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16页    作者:蔡小雀

  「不谢不谢的……」小丘子猛摇头,急得小脸都涨红了。

  她嫣然一笑,「好好好,二娘子姊姊知道小丘子待姊姊的这片心,咱们就谁也别谢谁了,我饿得不得了,观里可有吃的?」

  「有的有的,我今儿才蒸了炊饼呢,还烧了一小锅罗汉面筋子焖笋,二娘子姊姊尝尝看,可好吃了。」小丘子高高兴兴地一蹦三跳地往灶下端去了。

  「……能再给摊个蛋吃吃吗?」常峨嵋摸着干扁扁的肚皮,嗷嗷叫道。

  从昨儿个吃了大宗师请的香浓滑腴鲤鱼汤后,她就再没半点水米入口,饿到都能吞下一头牛了,这没半点油星的夕食……呜,五脏庙不满足啊!

  半盏茶辰光后,油灯亮起,肌丰如酥酪的娇小少女和豆芽儿似的小童子相对膝坐矮案前,但见小童子「满眼慈祥」地看着少女埋头大吃,还不忘夹菜到她陶碗里,叮咛再三。

  「二娘子姊姊慢些吃,炊饼还有很多,要真的吃不够,我水缸里还泡了一大块豆腐呢!」

  「吁……」最后常峨嵋撑得心满意足直打饱嗝。「我总算又活过来啦!」

  「二娘子姊姊,吃碗茶消消食吧!」小丘子殷勤地送上一碗山楂子茶汤。

  「好喝!」她接过喝了一大口,满满甜酸香气充斥唇齿间,不禁愉悦地笑眯了眼。「对了,劳烦你打探的那陆家大娘子一事如何了?」

  在庄严静穆、香火颇为鼎盛的道观里,前来参拜祈福的香客形形色色,其中最多的便是大户人家的家眷,也因此小丘子常常能不小心听到这京里各家后院中许多令人咋舌且叹为观止的私隐内幕。

  这消息来源之神通广大,丝毫不输给常峨嵋重生一回的记忆。

  说到这个,小丘子眼睛瞬间一亮。「二娘子姊姊,我正想同你说呢,那陆大娘子果然回京了!」

  「当真?」常峨嵋倏然坐正,眸光炯炯。

  前世,她便无意中从小丘子那个长随父亲口中得知此间秘事,虽然只闲叨了那么一两句,却也因此得知原来当初她阿父常老爷在年少之时,曾和吏部郎中陆大人的掌上明珠相互爱慕,只可惜常老爷是商户之子,就是再有钱,顶了天也入不了官宦人家的眼,以至于后来陆大娘子被陆大人做主,嫁给了当时的纪州副指挥使,一段姻缘就这么生生地断了。

  常老爷黯然神伤,只得在父母之命下转为求娶同为富商之女的阿娘,结缡十载,在陆续生下长女与二女后,阿娘便因病过世,常老爷自叹妻缘浅薄,故而自此绝了续弦念头,只添了两三房姬妾,指望能生几个庶子出来承继香火。

  常老爷大约作梦也想不到,自己当时方年过十二岁的长女,生恐庶子的出生抢夺常家产业,便在几房姬妾的饮食中下了绝孕散。

  常老爷耕耘数年颗粒无收,还以为是上天注定他命中无子,这才越发把所有指望全寄托在聪慧灵巧、精明能干的大女儿身上。

  「是的,那陆大娘子近日还来参拜上香过,形容模样只比姊姊绘下的肖像图老上几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小丘子挺起胸膛,志得意满地道:「小道特地端了壶清心茶过去,不一会儿她和随行的嬷嬷果然心神松弛许多,便在休憩的禅房里畅言声讨起那『无情无义』的江家宗族来。」

  三年前纪州发生兵祸,当时江副指挥便死在那场战乱中,朝廷还发了抚恤恩赏家眷,前世,这陆大娘子被江家宗族们借口不忍她守寡孤老,以宗族名义把人给休回京,为的就是好吞下那笔朝廷抚恤厚赏。

  只不过陆大娘子憋忍了那许多年,早已移转了心性,亦不知出了什么招,三两下便压得江家宗族敢怒不敢言,只好乖乖放她携着抚恤金归家返京。

  前世,这桩事儿当时不过是坊间流言蜚语,常峨嵋重生之后便惦记上了。

  这陆大娘子顶着寡妇的身分,一力对上整个宗族,非但不吃亏,还噎得宗族人财两失,名声毁了大半。

  这么厉害的一步棋,怎能不安放在最适合的地方呢?

