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蚩尤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蚩尤  第12页    作者:黑洁明

  该死,她必须吃东西,她一定得吃些东西,就算用逼的,他也会叫她吞下去!

  ***

  「我不饿。」看著一桌满满的山珍野禽,她脸色苍白的说。

  「我没问你饿不饿。」他一脸冷的道:「我不想看到有人饿死在这里。」

  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吃不下。」

  「吃下去!」他眼角抽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开口命令。

  她一颤,垂首跪坐著,搁在裙上的小手紧握成拳。

  屋子里,一片沉寂。

  半晌,像是知道抗议无用,她终於拿起筷子,逼自己夹莱入口。

  可是她才试著咀嚼两口,一股汹涌澎湃的恶心感就涌了上来,她忍不住伸手捂嘴,但那感觉还是无法消去,她终於受不了的跳了起来,跑到外面吐。

  他脸色难看的咒骂了两句,火大的追了出去。

  「该死的,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她以手背掩著嘴,泪眼盈眶的瞪著他,气愤的道:「我忘记了,记得吗?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吐,我只晓得我只要一看到食物,就会看见一片焦黑的黄土,闻到一股恶心的烧焦味,它们散不去!就像那些梦一样,散不去--」

  他闻言脸上血色尽失,整个人僵在当场。

  「喔,对了,我错了,那不是梦,对不对?」泪水滑下双颊,她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那不是梦,是我的记忆,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我们是敌人,而且我愚蠢的爱上了你……」

  「够了!」他爆出一声低吼。

  「我为什么爱你,因为你爱我?不……」她像是没听到他愤怒的喝止,只是眼神狂乱地抚著额摇摇头,尝试抓住那混乱的画面,呻吟出声,「你恨我?对,你恨我。为什么?」

  「我说够了!」他突地抓住她双臂。

  双臂上的疼痛,终於唤回了她的神智,却没让她闭上嘴。

  「够了?」她知道他在暴怒的边缘,她知道她应该闭上嘴,但她却停不下来。「够了?这不是你要的吗?你要我记得,不是吗?」

  「现在我记得了,我记得你恨我。」她痛苦的看著他,颤声问:「为……什么?」

  因为你背叛我!

  他想吼出这句,想伤害她就像她当年伤害他一样,可最终却只能怒瞪著泪流满面的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因为我们是敌人吗?」她忽然说。

  他一僵,倏地放开了她,转身就走。

  天际打下一记响雷!

  「站住!」他的沉默教她气愤地追了上去,但他走得飞快,她追著跑没几步就跌倒在地。

  大雨倾盆而下。

  「你回答我啊!为什么恨我?」看著他离去的背影,她挫败的槌打著泥地,哭倒在雨中,「为什么啊……回答我……为什么……」

  ***

  倾盆的雨,来得急,去得也快。

  天上的云彩流转,不一会儿阳光便又露脸,洒落湖面。

  泪流干了,情绪发泄完了,她木然地看著一切,只觉得筋疲力尽。

  一双小小的脚,出现眼前,她抬首,看见魍魉。

  「你淋湿了。」他皱眉。

  她不想理他,迳自爬站了起来,蹒跚地朝屋里走去。

  「你为什么淋湿了?」魍魉跟在她身後,满脸疑惑的追问。

  「如果你没注意到,容我提醒你,刚刚正在下雨。」她停下脚步,著恼地回身看著他冷声说。

  「可是你是--」

  「我不是!」魃神情激动的打断他,「我是人,不是她,我没有奇怪的异能!你听到了没有?我不是她,不是你们以为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

  魍魉被她的火气吓了一跳,不由得闭上了嘴不敢再说。

  「我没有爱上他,我不爱他,不爱他!那些只是梦,不是我的记忆,不是、不是、不是!」她吼著气哭出来,愤慨地转身进了小屋。

  木屋的门被她甩得砰然作响,魍魉惊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心里却忍不住在想,不知道这女人晓不晓得,她刚刚最後说的语言,早就已经失传了。

  没好气的耸了耸肩,魍魉皱了皱鼻头,红红的大眼又瞄到她方才走过的泥泞湿地。

  太奇怪了。

  魍魉红红的大眼盯著泥地,长长的耳朵转呀转的。

  真的,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虽然说炎儿姑娘在发作的时候,对周遭的环境影响才会显现,但他明明记得就算是平常,她要是不小心弄湿了,也会干得很快啊。

  可是雨停了有好一阵子了耶,她却还是湿漉漉的,长长的发都还在滴水。

  不对,这真是太不对了。

  他双手抱胸,一脚在地上啪咑啪咑的拍打著,一下子看看泥地,一下子瞧瞧木屋。

  嗯,也许得找玄明问问才是。

  哽咽啜泣声从屋子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他闻声脸一垮,大耳朵瞬间垂了下来,眼睛鼻子眉毛全厌恶地挤在一块。

  天啊,不是也许,他一定要找玄明想想办法,要不然三天两头被这噪音干扰,他早晚会疯掉!

  第六章

  「起来。」

  听到他的声音,她微微震了一下,才将埋在膝头上的脸抬了起来。

  哭肿的眼,有些无法适应光线,她知道他手里拿著东西,却不晓得那是什么。

  「蜂蜜。」像是知道她的疑问,他主动回答。

  她一愣,有些怔仲地看著他手中的物品,然後认出那是陶碗。

  他蹲了下来,将碗凑到她嘴边,「我调了些水。」

  看著那碗蜂蜜水,她迟疑了好一会儿。

  「试试。」他说。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声音听来有些沙哑。

  那香甜的味道并未引发任何思心的感觉,所以她微微张嘴尝了一小口。

  温熟的蜜缓缓滑入喉中,暖了胃,也暖了心肺。

  见她能喝,他紧绷的心才稍稍放松,却又因看见她眼角滑下的泪,而莫名烦躁起来。

  「哭什么?」他伸手抹去她颊边眼角的泪,粗声粗气的问。

  她哽咽,摇了摇头,泪水却不断滑落。

  「想吐就别喝了!」错认了她的意思,他躁怒的将碗拿开。

  「不是……」她伸手拉住他,泪眼朦胧地哑声开口:「不是这样的。」

  「那你哭什么?」他恼怒地瞪著她,胸口有股莫名火在闷烧著。妈的,他又没逼她喝,这女人天杀的哭什麽?!

  她咬著下唇,又摇了摇头,泪水仍是如泉般泛涌,好半晌才一脸无辜、吞吞吐吐的哽咽说:「我……我不晓得……」

  不晓得?这什麽鬼答案!

  恼火地瞪著她,他忍不住开口咒骂:「该死的,有什么好哭的?别哭了!」

  她试著要止泪,不过却未见效果。

  他受不了的低咒两句,粗鲁的将陶碗放到桌上,长臂一伸就将她拉进怀里,一点也不温柔的粗声重复道:「别哭了!」

  她不晓得他这算不算得上是安慰,但他安稳的胸膛实在很受用,所以她没多做抗议,只是枕在他胸口将这些天积压的情绪全给发泄出来,於是乎,泪水至此一泄千里,有如滔滔长江一去不回头。

  她听到他恼怒地喃喃咒骂著,但他没松手,因此她也很放心的待在他怀中,直到喉咙哭哑了、没声了,那已是好几个时辰後了。

  天,不知何时黑了。

  月儿爬上枝头,圆圆的月,白如银盘,高悬著。

  看著那皎洁满月,她抬起小手轻触脸上未干的泪,忽然哑声轻问:「我以前……不会哭,对不对?」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蚩尤>>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