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蚩尤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蚩尤  第9页    作者:黑洁明

  他从她身旁走过,将劈好的柴堆放在屋旁。

  她看著他的背影,唤道:「吃饭了。」

  他转过身,走到摆满了饭菜的桌旁盘腿席地而坐。

  魃拿起汤碗从陶釜里盛了一碗热粥递给他,他接过手,如同以往沉默地吃著,她也如同以往的看著。

  碗中的粥很快就见了底,她自动再帮他盛了一碗,他伸手欲接,这回却因为掌心上缠著的布条松脱,差点将那碗粥给翻了。

  她微微一惊,双手忙去扶碗,却发现他左手掌心松脱的布条下,有著被烫伤的烙印,看来触目惊心。

  「你受伤了?」她慌张地放下手中捧著的碗,本能的便要查看他的手伤,一边伸手往腰间探去,然後摸了两下,她就僵住了。

  她在干嘛?她在……找什么?  她脸色发白,一手还拉著他的手,另一手则僵在腰间。

  她似乎认为自己能处理这烫伤,她甚至以为自己腰间有药袋。

  为什么?  她既疑惑又迷惘地僵在当场,一句斥喝在耳边爆裂。

  滚开,我不需要大夫!

  那声怒喝之後,紧跟著瓷器碎裂声。

  滚--

  随著咆哮而来的,是一张凌空急速飞来,扯下了布幔的茶几。

  她因为惊骇,松开了他的手,踉跄退跌。

  茶几没有落下,地上也没被扯落的布幔。

  她捂著嘴,望著如常的景物,全身止不住发颤。

  他坐在原地,看著她,乌黑的双眼诲暗莫测。

  「我……」她颤抖著开口,不想让他以为她疯了,可是开了口,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那些影像是如此真实,真实到她以为自己会被茶几打中。

  抚著狂跳的心口,她慌乱颤声二度尝试,「抱……抱歉……我……我以为我……」

  他沉默著,什么也没说,好半晌,才收回视线,拾起布条,重新缠回左手。

  「不可……以……」见他又将那布条缠回去,她本能开口阻止,可之後又因不确定的迟疑而语音微弱。

  他没有理会她,只是自顾自的动作。

  她终於忍不住,抛下心中的惶惑,匆匆靠了过去伸手阻止他,「不可以,别缠回--」

  他冷不防抓住她伸过来的手,她骇了一下,声一顿,抬眼看著他。

  他一脸冷酷,她因为他的瞪眼而瑟缩,但仍鼓起勇气,继续道:「缠回去,只会让伤口溃烂而已。」

  他眯了下眼,眼角因不知名的原因抽搐著。

  他的神情教她莫名害怕,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让他这样失去一只手,而且她很确定,如果她不阻止他,他这只手再不处理,就算不残也会废掉;虽然她根本说不出自己为什麽懂,也不晓得她为什么如此关心。

  「拜托……」话出了口,她才晓得自己竟在求他,虽有些愕然,但她仍直视著他,半点也不後悔自己说了这两个字,只是双颊却蓦然火烫发红。

  他闻言一震,看著她飞红的容颜,眼神更加幽暗,久久,才出声问了一句--

  「为什么?」

  ***

  红著脸、低著头,轩辕魃小心翼翼地用湖水清洗他掌心的烙印。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他仍是让了步,让她处理他的伤口,甚至没问她为什么知道该怎么处理;她想,她原先该就懂得医术,而且,他也晓得她懂。

  只是,从那时起,他扰人的视线就没离开过她。

  他陪著她到森林采药草,他帮著她将药草捣成泥,从头到尾,他没再开过口,从头到尾,他一双眼一直看著,看得她都不敢抬头,只因一张小脸不知为何而发红发烫。

  她清洗他溃烂的伤口,将捣成泥的药草敷在他掌心上,然後拿刀割下罩在衣袖上的一截白纱,覆在墨绿色的药泥上,将患部及药泥固定好。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衣袖上,少了外罩的白纱,翠绿丝袖看来更加显眼。

  「白纱较透气。」发现他在看,她收回手,不自在地抓著衣袖解释著。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

  ***

  夕阳西下,月儿升起。

  湖岸微风仍带著些微的温度。

  瞪视著那迎风摇曳的芦苇草,他的思绪杂乱无章。

  他应该逼问她的,在她慌张退跌误以为看到幻影的时候,他应该逼问她想起了什么,可是他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问、没有逼她,可当他看著她一脸以为自己神智错乱的惊慌不安时,他就是没有办法开口。

  墨绿色的药泥透著冰凉,他摊开手,瞪著掌心那渗透白纱的墨绿,眼前浮现的却是她答不出话涨得满脸通红的容颜。

  他甚至没有继续逼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在意?为什么关心?如果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

  可他又确切的知道她不记得,既然如此,那又是为什么?

  我爱你。

  那句古老的语言突兀地回荡耳际,他一僵,随著久远前的声音忆起那古老的记忆。

  水中月似浮叶般,盈盈飘荡著,他在水月中看见千年前的倒影……

  森林里白雾氤氲,她坐在水潭旁,纤纤玉足泡在水里。

  他因为那句话僵住,握在手中的木梳差点落入水里。

  阳光洒落林间,在水气上映出七彩的虹。

  没发现他停了梳发的动作,她转头看著他,微扬的嘴角噙著笑,眼里却有著淡淡的愁。

  我知道你听不懂,就算你听得懂也许也不在乎……

  他面无表情的看著她,隐藏著激昂的情绪,这几个月他尝试著去学轩辕族的语言,初时只是为了想查探她的身分,却未料会听到这个。

  一直以来,我以为你就如同我的族人所说的那般野蛮、未开化,是个暴戾的半妖,可当我来到这里,住在这里,才晓得事情并非如此。

  她垂下眼睫,看著他手上的木梳,语音有些沙哑。

  我知道我很傻,我们属於敌对的双方……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俯身吻她。

  她哽咽颤声抖著。

  我爱你……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强自克制胸中的激越,假装没看见她眼中的凄楚,假装不知道她刚刚说了些什么,假装他无动於衷!

  古老的倒影消逝在水月中,眼前湖面平静无波,他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曾经有段日子,他相信她所说的,曾经也有段日子,他恨极了自己竟轻信了她,恨极了自己无法忘了她那天所说的,恨极了自己错以为她哭了。

  她哽咽,却没掉泪。

  他以为她哭了……

  以为。

  ***

  蚩尤是蛮子,我们必须打赢。

  「不……」她在睡梦中挣扎。

  你必须助我族驱雾赶雨,赢得胜仗。

  「不……」她闭眼摇头呓语著,双手抗拒的在半空中乱挥,「拜托……别逼我……」

  魃,这是你注定的天命!

  「不……不是……不要逼我……」

  一条火龙街出眉间。

  火,遍地的火,漫天的火,席卷天地之间。

  红艳艳的火舌昂首朝天,飞舞著、燃烧著、毁灭著,一切。

  绚丽的火焰--红了所有。

  刺耳的尖叫响起!

  「不!不要!停止,停下来,停下来--」她哭喊出声,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而起,睁眼的瞬间,她甚至无法理解眼前黑暗寂静的景象,直到看见他冲进屋里,她才晓得自己在作梦,但仍无法停止那惊恐引发的剧烈颤抖和啜泣。

  然後,下一瞬,她发现屋子里有著诡异的红光,而且那光来自於她,她全身泛著诡谲的红,她只觉得全身都好热、好烫。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蚩尤>>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