了,这才纵得他敢收受那些个下贱荡妇淫娃的肮脏东西……

  长平郡主却浑然不知,太史令晏慈在上朝之时,头都抬不起来,隐隐约约可闻有朝臣在背后嘲笑他,甚至还有人当面拍拍他的肩膀,赞一句——

  「晏大人风华不减当年,让小娘子们都为你打破了头,真是令我等羡慕、羡慕啊,哈哈哈哈!」

  「晏大人有闲暇也教我们几招,看看如何把有夫之妇迷得不惜下大牢也要同大人情意绵绵,啧啧啧,好本事,了不起啊!」

  晏慈咬牙切齿,内心恨得出血,面上却还是得佯装尔雅从容,「谣言不可信,这不过是有人故意针对本官才放出的谣言,诸位大人想必也知,就莫再打趣本官了,否则伤了你我同侪的和气,便不值了。」

  不愧是世人眼中风流翩翩、能言善道、口齿伶俐、谈笑风生就能哄得女子倾慕痴迷的中年美郎君,明明长平郡主为了他,已经把威武将军府打砸得七零八落,面子里子全剥下来践踏得稀巴烂,事情都闹这样大了,他还想粉饰太平,以为能瞒过哪一个?

  没瞧见,连威武将军都告病卧床在府,却还不忘在上了请罪摺子时,同时递了一份指控太史令教妻不严,致使长平郡主行事太过,令威武将军夫人重伤不起的告状摺子吗?

  在早朝之中,宇文帝那俊美无俦龙威鼎盛的脸庞上虽看不出喜怒,可那份告状的摺子却是留下了……这代表什么?

  代表君上不高兴了。

  君上不高兴,倒霉的自然不会只有那个被下了大牢的严氏啊!

  况且晏家得罪的还是那一位……

  目送太史令晏慈狼狈至极地逃上自家马车,匆匆扬长而去,兵部尚书令摸了摸胡须,讽刺地摇了摇头。

  「这些年的晏家,哼,倒也不算冤枉他了。」

  晏家仗势着长平郡主,也不是什么干净的货色,和满脑子只有差事而不知道要管辖后院的威武将军府,还真是半斤八两。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3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