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27页    作者:蔡小雀

  豻宗师,阿嵋愿做您随身的那只玉佩,一生一世相伴永不离。

  这是她前生无法说,今生不敢言的两世宿愿……

  她痴痴地凝望着他,千言万语百转千回,最终,还是只能紧紧回抱着他,将脸深深埋进他强壮得令人无比安心的胸膛里。

  第8章(2)

  小丘子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好像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你们……」稚嫩小脸看了看这个,再看了看那个。

  常峨嵋夹了一块红烧豆腐干放进他碗里,笑咪咪的开口,「吃!」

  豻则是高深莫测地喝着熬得香喷喷软糯的米糜,抛给了他一个「小孩子不懂不要多问」的眼神。

  小丘子只得低头吃了口豆腐干,又扒了口米糜,后来想想还是抬起头,黑圆眼睛亮晶晶地望向面前高大剽悍英伟的男人。「宗师,您……可以收小道为徒吗?」

  豻手中的箸一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既已投身入道门,又如何能入我麾下?」

  咄!当本宗师是收童生开私塾的吗?

  「小道……我、我想习武,以后二娘子姊姊就不用怕那些坏人了。」

  豻眉角微微一抽,「用、不、着,你二娘子姊姊有我便足够了。」

  「可是——」小丘子情急,可下一瞬嘴里突然被塞满烧竹笋,差点噎得他翻白眼。

  常峨嵋在一旁看得想笑又不忍心,轻轻地拉了拉豻的大袖,娇憨甜甜地道:「吃朝食吧,我亲手做的呢!」

  「好。」他目光柔和似水,吟吟笑地端起陶碗大大喝一口。「嗯,这糜可真美味。」

  她双颊酡红害臊地笑了。

  小丘子则是没好气地暗暗腹诽咕哝了一句——装可爱,羞羞脸。

  朝食用罢后,常峨嵋趁着小丘子去做早课的当儿,想起一件事,不由蹙起眉心,「我想了想,还是得把小丘子安置到隐密之地好些,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等常峥玥伤势缓和过来,她和小丘子将面临的是翻天覆地的疯狂报复。

  尽管这毁容之举非他二人之过,但常睁玥素来不讲道理……

  思及此,她不禁眉头越发深锁。

  豻笑了笑。「不怕,此刻常家正热闹着呢。」

  纵然她昨日也是这样安抚小丘子的,但依然生恐事有生变,但他既然如此笃定,她也登时放宽了心。

  就在此时,一只油光水亮的黑色鹰鸠忽然落在他左肩上,吓了常峨嵋一跳。

  「这是长空。」豻摸了摸亲热蹭着自己的鹰鸠,不忘牵过她的小手,「长空,这是阿嵋,往后你需得敬她如敬我,记住了。」

  长空侧着脑袋盯着她一会儿,忽然振翅拍了拍,发出了一声清亮长啸。

  「它这就认得我了吗?」她欢喜又忐忑,白嫩嫩小手迟疑地递到长空锐利的鹰眼尖喙前,吞了口口水。「好长空,乖长空,以后我们做好朋友吧,千万别啄我呀!」

  长空瞅了她一眼,撇了撇头,发出了咕噜噜的声音。

  她啼笑皆非——自己这是被一只鹰鄙视了吗?

  「鹰的尖喙和利爪能轻易撕狼裂虎,但它认主也护主。」他微笑地道,「你只管顺顺它的羽毛,它熟悉了你的气味与手势,日后会待你更亲近些。」

  「嗯!」她重重点头,笑咪咪地望向长空。「好长空,姊姊下次给你吃很多胖虫子……咦,它吃虫吗?」

  「它只吃上好的生肉。」他忍笑,分别拍拍傲娇的鹰宠和傻憨小爱人的脑袋瓜。「好了,你们都认得对方了,往后乖乖的,别打架,豻哥哥疼你们。」

  一人一鹰同时瞪他——

  请不要用骗娃儿的口吻哄人(鹰)好吗?

