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蚩尤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蚩尤  第14页    作者:黑洁明

  她气一窒,久久才吐出一句:「忘了。」

  「为什么?」

  她望著他,粉唇轻颤,久久才颤声道:「我……不敢。」

  「为什麽?」他眼神幽暗,执意要知道。

  「可能是之前睡太多……」她试著自嘲,却只是牵出一抹破碎的笑容,乌黑的瞳眸透著难以言喻的恐惧。

  他知道那是谎话,他也晓得自己其实十分清楚她不敢睡的原因,甚至知道她究竟在怕什么--

  他知道她的恐惧、晓得她的挣扎,她怕的,是他们的过往,她的记忆!

  蓦然,昨夜白小宛的话在耳畔响起。

  她不记得了,对吧?你救了应龙,他可以唤醒轩辕魃所有的记忆。

  她的记忆。

  日复一日,他恨她不记得,也恨自己逼她回忆。

  他周而复始地因为她的失忆而愤怒,因为她的受难而痛苦:他既想要她记得,又无法忍受看著她受那些恶梦般的记忆所煎熬。

  恼怒和心疼充塞心胸,杂乱的情绪教他不知该如何面对,只能一再地矛盾挣扎著,然後,他乾脆逃避这个问题,刻意的不去想它,却也没有阻止她去回想,直到现在。

  他到底想要什么?想她记起她的背叛?想她承受她应该承受的?

  看著眼前憔悴得像是一碰就碎的炎儿,他苦涩的发现,自己将她逼到了尽头。

  她不敢吃、不敢睡,她几乎哭瞎了双眼,她想起的每一件事,都将她推人更深一层的地狱。

  那不是她的错,她是被逼的。

  玄明的话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她被火焚身的记忆。

  他呼吸为之一顿,瞳眸收缩著,刹那闾,认清了一件事,无论如何,他不要再承受一次。

  如果他敢承认,就会知道,从前会去学她的语言,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想知道她为什么笑?想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想知道她所有的一切--

  「算了。」这念头才闪过,他就听到自己嘎哑的声音。

  她先是微张著嘴,诧异的看著他,一时间无法理解他的意思,好半晌才疑惑地哑声开口:「什么?」

  「我说算了!」他暴躁的重复,心里却明白他是认真的,不是脱口而出,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算了?」她颤抖地吐出这两个字,有些不敢置信。

  「对,算了。」他将她拉进怀里,她羸弱抖颤的身躯,让他更加确定,他紧紧拥著她,喉咙里像梗了一块骨头,「想不起来……就算了……」

  她没有出声,只是颤抖。

  她颤抖的是如此厉害,然後他感觉到她的泪浸湿了他胸前,她是哭得如此无声无息,这却更让他觉得肝肠寸断。

  於是,他知道,他爱她。

  恨她,也爱她;气她,也爱她。

  始终……爱她……

  抬起了她的脸,他吻去她脸上滚烫的泪,这回他没尝试开口安慰。

  他吻著泪流不止的她,褪去了她的衣裙,带她躺回床上。

  爱她。

  ***

  睁眼,她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她睡著了,而且在他怀中。

  看著她倦累的容颜,他的心一阵紧缩。

  门上传来一声轻叩,他立刻知道那是他会醒来的原因。

  他不想吵醒她,所以很快的爬了起来,套上衣服。

  「什麽事?」他拉开门,门外站著玄明。

  「魍魉和我说了些事情,我们必须谈谈。」

  「明天再说。」他说完便要转身。

  「不行,这事很急。」玄明伸手阻止他,一脸严肃。

  他看著玄明,皱眉,回身又瞧了眼依然沉睡的炎儿,才放弃坚持,跨出门槛,将门带上。

  两人沉默的走到湖边。

  「灵儿呢?」环视周遭,没见到那大眼姑娘,他开口问。

  「我要她和魍魉去找人。」玄明停下脚步,回过身。

  「找人?」他也停了下来,沉下了脸,「谁?」

  玄明看著他,平静的回答:「应龙。」

  因为知道玄明定有原因,他克制著暴起的怒气,「找他做什么?」

  玄明看著小屋,道:「救她。」

  他整个人一震,脸色铁青地问:「什麽意思?」

  「当年为了让她能够炼化体内热能,我将内丹化成水玉给了她,但是时间还没到,她就解开了水玉,我用内丹封印住她,是逼不得已的作法,因为这样她才不会……」

  玄明看著脸色刷白的他顿了一下,才又道:「总之,後来应龙为了解开我的封印,并压住炎儿体内的炎热,所以他拿他的,代替了我的,重新嵌进了她的眉心。但是他没  料到这些年来,炎儿和我学了水行术在炼化她体内的异能,所以她的能力早就不像千年前那般猛烈,他突然将他的内丹给了她,反而导致两股极端不同的气在她体内乱窜。魍魉说她忽冷忽热的,对吧?」

  他额冒冷汗,喉咙干哑的点头,「对。」

  「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找到应龙,只有他才能将他的内丹取出来。」

  「如果取出来,她的情况会好转?」他烦躁的爬著头发,恶狠狠的瞪著玄明。

  玄明看著他,诚实的回答:「我不晓得情况会不会更好,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再继续下去,她的身体总有一天会受不了的。」

  他紧握著拳,看著湖面。

  真他娘的荒谬,昨天晚上还是应龙得来求他拿回内丹,现在却变成他得去求那该死的王八蛋,这风水未免也转得太快了!

  「大哥。」

  他闻声又暗骂了两句,才转过头来,咬牙道:「我该死的要怎么做?求他?」

  话说出口,他才发现,如果真的有必要,他真的会去求应龙。

  这认知让他脸色更加的难看。

  「那倒不必。」玄明嘴角微扬,道:「他欠了我和灵儿一些情。你只需要看在炎儿的份上,别和他闹僵就行了。」

  木屋的门开了,一个人走了出来。

  玄明开口提醒:「她醒了。」

  他旋过身,看著走出门的女人,一开始,他没察觉什么不对,然後他看清了她的模样。

  她没穿鞋,长长的发披散著。

  她脸色白得像鬼一样,像是没发现他们的存在,只是直直的朝湖畔走去,嘴里喃喃不知在念些什么。

  然後她突然跪了下来。

  下一刹那,当他发现她正在做什么,忍不住破口駡了一句,脸色苍白的冲了过去。

  ***

  「我不是神,我不想当神,我是人……是人……」

  喃喃重复著相同的话语,炎儿跪坐在湖边,额上满是鲜血,她一次又一次的用手去揠挖额中眉间的玉石,像是不会疼似的,弄得皮开肉绽。

  「你做什么?!」他斥喝著,冲过去抓住她的手,阻止她弄伤自己。

  「我不是神……不是……」她喃喃念著,看著他的眼空洞无神。

  他喉咙发紧,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瞪著她。

  「不是……」炎儿喃喃重复著,「我不是她……不是……」

  泪水从她眼眶滑落。

  突然之间,他了解她当年为什么没和轩辕氏一起走,醒悟到她有多么愧疚。

  沙漠,她一直留在沙漠,十年、百年、千年--

  老天,他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她被逼著杀了人,他却强迫她记起那些残酷的影像。

  「我不是她……」她的手染著血,无神的眼流著滚烫的泪,「不是……」

  她吐出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教他心如刀割。

  一股热气涌上眼眶,他将她拥入怀中,直到此刻,他才晓得,事情不是他说一句「算了」就可以解决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蚩尤>>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