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蔡小雀 > 洞房出豻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洞房出豻郎  第12页    作者:蔡小雀

  她好不容易才收起愕然的小下巴,吞了吞泛滥的香唾。「好呀。」

  「走吧。」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潇洒地说走就走,宽肩大袖窄腰长腿的,行动间,凛凛锐气中透着一股子慵懒不羁味儿,看得常峨嵋胸口一热,心神一荡。

  如斯阳刚浓烈且风标俏倬的伟男儿,难怪上辈子钟家娇娇会同他相爱相杀虐恋纠缠得要死要活无可自拔啊!

  她喃喃,不禁又猛咽了好几下口水,嘴里念念有词:「恩公仅限观赏不可把玩,自肥是会遭雷劈的,常峨嵋,你得憋着点啊。」

  走在前头的高大男人脚下一个踉跄,嘴角抽搐,最后还是揉了揉鼻梁,若无其事地昂首阔步,大袍翩翩。

  常峨嵋看了看前方率性修长背影,又有些犹豫地看了看脚边不省人事的长姊。

  那个……让人躺这儿真的没问题吗?

  在黄昏霞光下,街坊一角店子靠窗处,这一高佻一娇小身影均是埋头大啖得不亦乐乎。

  「鲤鱼汤饼真好吃啊。」常峨嵋粉扑扑脸蛋终于从大陶碗上抬起,满足地打了个嗝儿,放下汤汁涓滴不剩的陶碗。

  这河鲜炮制得鱼肉滑嫩入口即化,连半点子土味儿也无,汤饼更是揉得劲道弹牙,和着炖得奶白色的鱼汤,真真是鲜香四溢余韵无穷……若非小肚子着实撑圆得鼓胀胀了,她还真想要再嗑一大碗呢!

  说也奇了,她也算是老京城人了,前世今生怎么就从不知这曹市坊里还有这么家不起眼却鲜美销魂的河鲜店子呢?

  要早知道,她重生后便一天来吃上三回,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想吃想喝的都给填得饱饱饱,将来要是又倒霉走上前路惨遭饿死,至少临死前她这一身膘还能多撑上半个月吧?

  自重生以来萦绕在常峨嵋脑子里深深牢固不可断绝的执念中,除了复仇报恩之外,也就只有吃了。

  啧啧啧……

  豻兴味浓厚地看着这个儿不高却食量惊人的小女人,原来她这一身丰润娇嫩得跟个粉团儿似的嫩肉就是这般养出来的。

  ……小小的,圆圆的,像极了雪白甜滑的酥酪,叫人忍不住就想一口吞下肚去。

  他眸底掠过一抹笑意,随即想起了什么,神色一沉,目光杀气凛冽冰冷。

  「你放心,绥南公动不了你一根手指头。」

  常峨嵋怔怔地望着他,心头霎时一暖,眸光柔和,眉眼弯弯。「我知道。」

  宗师,谢谢您,无论是前世抑或今生。

  豻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丝毫不觉耳根儿渐渐地红了,有些傲娇地昂起阳刚好看的下巴来。「我不过是公事公办,不是特地为的你。」

  「我知道,但您都是我的大恩人。」她满眼倾慕敬重,轻声道:「大宗师这般好,钟家娇娇这次定然不会舍得不心悦您的。」

  他微感头痛,浓眉蹙起。「你口口声声称我为恩人,却是由来无端,而且那个见鬼的钟家娇娇又干我屁……底事了?」

  她一怔,睁大娇憨滚圆眼睛,认真无比地再度阐述一遍。「钟家娇娇便是您恋慕心悦之人呀!您前世曾受命伏击反王,没料想身受重伤,后来被无意中路过的太傅之女钟漪捡回家,并从此展开一段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相爱相杀……」

  「还来?」他无限鄙夷地白了她一眼,大手曲指想也不想往她头上重重一敲。

  「嗷痛痛痛……」她两手抱着脑袋瓜,痛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疼得嗷嗷叫。「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几时说过我是君子了?」他冷笑,哼了声。「再胡乱编派我的清白,把本宗师的终身跟个不知所谓的女子牵扯到一块儿,老子就灭了你!」

  什么前世今生这样那样的,要不是看在她这小肥仔儿长得还挺喜气、吃起东西津津有味,让人胃口也莫名其妙跟着好上三分的份儿上,他就治她个妖言惑众之罪,好好扔进大牢里让她跟耗子蹲一窝!