  「咳。」豻有点心虚地摸摸鼻子,立时转移话题地道:「险些忘了,长空是来递送消息的,来,抬爪!」

  长空果然很帅气地抬起了爪子,让豻取下它脚上的细小铜管,从里头旋出了一只轻薄的帛卷。

  常峨嵋好奇地眨了眨眼,却没有多问。

  「长空,去吧!」他轻扬铁臂。

  长空拔翅而起,高高盘旋了一圈,鹰鸣了两声似乎像撒娇,这才瞬间消失在空中。

  「哇……」她看痴了,决定以后一定也要抱紧长空的狗腿,不,是鹰腿。

  真是太帅啦!

  他不无醋意地敲了她小脑袋瓜一记,略示警告,这才垂眸落在帛书上的墨字,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耶?」她眨眼睛。

  「昨日威武将军府一名小厮『冲撞』长平郡主的车驾,当场死于马蹄下。」

  这自然是巍的手笔,但接下来的精彩好戏可就是拜眼前这小娇娇所赐了。「受惊的长平郡主回府却又『撞破』了威武将军儿媳严氏写给太史令的一封情信,醋坛翻倒,惊怒交加,今日一早已经率人打上了威武将军府……」

  「哎呀!」她听着听着,脸上露出了一抹谜样的笑来。

  「你交给太史令的锦帛上,内容很精彩?」他爱煞了她这副算计人成功的得意狡狯劲儿,不禁嘴角暗暗上扬。

  她心猛一咚,有些尴尬。「您怎么知……呃,不对,您当然会知道,您是暗卫头子嘛。」

  他宠溺地轻刮了下她小巧的鼻梁。「既然知道,还不坦白从宽?我一直想问,你当初给严氏的那锦帛上,当真是太史令的亲笔?」

  「自然是太史令的亲笔所书。」她自得一笑,笑得好似偷吃到了香油的小耗子。「那日晏府花宴上,我离了绥南公的陷阱后,便趁着众人都在花宴之上时,偷偷绕到了太史令书斋,『顺』了几卷太史令日常练字儿的锦帛,他向来自命书法大家,日写千字,又怎会记得自己少了几卷练笔之作?」

  豻一怔,失笑。「只是一个错眼没盯着你,你竟干成了这样的『大事』?」

  这样的根骨清奇,无师自通,她不做暗卫真的太糟蹋天赋,浪费人才了……

  不不不,他才一点都不想「私器公用」,小阿嵋就是他的,谁来招募都没门儿!

  「还好啦,就一般般,运气还不错。」她笑得害羞又小得意,憨憨坏坏的惹人爱极了。

  他心一荡,胸口沸腾灼烫,险些又狼性大发将她当场摁在怀里「狠狠收拾」个够。

  可低头看着她浑圆如杏澄澈的大眼睛,满满信任依恋欢喜地望着自己,他鼓噪叫嚣的情欲渴望顷刻间犹如被一汪碧泉包围住,轻抚得心瞬间清泠泠了起来,起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怜惜与暖意。

  他的指尖轻轻描绘过她娇嫩微圆的脸蛋,俯身吻了吻她弯弯可爱的眼角眉梢,感觉到她羞怯颤抖的长长睫毛,好似蝴蝶拂过了他心尖……

  「我家阿嵋真棒。」他嗓音轻沉低喃如爱语。

  她小脸渐渐红透了,心跳如擂鼓。

  在好一阵怦然辗转呼息缠绵之后,豻低低笑了起来。

  「嗯?」她脑子还有些迷糊。

  「按说晏慈虽自命倜傥,却不是行事疏漏不缜密之人,你昨日充当了一回拉纤的,他收到这锦帛也应当藏收得妥妥当当,又怎么会教长平郡主撞见了?」

  他越想越觉自己的小娇娇实在计谋过人,果然有他的一二分风范啊,哈哈哈!

  若是巍在此处,肯定又要大逆不道地猛翻白眼——打从主子春心大动,整个节操耻度都掉光光了,简直让人不忍卒睹啊啊啊啊。

  「再说,严氏再大胆,出于谨慎也不可能于锦帛上留下什么露骨字句……」豻摩挲下巴,还是好奇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2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