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蚩尤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蚩尤  第5页    作者:黑洁明

  她在睡梦中嘶喊著,表情因梦魇而惊恐哀恸。

  「你该死的必须记得!」他愤怒低吼出声,像是在提醒自己她罪孽深重。

  可她的悲泣仍在耳际、脑海,哭喊缭绕著。

  为什么……是我……

  ***

  「族长,这女子是……?」

  回到营地时,天已经黑了。

  才下马,族中大将便纷纷好奇的看向他和他一把扛上肩的女子,不过他们却是一直到他将她丢到营帐中安置好後才上前问他。

  「我的。」几乎没有多想,他简洁回了两个字,头也不回地将大刀一挥,刚好挡到被绑著手却还想从旁冲出去的笨女人面前。

  她倒抽口气,小脸发白,有些怀疑他背後长眼。

  「坐好。」他冷著脸回头瞪她一眼,看到她已经将嘴里的布团给拿下来了。

  她瑟缩了一下,却仍忍不住皱起小眉头,杵在原地不动。

  想起她不懂南方话,他用刀指著铺在地上的毛皮。

  她看了一眼,又看看他手中那把亮晃晃的大刀,这才很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回去坐好。

  见她安分了点,他才转身同族人走了出去,撤下帐门的毡子,要人守著。

  「蚩尤,听说你抓了个北方的女人回来?」一出帐子,前方就走来几位同盟的族长。

  「你在哪儿抓到的?」另一位跟著问。

  他看了对方一眼,「湖边。」

  一名大汉闻言一挑眉,肃目问道:「轩辕氏的大军来得这么快?」

  不知道为何,他不喜欢大伙直接将她定位成敌人,他边往营火走去,找了个位子坐下,边开口道:「她不一定是轩辕氏的人,我不认为他们会带著女人上战场,更不可能让女人单独走失在森林里。」

  「也对。」一名族长点点头,同意他的看法。

  「那这女人从哪来的?她不是北方人怎么会穿著丝绸?」

  「对啊,她怎会穿著丝绸?那种衣料是轩辕族的人才有的。」

  「不一定是轩辕族的人才有,听说有其他部落和他们做交易,也许是别族的女人。」

  「真的吗?那女人漂不漂亮?漂亮的话给我收做小妾。」

  「漓长,你收的小妾还不够多啊?你不怕那些女人抓狂哪?」  此话一出,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听闻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他沉默不语,只接过同伴递来的皮囊,灌了几口酒。

  「喂,那给我吧,我还没娶妻呢。」类族的族长戈蓝闻言走了过来,在火堆旁坐下,开玩笑的搭著他的肩道:「蚩尤,你怎么说?」

  营火烧得旺,火光将大伙的脸映得通红。

  挟了她回来,倒是忘了该将她置於何地,不过不管是什么,他不喜欢她被人收做妻妾,甚至恣意玩弄的念头。

  他将装著酒的皮囊递给戈蓝,站了起来,不苟言笑的看著众人。

  「她是我的。」他说。

  大伙一呆,笑闹声停了下来,没人再开口;他从没主动要过女人,至少今天之前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此举对或不对,但无论她是不是轩辕族的人,都不该沦为玩物,而那显然是她即将面临的未来,如果他不阻止的话。

