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28页    作者:蔡小雀

  「这就是知己知彼,以无心算有心的好处了。」常峨嵋嘿嘿一笑,大眼睛亮晶晶的好不狡猾。「我出身常氏绸缎之家,从小耳濡目染,对于绫罗绢缎等布料特性也略谙一二,自知该用什么法子能消褪去锦帛上的油渍墨迹……」

  他听得好不专注。

  「那严氏自命妩媚多娇,八面玲珑,撩拨手段来去却不外乎几篇赋中择出的字句,看似正直清傲,实则内含遐思。那日,我袖里早藏好了草木灰和碱块揉制出的小团子,在进晏府直到见着太史令之前,便悄悄寻了个僻静处,挑字儿消抹而去……留下的,自然是暧昧不明的香艳字眼儿了。」

  什么郎啊,情啊,泪啊,思啊……越隐晦越像是闺中怨妇暗吐幽情,不怕长平郡主见了不炸锅!

  他难掩惊叹,心中大大拍案叫绝。

  「至于香味,那锦帛上我撒了严氏独有的薰衣香尘,别说是收到柜子里,便是太史令随手沾上一点,没个十天半个月香气都不会消散的。」她笑得越发欢畅。「长平郡主醋劲惊人,全北周哪个不知?太史令连贴身服侍的侍女都不能有,他身上染了旁的女子香气,长平郡主能不追究吗?」

  ……本宗师的小娇娇真是好厉害啊哇嘎嘎嘎!

  「那,你又是从何得来严氏薰衣所用的香尘?」他眸底笑意更盛,心下大爽。

  「严氏自幼善于调香。」她笑容微敛,陷入回想,面上掠过一抹不知是讽刺还是怅然。「严常两家世交多年,小时候我也曾在严家钻进钻出的,直到阿娘过世,常睁玥和严家大郎君定下婚约,我也不知何时变成了常家的眼中钉……总之,想悄悄儿地弄上一两块严氏专属的薰衣香饼,亦非难事。」

  豻凝视着她惆怅感伤又恨意隐隐的小脸,胸口有些莫名闷窒,心头难掩怜意大生,却又觉淡淡的不是滋味——

  等一下!

  「你和严家大郎君是青梅竹马?」

  他是不是从小就觊觎你的美色?这家伙是不是自幼就想左拥右抱?本宗师现在就去打断他「三条腿」你介意不介意?高兴不高兴?

  她一震,回过神来两眼茫然地望着他忽然脸都黑了。

  这不是重点吧喂?

  「严家大郎君……」他愤愤磨牙,哼哼问,「比之本宗师如何呢?」

  「他……」常峨嵋懵了半天,终于恍然大悟,嘴角不禁高高勾起,眼儿弯弯笑了,心窝甜丝丝的。「他呀,是后院养傻了的画眉鸟,您是翱翔九天的『长空』,您说,比之如何?」

  豻瞬间浓眉舒展,眉开眼笑,只差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仰天长笑一场了。

  「嗯,果然还是你有眼光,有角度。」宗师大人满意得不得了。

  她噗哧一声,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可笑着笑着,忽又有些小小不安。

  「您不生我气吗?」她望着他,吞吞吐吐。「我算计了朝廷命官,他还是长平郡主的夫君……」

  「我只恼你何须为这种人、这种小事亲身犯险。」他哼了声,假意不悦道:「想教训长平郡主、严氏甚至是常家,捎句话便是了,哪里用得着你伏低做小扮小郎的跑了半个月的腿?」

  「……原来你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她面色有些沮丧,「本来,我还很为自己谋算坑人的手段沾沾自喜呢!」

  那他岂不是看她自以为是的耍了半个月的猴戏?