  常峨嵋泪汪汪地揉着头,扁着小嘴嘟囔。「明明您前……自己就很爱的呀,又不是我瞎编乱造的,要不您有本事这次别去伏击反王,别又身受重伤,别再让人家钟家娇娇捡回家,最后为了人家要死要活迎风落泪对月吐血的……那才叫爷们呢!」

  豻气怔了,半天后迅雷不及掩耳地闪电出手,捧住了她圆润娇嫩奶膘犹存的双颊,不由分说地好一顿胡乱搓揉,惹得常峨嵋啊啊啊吱哇乱叫。

  叫你瞎掰,叫你毁我贞操,叫你怀疑老子不爷们!

  当天边最后一寸晚霞渐渐没入西山,天青暮色低垂,大街上灯笼逐步燃亮了。

  豻高大身形闲庭信步似地踱至隐隐可见常府大门的转角处,忽地顿住了脚步。

  「真要再回那个家?」他浓眉斜挑看着她问,「你那个『好』姊姊可不会放过你。」

  「谢大宗师关心。」常峨嵋抬起小脸望着他,心下一暖,可眸底决色甚坚。「债还没讨完,何况我不回去,接下来的戏也唱不成了。」

  「也不知道你在穷折腾什么?」他嗤了一声,微眯鹰眸。「你要求求我,说不得我心情一好,抬抬手便替你整治了这些人。」

  她闻言心底感动万分,也知凭着他的惊人势力,她这些恩仇在他眼中不过小打小闹,可纵然如此,这血债是她该去讨的,又如何能让他代自己去造这份杀业?

  「我不是您的属下,又哪来底气和资格求您出手帮我?」她故作打趣地轻快道。

  豻倒噎了一口气——还蹬鼻子上脸了?

  「随你。」他冷哼一声,傲娇昂首。「还真当本宗师无事干,想理你家闲事儿——就没见过你这么不知好歹的,哼,走了!」

  她张口想解释,最后还是默默目送他甩袖而去。

  唉……

  良久后,常峨嵋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我真的,真的,真的不能再欠您更多了。」

  她摇摇头,转身就往家门方向迈步走,身后风中却幽幽传来一句话——

  「那红珊瑚头面扔了,浸了红花和麝香的玩意儿,就你这呆货才傻乎乎当宝贝,还讨债呢,不把小命填进去就算你上辈子烧高香了!」

  她大惊失色,猛然回头——呆呆地望着这个不知何时又回到她身后的高大身影。

  豻高冷抱臂,眉眼低垂地注视着她,神情有些严肃又有些不自然,冷哼道:「三日后,如果你还没丢了这条小命,你知道该到哪儿找我。」

  她大喜过望,小脸蛋亮了起来。「宗师,你肯收我了?」

  「收不收还是俩说。」他明知短短半日,这麝香红花于她身子毁损不大,还是忍不住蹙眉又提醒了一次。「你傻不傻?」

  「啊?」

  「这副头面还戴上瘾了?」他嫌恶地看着她头上的簪环配饰,大手有点发痒,想火速攫去这些看似名贵实则要命的物什。

  常峨嵋只是微微一笑,笑容里有着淡淡的悲哀与嘲弄。「戴着,我那好长姊才能安心呢!」

  常峥玥做事向来留有后手,不知不觉,余毒无穷。对这点,她从不怀疑。

  他瞪着她,一时真不知她是倔驴还是蠢……

  「宗师,还是谢谢您提点我。」她目光温柔崇敬感激地望着他。

  豻觉得胸口窒闷得厉害,想抽身就走——既然她自己喜欢找死,他又何必白瞎了这份闲心?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洞房出豻郎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蔡小雀的作品<<洞房出豻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