  燃烧中的木材爆出噼咱声响。

  环视众人,确定他们了解他的所有权之後,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转身回到帐子里。

  营帐里,那女人在他进门时,立即戒慎的看著他,整个人僵硬紧绷著。

  他已经看过太多无辜的女人因为这场战争在被抓来後沦为发泄的工具,他必须将她收归己有。

  他走向她,她眼底闪过惊慌,但仍勇敢地面对他。

  他撩起她一撮黑发,摩挲著。

  她不是特别漂亮,但一双黑瞳却灵动有神,她的眼明白传达著她的情绪--

  极力压抑的惊慌、害怕、惊恐,还有……勇气。

  她乌黑的发很长、很柔,他将它们凑到鼻端嗅闻著。

  她瞪大了眼,突地伸出仍被藤蔓绑住的双手抽回它们,连连退了好几步,开口斥喝著他。

  他听不仅她说什么,不过想也知道大概是在叫他滚到一边去、别碰她、放她走之类的。

  他带著侵略性的姿态继续走向她,这动作让她小脸更加苍白,嘴中的威胁却更加絮叨不休。

  他闪电般伸手一把将她抓了过来,她尖叫出声。

  听到那刺耳的叫声,他庆幸方才没让她有机会呼唤同伴。她拚了命的挣扎著,甚至试著想踢她,还一边在他耳边尖叫。

  他将她被绑住的双手拉过头顶,一把揽住她的腰,俯身吻住她,堵住她惊人的尖叫。

  她咬破了他的唇。

  这小小的抵抗确实,且有效的让他离开了她的唇。

  看见她眼中闪过一丝报仇的快感和得意,他挑眉,下一瞬,一把扯破她胸前的衣服。

  她惊叫一声,倒抽口气、红著脸、瞪著他,满眼恼火、惊恐、愤怒、害怕!

  她的身体洁白如玉,一丝伤痕也没有,完美无瑕。

  他伸手触碰著她,从她喉际急速跃动的脉搏,直至她浑圆饱满的丰胸,然後是她纤细的腰。

  她瑟缩著、颤抖著,似乎到此刻才了解到自身的处境,了解到他的强壮和她的脆弱,以及两人之间明显的差距。

  她摸起来柔软、细致,他的大手则是坚硬、粗糙,掌心爬满了厚茧。抚触著她温润的肌肤,他几乎有些入迷。

  听到一声哽咽,他不由得抬首,看见她垂首闭著眼、咬著下唇,一排贝齿几乎将粉唇咬出血来。

  有那么一瞬,心底闪过一丝怜惜,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心软,所以还是完全地褪去了她被扯破的衣衫。

  她又试著想踢他,他没让她得逞,反而乘势将她压倒在毛皮上。

  她再度开口尖叫,他这回没尝试阻止,只是专注的占有了她。

  她是第一次,痛得咬住了他的肩头,他没停下,因为那些许的疼痛和他对她汹涌的欲望相较,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第三章

  清晨,湖面上泛著淡淡的白雾。

  一切看来都隐隐约约、如梦似幻,像罩了一层白纱含羞带怯的女孩,她被那梦幻的景致吸引过来,站在湖岸水草间。

  没多久,朝阳升起,驱散了白雾,瞬间又是另外一种不同的风情呈现。

  好怪,她竟对这儿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湖水一波波地打在她脚踝处,水温不像前几日冻人冰凉,反倒带著微微的温,她蹲了下来,试探性的碰著湖水。

  水,是温的。

  她越来越狐疑不安,对这里的一切,还有那个粗鲁野蛮的男人。

  他要她记得、要她回想,可是记得什么呢?

  愣愣的望著湖中自身的倒影,她没来由的发起呆来,没注意到身旁又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白雾。

  「我也很想记得啊……」她皱皱眉头,喃喃自语地抱怨著,「可是一想就会头痛嘛……」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她老是梦到他,有时候他们还……

  一想到昨晚的梦,她立时羞得满脸通红,忙伸手遮住熟烫的双颊。

  讨厌,为什么会作春梦啊?她明明不认识他的呀。

  这些天,她总是作些光怪陆离的梦,有时候夜半惊醒时甚至是哭著醒来的,可是醒过来之後,梦中的情景却常常是模糊不清,要不然就是只有片段,而且每次她要是试著再去想,头就会隐隐作痛,痛到她没有办法再想下去;可有些时候,它们偏偏又清楚得叫她想忘都忘不掉,像是昨天这个……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蚩尤>>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