  见常峨嵋闷闷不乐,他心下微微纠疼,大手捧起了她的小脸,正色道:「你能轻易耍得他们团团转,我只有为你欢喜骄傲的,可我就是见不得你为了这些个肮脏的东西,弄脏了自己的手。这种事儿,往后放着我来。」

  「宗师……」她胸口满满暖意荡漾了开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感动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傻娇娇。」他揉着她的脑袋,笑得温柔又充满王霸之气。「自己家的男人不拿来用,岂不暴殄天物?」

  那个,这句成语是拿来这么用的吗?

  不过常峨嵋还是笑得好不娇憨开心。「往后,我会好生记得的。」

  「如若你想亲自玩猫捉耗子的游戏,需要什么把柄,也只管同我说一声。」

  豻凝视着她,认真而傲然地道:「这世上除了君上和娘娘的事儿之外,还没有我弄不到的情报。」

  「宗师,谢谢您。」她诚挚地握住他的手,对着他真切灿烂一笑。「我答应您,如有需要,我绝对不会同……同自己家的男人客气的。」

  看着她说到后面那害臊羞涩,嗫嗫嚅嚅的腼腆模样,他胸口一热,立时长臂一勾,再也压抑不住地将她抓进自个儿怀里,深深地吸吮舔弄,撩拨逗诱地好好「这样那样」又「那样这样」……

  虽然,豻总觉得这根本就是自己放火自己受,自虐得出汁了……咳咳!可是他也情知在她记挂在心底的仇债没了结之前,恐怕是不会许嫁于自己的。

  「还是让我帮你吧!」他两眼绿油油跟饿狼似的,可语气却温柔小心得教她一颗心都轻颤了起来。

  第9章(1)

  常家和严家,此时却是同样凄风苦雨鸡飞狗跳……

  虽然常峥玥仅仅是额角遭小石子划破了,这才流了那么多鲜血,在大夫紧急清理诊治之后,于性命是绝无大碍的。

  但额角受伤,日后会落下疤痕,就是破相了,这对素来以自己清丽容貌为荣的常峥玥来说,不啻是灭顶之灾的绝望和恶梦。

  「我的脸……我的脸!」常峥玥醒来后,剧痛已经成了隐隐的刺痛,她第一件事就是推开神情担忧的常老爷,踉跄下床冲到铜镜边上,死命扯下了包扎用的白绢,在看到涂了大片黑色膏药的额头时,顿时凄厉尖叫起来。「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常峨嵋!」

  常老爷含泪上前相扶。「大夫说了,你得好好休养……」

  「阿父,都是常峨嵋害我的,都是她——」常峥玥一脸狰狞地抓住常老爷的手臂。「你快让人去把她抓来,我也要划花她那张狐媚子的脸——我早知道不能放过她,我早该让人弄死她的!」

  「阿玥!」常老爷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她是你亲妹妹!」

  常峥玥僵住了,她涕泪纵横狼狈至极望着常老爷,血红泪眼霎时涌现一抹暴戾凶狠。「阿父你……你竟然为了她斥骂我?」

  「我……我……」常老爷不自禁打了个冷颤,低下声来,「阿父只想让你冷静点,你现在最应该好好养伤,阿父都跟大夫说了,不管什么灵丹妙药珍贵大补之物都只管弄来,阿父不会让你留疤破相的。」

  常峥玥激动得浑身颤抖,她深深吸着气,强忍住尖叫哭喊的冲动,「阿父……我的伤真的会好吗?我、我和严家大郎君的婚期就在年底了,他、他……我不能让他知道,阿父你快严令下去,我受伤的事儿绝不能外泄,要是谁敢多嘴传到严家耳里,立马全家打死不饶!」

  常老爷看着越来越狂乱残暴的大女儿,心底阵阵发寒,可更多的是不舍与难过,还有一贯的懦弱驯服。

  「你放心,阿父都交代了,保管一个字儿都传不到严家的。」他喃喃安抚道。

  就在此时,一名美丽的妇人掀开了帘子,大摇大摆地闯进内室,常峥玥的贴身侍女想拦,却又顾忌良多地缩手缩脚。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2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