  小丘子啧啧道:「那陆大娘子风韵犹存貌美如花,却也是个好手段的,放妻书拿到手,还撂下狠话说宗亲族老再觊觎她的美色与钱财,她便滚钉床告御状,把江家那一窝子肮脏事儿全掀了,届时谁都别想好过!」

  「看看,」她笑靥如花,满眼赞赏。「这才叫狠角色,女中豪杰呢!」

  「便是小道,当时也听得瞠目结舌叹为观止。不过陆大娘子的本事还不仅止于此,那日她和随行嬷嬷说起什么『初嫁由父,再嫁由己』,她还不老,搂着大笔金银傍身,凭什么要为副指挥使那个……呃,死鬼一辈子守寡?」

  常峨嵋眨眨眼,再眨眨眼,内心敬佩之意真是犹如黄河滔滔。

  果然是不在沉默中消亡,就在沉默中变态啊!

  「老爷要是知道昔日初恋情人今日这番境遇,定也是感慨万千……」

  「那可不?」她笑吟吟的附和,「老爷虽然上了年纪,认真捯饬捯饬,也还是翩翩儒雅一中年呢!」

  「……咦?」小丘子一脸茫然。

  「还有什么比添柴加薪、隔岸观火,看着人从内里自己打杀得稀巴烂,还要来得爽快的?」她慢悠悠地拉长了音,欢畅中透着一丝阴恻恻。

  小丘子吞了口口水,后颈有些毛,可也忍不住高兴起来。「二娘子姊姊,小道虽然不是听得很懂,但,这是不是表示我爹娘的仇能报了?」

  「自然能!现在,只等猎物入坑了,你且看着,看姊姊怎么为你出气!」

  她一把抱住小丘子,咧着嘴大笑着把个小豆苗在怀里狠狠搓了一通。

  「太好了,啊……无、无量寿佛,男女授受受受不亲呀啊啊啊……」小丘子羞得小脸通红,耳朵都要冒烟了。

  「傻样儿,姊姊这是疼你呢!」常峨嵋满心畅快地对着他小脸蛋啵了一声,嘿嘿直笑。

  她那个阿父昏庸无能耳根软,长姊心狠绝辣手段毒,不说前世被他们活生生推入炼狱死状其惨的自己,便是今生,他们又几时少作孽了?

  一个腰缠万贯美貌犹存,甚至身后还有陆家为靠山的昔日无缘情人,阿父会不心动吗?

  而常峥玥……

  她眸底笑意更深,幽微而危险。

  有个官家女作嫡母,无疑能为常峥玥的商女身分刷上一道金漆……这饵,常峥玥可舍得不吞?

  「好丘子,你定也打听了陆大娘子此刻落脚何处了吧?」

  「原来,我还是小看她了。」

  豻修长指尖在宗卫巍受命随时呈报上来的关怀……咳,监视密帖上,把这两日来常峨嵋经历的点点滴滴尽收眼里,嘴角不禁微微上扬,隐含赞赏。

  这小鬼头,原来狡兔有三窟,还有一个又一个圈套和伏笔,不动则已,一动就是咬得入骨三分!

  只是她既已设下机关,为何那一日在晏府还有玉石俱焚的念头?

  豻自然不知,前世的阴影与冤仇孽债压得常峨嵋时时喘不过气来,理智清明之时自能步步为营,与之周旋筹谋,可一旦旧日阴霾心魔涌现袭来,她便有恨不得一把业火将仇敌和自己一同烧熔了的疯狂念想——

  尽管重活一世,背在身上的泪与恨,还是在她魂魄之上深深烙下了痕迹。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1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