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席绢 > 未曾相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未曾相识  下一页

未曾相识  第17页    作者:席绢

  “好呀,就这一个。”卫极轻松应允。

  “你这个人真没原则。”她冷笑。

  “这是我的优点之一,很荣幸被你发现了。”他右手横搁胸前,行了个英式的骑士礼。

  裴红叶深信再与他耍嘴皮子下去,气得七窍生烟的人绝对会是自己,他简直是令人发指!

  暗自气闷的低头吃零食,意外的发现卫极采活的零嘴都是她喜欢的口味。与卫朗开开心心吃了一大半,才发现卫极只是喝着可乐,没动零食,并且一直看着她,眼光似乎闪动着温柔与抑制……。

  他在压抑什么呢?而为什么自己总是看得到他和煦面具下的感受?即使常常对自己观察所得存疑……。

  迟疑的,她问:“她……到底有多好?”怎样性格的女子值得他这样精采的男人倾心并且追念至今?那个与她相似的速水咏子想必非常特别吧?

  “她能一眼就看穿我,直达我灵魂深处。那时我便想,我这辈子注定完蛋了。曾经我知道我终究会结婚生子,但并不知道恋爱可以深入骨髓,招惹来无边的牵念。跌得太深太重,心甘情愿,现在想起来仍是感到不可思议。”那时他简直像个疯子,也差点吓死了她,不然她不会见了他就逃。

  他怎能用柔情满溢的眼神看她,在她脸上遥想另一张面孔来怀想?!

  “你想利用人当替身,也得征询一下他人的同意。”她努力让声音冷淡,不欲理会心口滴滴答答的淌血声。她早有预感他的接近是因为她长得像速水咏子,只是亲自证实后,却无法抑制住尖锐的锥疼。有些事,不是知道了就可以不痛,尤其以卫极最能伤她。

  该死!才见了几次面,她就陷得太深而不自觉。

  “我要回去了。”她欲起身。

  他伸手握住她手腕,制止她再次以背面对他。

  “我从没利用你。”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让你爱上我。”他吹拂她耳朵,让她身子使不出力气,跌在他身侧。

  王——八——蛋!

  “我不是速水咏子。”她提醒。冰冷的要他明白若他的追求原因是因为她正好长了一张可供缅的面孔,那他最好省省吧。

  “你从来就不是。”他肯定的回道,然后以诱哄的方式将她全身竖直的防卫卸下。

  “来,今天买一送一,你还可以再问一个问题。”

  “我也要玩。”被冷落的卫朗跳入他们中间要求着。

  “好呀,让妈咪先问。”卫极同意。

  两双眼全等她开口。

  裴红叶常觉得处在这对父子之间,她是软硬都施展不开,只有被吃得死死的份了。这会是卫极早算计到的吗?

  “不问吗?要浪费了?”他温柔的催促。

  “浪费不是我的风格。”她启口欲言,却又顾虑到小卫朗。于是攀上卫极的肩,在他耳边非常小声的问了一句话,一句她不肯定但存疑的话。

  由卫极惊愕的眼光可知,他绝对没料到她会这么问,也难怪她会用耳语的方式。

  许久,他浅浅一笑,意味深长道:“极亲密。”同样的俯身到她耳边说了句更私秘的解答。

  不意外的,裴红叶张口结舌,再也无法有其它动作,惊恐且苍白的瞪着他。如果此刻地球爆炸了,她也不会感到意外。

  就这么一路失神的被送回家,连卫朗的叫唤也听不到。她唯一想到的就是把自己化成一团茧。

  第六章

  “不,我不要!”梦中的她,不知在极力否定些什么,背对着他,心知自己抵挡不了他的强势。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怕背叛某个人吗?恕我直言,若是如此,你早已背叛了。”向来温柔的男声再也掩不去讥诮的尖锐,她的顾虑踩中了他的痛处。

  “不是,至少那不走我最害怕的事,我……。”她咬牙说出她的恐惧:“我只是拒绝当替身!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对他们而言,你或许走,但对我则从来不是!如果你不是你,我怎么会轻易陷入?答应我吧。”他诱哄,趁她一时软化而进攻,揽她入怀,小心翼翼地啃咬她唇瓣,肢体语言表达着彻底软化她的决心。

  他的吻一向有大麻的成分她神智迷散得几乎要在他充满爱意的亲吻下同意了他,但……。

  “我害怕……。”

  “我爱你。”他诚挚的看她,不希望她对他的感情再有质疑。

  她凝望那双赤诚的眼,全身奔腾的血液都在回应他的爱意,但是……。

  “这对你不公平,我不能答应。也许你该等我……。”

  “不。”他打断她的说词,再次以吻攻陷,不容她理智的大脑有清醒的机会。眼中暗自闪过一抹坚决,他倏地横抱起她,在她的讶呼中将她带入卧室她的背抵着床垫,瞠目的瞪向床边那个行事专断疯狂却长着一张牲畜无害骗人脸的男人。

  他将床头柜上新采的绣球花花瓣摘下,捧了满掌向她兜头洒落,一床一地一身的粉蓝花瓣。

  “你做什么?”她哭笑不得的问道。但一揣测起他可能的意图,又恐慌戒慎了起来。

  “私人仪式,请勿介意。”他轻松耸肩,再度笑得无害诚挚。在她放心时,他竟扑身而上,她来不及尖叫已被吻住了唇,陷入了他撩拨起的风暴中,无力拉回神智。

  昏昏沉沉中,她唯一拉回的半丝清醒是他褪去她衣物,并且半坐起身褪去他自己衣物时……有点冷,但体内却热得快爆炸,想起身喝水降温,双手已被压入床被中,被有力的十根指头缠成了难分难舍,再也忘了口渴,忘了冷,忘了要抗拒,在他的呵怜中飞升向宇宙的尽处※※※噢!老天……

  裴红叶一整个清晨鄱在呻吟中虚度。昨日的震撼还来不及消化完,却又作了一场春梦,还是与他,天啊!

  她对梦境一向只有三分信任,有时常会因现仁中所见所闽或潜意识里的希冀而创造了一个具影像的梦。当然,也可能是部分灭失记忆的搬演。但真实性必须打个折扣,可是……她竟然作了春梦!

  天杀的卫极!若没有他那句话,她哪会作出这种如他所暗示的梦?而自己干嘛问?!怎么问得出口呀!

  我们到底有什么关系?她只是想知道他在她过往中占了什么角色而已。当然不是试探,毕竟他承认他们以前接吻过。

  她不是轻易会与人热络的人,相信即使失忆,性格也不会转变多少。她不可能随便与人亲吻,除非他对她很重要。也许……也许她被闭锁的记忆里,关着一分爱情。她可能有这种期望,所以才问了他。

  只是……怎么会是这种答案呢?老天!

  哗啦啦的水声干扰不了她的思绪,晨浴也无法得到她要的清醒。在冷气房内睡觉,却一身汗湿的醒来,如今面孔仍绯红不褪。不为春梦,只为他昨夜的那句耳语我比你了解你的身体,每一寸……。

  他是那个意思吗?他们有过肌肤之亲!也就是这句话令她作了有颜色的梦。梦里,她也看到他的身体,甚至对他胸膛心口处的月形胎记再三触抚……那一定不是真的,除非他胸口真的有胎记!

  亳无疑问,她总有一天会在似幻似真的梦境干扰下崩溃。每多探知一点,就更有退缩的怯懦,已不知道自己希望得到什么结果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未曾相识  下一页
第1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席绢的作品<<未曾相识>>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