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蚩尤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蚩尤  第7页    作者:黑洁明

  她的脸,好白,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不像她在青龙堡的那些天……

  那些天他隐身在暗处,看著她灿笑如花,看着她挽著应龙的手,看著她穿著上好的丝绸--

  他只觉得愤怒,没来由的愤怒。

  她的笑,让他愤怒。

  而今,她失去了笑颜,他却不觉得好过了些,只觉得不忍--

  不忍?  瞪著她,他因那丝心疼而恼火,不自觉得握紧了拳头。

  不!那是她该背负的,如果他必须记得,她就必须承受同样的罪!

  同样的!

  ***

  又是一日清晨。

  再度醒来,竟是因为冷。

  竞是?  为自己脑海中冒出的用词而困惑,她蹙眉思索著,赫然发现自己似乎从不觉得……冷。

  可是,她该会觉得冷的,不是吗?山里多雾,自从在青龙堡醒过来後,那儿清晨总会有雾,後来又常下雨,可她似乎从不觉得……冷。

  甚至……好像连「冷」这个字、这感觉,她都有些陌生。

  莫名的惶惑又爬上心头,她隔著衣袖摩挲著双臂,只觉得万分不安。

  怯怯地,看了看四周,门是开著的,桌上多了些干粮,如同以往几日。

  那男人又不见了,这一点也一如以往。

  昏迷时,她隐约知道是他抱她回屋子里的,缓缓来到了矮桌旁,她坐在草垫上,拿起筷子,逼自己有一口没一口吃著那些不怎么认识的食物,心神有些恍惚。

  不知为何,这些天她的体力似乎变差了,一天里,有一半的时间她总是在睡,睡著时,那些模糊不清的梦又让她睡得很不安稳。

  而除了夜晚的梦,让她更加慌乱的是白日梦。

  那些总是出其不意冒出来的声音和影像,常常吓得她惊恐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片段的责骂、残缺的画面总是毫无预警、冷不防地就跳了出来,攫住她所有的思绪甚至呼吸,教她无法动弹……

  不,她不能再想了!

  一股刺痛袭来,她咬唇闭眼忍过那疼痛,试著停止去想那些残缺的画面。

  好半晌,阵阵的刺痛缓和了些,她睁开眼,看见紧握著筷子的指关节因用力而发白颤抖著,甚至在尝到唇上的血味,她才发现自己咬破了唇。

  命令自己放松了力道,她缓缓将筷子放到桌上,专心的深呼吸著,几回之後,全身莫名的颤抖才停止。

  老天,再继续这样下去,可能她还没记起来她所遗忘的,她就已经因为头痛而死了。

  不行,她得想想别的办法,至少先转移他和自己的注意力,反正看他的样子,显然短期内他不打算杀了她……

  魃皱起秀眉,跟著突然像是想通了什麽,轻叫了一声--

  「啊,不对。」她猛然站了起来,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的喃喃念道:「真笨,真要想起来才惨,那家伙搞不好就是因为我没想起来,所以才没杀了我,要是真想起来了,说不定就会被他宰掉。」

  她低头思索,一边在屋子里绕圈圈,一边喃喃自语:「啧,亏我还笨笨的努力想。不行不行,死也别去想,反正他每天来问一次,我说还没想起来,他也只是摆个臭脸给我看而已,看人家臭脸又不会死掉。」

  「对,就是这样。」她停下脚步,抬起头来,对著门口做了个鬼脸,「我才不去想。」

  ***

  不到一个时辰,轩辕魃很快就发现,不去想,是一件很难的事。

  特别是当那些影像及画面会自己冒出来,不分时间、地点,完全毫无预警。

  「可恶!」

  无力地蹲在地上,她嘴唇发白的忍过另一次剧烈的头痛,当那疼痛袭来,她几乎痛昏过去,原本拿在手上的碗碟也摔落一地。

  「好了,这下碗也甭洗了……」看著小径上摔破的碗碟碎片,她气虚地喃喃咒骂著,伸出颤抖的手,一一捡拾起它们。

  因为颤抖,碎片划破了她的指尖,她迅即缩回手,鲜红的血珠渗出,在她白皙青葱般的指尖上,看来特别显眼。

  鲜红、火红、艳红。

  红色的血光进散开来,一丝焦臭窜入鼻口胸肺!

