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30页    作者:蔡小雀

  威武将军夫人慌忙求情,并命人火速将威武将军父子二人找回来救场,可是等到长平郡主将一卷锦帛砸在威武将军夫人脸上时,她颤抖着手展开,一看之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是难堪还是愤怒抑或是羞惭。

  平时威武将军夫人如何不知自己这个儿媳长袖善舞,和各大世家名门贵胄之间都互有往来,拢络巴结得极好,连带她家老爷和儿子都得了几分好处。

  她也曾暗暗恼怒过这儿媳太招摇,不是贤慧持家妇,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若少了儿媳的穿针引线,老爷和儿子在官场上也未必能事事顺心,化解许多危机。

  于是她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偷偷给儿媳下避子药,还给儿子送几个身分尚可、容貌柔美又贤淑安分的小妾……嫡孙她可不敢指望了,若是儿媳当真怀有身孕,她恐怕还得操心是不是他们将军府的种!

  老爷和儿子是男人,男人就是粗心,他们哪里知道她这些年煎熬的……可万万没想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居然招惹到长平郡主的男人身上去了?!

  「你府中这下贱的儿媳不安于室,你好像一点儿也不感到讶异?」长平郡主虽然怒火滔天,却也没错过威武将军夫人神情中的异样,怒极地怪笑一声。

  「好,好,威武将军真是一门『好家风』啊!」

  「郡主娘娘息怒。您、您误会了……」威武将军夫人脸色大变,硬着头皮哀哀求饶,「臣妇的儿媳虽不是那头一等贤良之人,却也绝不敢做下这样没脸的天大祸事来……她肯定是遭人陷害的。郡主娘娘,您素来尊贵聪慧明辨是非,想来是不会轻易为歹人欺满——」

  「闭嘴!」长平郡主狠狠痛斥一声,对身后虎视眈眈的郡主府护卫道:「这个老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给我打!今儿我要是饶了这肮脏污秽不堪的一家子去,就该天下人笑我长平没用了!打!」

  「诺!」

  胆敢觊觎她长平的夫君,胆敢将她金枝玉叶的郡主之尊视若无物践踏在脚下,就是自寻死路!

  长平郡主想起自己逐渐逝去的娇艳和年华,再看地上那个纵然被打得狼狈凄惨,却依然掩不住年轻清艳容貌和一身雪莹莹好皮肉的严氏,心下更恨了。

  「主子,差不多了,再打就出人命了。」长平郡主的心腹奶嬷嬷凑近她耳边,小声提醒。「等会儿您还得到皇后娘娘那儿告状呢,万一做得太过,让威武将军家有了反施苦肉计的机会,吃亏的还是主子呀。」

  长平郡主心一凛,气得发昏发热的脑子总算恢复了一丝清明冷静,急急摆手。「够了,都停手!」

  院子里,威武将军夫人和严氏及上来阻挡的奴仆全痛得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死是死不了,但伤势严重,少不得要养上好长一阵子才能算勉强捡回一条命。

  第9章(2)

  「长平郡主,你简直欺人太甚!」大步赶回来的威武将军勃然大怒,咆哮如雷。「老夫定要告上朝廷,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告便告,只怕届时颜面尽扫无地自容的人是你,威武将军……」长平郡主心重重一跳,随即昂然冷笑。「你不先问问你家的好儿媳都做了哪些下贱放荡的丑事,反倒来质问本郡主,你可真是老胡涂了。」

  「哼,平日老夫敬你是郡主之尊,多有谦让,可没料想你今日无故凭着一卷不知从何得来的锦帛,便胡乱诬蔑我儿媳清誉,打上我威武将军府,伤我夫人,难道这一切还是老夫的错?」威武将军昔日也是打过几场恶仗得来的功勋,如今虽步入中年,浑身煞气犹存,就算如今在京中安养,也不是长平郡主想欺凌就能欺凌的小官小宦。「吾皇英明,必会为老夫做主!」

  「好,本郡主就等你这句话,金銮殿上,看君上是为我撑腰,还是替你这老东西做主!」长平郡主高傲至极,目光如冷芒扫向地上哀哀痛吟呜咽低泣的严氏,涂着蔻丹的指尖一指。「不过本郡主现在就要到这贱人的院子搜上一搜——」

  「郡主娘娘好大的威风,我威武将军府岂是你想搜就能搜的吗?」威武将军暴怒大喝一声,「府卫何在?给我把郡主娘娘『请』出府去!」

  「诺!」府卫听得主人下令,再不犹豫冲了上来,密密包围住长平郡主的人马。

  「威武将军,你这是想造反吗?」长平郡主气得浑身颤抖。「你区区一武夫,竟敢忤逆皇亲宗室的郡主?」

  「老夫不敢,只是郡主未领圣命,就想来抄老夫的家,老夫如何能从?」

  「好,你是铁了心护着你那红杏出墙的不肖儿媳,不惜与本郡主、与皇家对上了?」

  威武将军脸色陡变。「老夫一片忠心誓死效忠吾皇,还请郡主莫胡搅蛮缠,乱泼脏水!」

  「行。」长平郡主看出府卫众多,可恨自己今日带上的人马不足为抗,况且她也不愿当真和威武将军闹得两败俱伤,冷冷一笑道:「既如此,本郡主便退上一步,严氏的房我是定然要搜的,郡马若非受她蛊惑,许是还有什么贴身之物落在她手中遭她胁迫,否则又如何敢对本郡主有二心?」

  「郡主,你——」

  「你倘若不信,便亲自和本郡主一同走上一遭,如果搜不出什么阿物儿,便是本郡主有错,要我如何赔礼道歉都行。」长平郡主挑衅地扬眉。「威武将军,你敢是不敢?」

  威武将军一时语塞,脸色阴沉愠怒地扫了已被搀扶起的夫人和儿媳一眼,心里也直打鼓,最后还是狠狠一咬牙。「成!」

  今日纵然是顶住了长平郡主的威势,搜不得房,可也定然会传出他威武将军府心虚的谣言风声,倒不如正大光明地允她搜上一回。

  威武将军却浑然不知,在他点头应允的刹那,原就伤势不轻的严氏顿时惊得昏厥了过去……

  在此同时,严氏乱糟糟的院子里,正有个修长身形悄然若鬼魅,将内室中被严氏藏匿妥当的那只小匣子翻将出来,置放在黄花梨木拔步床内,有点隐密又不会太隐密之处。

  置放好之后,修长身影霎时腾空一跃,消失得无影无踪。

  宗师说了,严氏自身本就不清不白,那只小匣子里多年来和人私相授受的「好东西」,藏着掖着多没意思啊?自然是得公诸于世,这才能叫众人大开眼界呢!

  片刻后,长平郡主的人马果然搜出了那只小匣子,一掀开……

  威武将军虎目怒睁,眼前发黑,瞬间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严氏和常峥玥之间狼狈为奸,一个仗着官势,一个靠着钱财,数年来做下了许多不可言说的私密勾当。

  常家绸缎庄能在常峥玥手上拓展成获利丰厚的一十八家舖子,虽说还略略不及皇商郭家的风光,但这些年来暗地里累积的钱财恐怕连郭家都得倒退一箭之地。

  严氏从中穿针引线,暗中打着威武将军府的名义威压了常家在南方订契的桑农蚕户,强逼以少于市面三成的价钱将上好蚕蛹供给常家舖子以纺织成丝绸罗缎,这其中一来二去,落在严氏手中的利钱自然惊人。

  而常峥玥讨好了严氏这个未来的大姑姊,看中的除却鱼帮水水帮鱼之外,还有严大郎君未来必将扶摇直上的光明官途。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3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