  「不--」她惊叫出声,恍然甩去指尖血水。

  眼前一片青翠,湖上波光滟潋,一群飞鸟因她的叫声惊飞,拍翅声回荡在湖边。

  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气,冷汗涔涔。

  看著那些从头上越过的飞鸟,她有些晕眩。

  鸟儿掉下数根雪白飞羽,她想伸手挥开,眼前景物却变得忽近忽远,头又开始发疼。

  别想……别去想……

  她在心底默念,低下头、闭上眼,不再看著蓝天。

  好晕……好疼……好……好冷……

  她知道自己要昏倒了,却使不出力站稳。

  身子发软,她往地上倒去,一双手接住了她。

  啊,是他。

  她认得他熟悉的味道,认得他温暖的怀抱。

  他打横将她抱起,拥她入怀。

  黑暗中,他身上如大地般的味道包围住她,驱走了那些血腥焦臭的味道;而他身上的温度更是渗入她的肌肤,赶走了那些难忍如针刺刀割般的头痛。

  他带她回到小屋,放回榻上。

  一瞬间,她只觉得万般不愿,怕那些恐怖的味道和疼痛又回到身上,不由得呻吟出声:「不要……」

  本以为,他会离去,不顾她微弱的抗议,可虽无力睁眼,她却晓得他站住了,没离开。

  「别走……」额际又隐隐作疼,她气虚地费力开口恳求,颤抖地呓语著:「好冷……」

  他没有动,好半晌,在她认命要放弃的时候,他温暖的大手重新覆上了她的额,像施仙法般,他才触碰到她,那些疼痛便缓缓退去。

  她稍稍松了口气,在他的大手轻抚她的颊时,偎了过去。

  似乎是发现她体温真的很低,他将他的披风褪下盖到她身上,但她仍觉得冷,身子直打颤;她身上唯一的温度,是来自他的大手,她很庆幸他没抽开。

  可纵使如此,身上的寒气仍越来越重,就在她以为她快冷死的时候,全身突然被一种温暖的热气包围住。

  她有些惊讶,好一会儿,才发现那是他。

  他躺了下来,环抱住她,将她密密实实的拥在怀中。

  温度一点一滴的渗入,从他温暖的肌肤渗进她的。

  颤抖逐渐和缓,她在他怀里放松下来,却在完全昏睡过去前,听见他粗嘎的开口喃喃咒了句:「你这该死的女人……」

  可奇异的是,他双臂却更加搂紧了她,语气也毫无前些天的怒气。

  不知为何,她听了只觉得莫名想哭泣。

  ***

  绿草如茵。

  黎明,炊烟缓缓升起。

  随风飘扬的旌旗下,女人们忙著煮食,男人们忙著练武、擦拭兵器,一群孩童睡眼惺忪地照顾著牲畜,不时还因睡意浓重而频频点头打著瞌睡又再度警醒。

  未几,营地处处飘香,食物的香味召来人群众集。

  当他朝大锅走去,却看见那名女子手持柴火帮族里的妇女煮食加柴时,不觉一怔。

  她穿著不知是谁给的一套族里妇人所穿的衣裙,长长的发扎成了辫子,赤著脚、拿著柴,蹲在大锅旁顾著火,不时添加些大大小小的柴。

  一旁的妇人比手画脚不知和她说了些什么,她闻声抬头,看了之後笑了出来,也比手画脚起来,跟著她身旁的人全都笑了起来,她也是。

  他没看她笑过,这些天她面对他时,总是板著脸,如惊弓之鸟般戒慎不已。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蚩尤>>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