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蚩尤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蚩尤  第11页    作者:黑洁明

  他连衣服都没脱就直接抱著她走进温泉里。

  但即使如此,她身子温度仍低,一股汹涌狂暴的情绪涌上心头。

  不!他不会让她再陷入无止境的昏睡!他不会让她再进入那不生不死的状态!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她--

  ***

  「老大!炎儿不见了!」才刚策马回营,远远就见魍魉跑了过来。

  他整个人一震,尚在马背上就街动的俯身揪住魍魉的衣领,「你说什麽?」

  被揪得吊在半空的魍魉吓得脸色发白,慌张的道:「蘑蘑说她方才要叫炎儿吃饭,就发现她不见了!」

  他闻言松开手,翻身下了马,冲进营帐里。

  帐子里,一切如常。

  矮桌上仍摆放著她的骨梳、铜镜,虎皮上仍散落著她的玉簪。

  但,人不在。

  他瞪视著空无一人的营帐,黑色的瞳眸收缩著。

  一阵刀光迸裂,冷酷的语音在耳际响起。

  是我的,就永远是我的。

  金色的眼瞳,闪著冰冷的光芒。

  刀剑再度交击,那男人砍伤了他的手臂,他随即还以颜色。

  她不属於你,我会讨回我的女人!

  当时他只觉得愤怒,他不相信她是对方派来的,不相信她所说的是假的,不相信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的--

  但,人不在。

  她走了,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没有知会任何人,就这样走了!

  左臂的伤口隐隐渗出血水。

  她不属於你!

  他瞪视著她留下的东西,愤怒的咆哮出声。

  ***

  水气蒸腾。

  热烫的泉,烫红了肌肤,她的脉搏依旧微弱。

  她不属於你!

  应龙的声音像诅咒般的再度在脑海里响起。

  「不--」他愤怒低吼,在热烫的泉水里紧拥著她。

  「你欠我的!」他在她耳畔咆哮威胁,「听到没有?这是你欠我的,不准再离开我!

  你该死的不准再离开我!」

  然後,不知是他的威胁奏效,抑或是温泉总算起了效用,总之,她的体温和脉动终於逐渐恢复了正常。

  激动的心跳,随著她的状况稳定而和缓,他浑身紧绷的肌肉却依然无法放松下来。

  泉水哗啦哗啦的从山壁中涌出,白茫茫的水气笼罩著四周,像雾。

  只是雾是冷的,这水气却是温热的。

  他就这样静静拥著她,在温泉里,在水气中。

  一瞬间,世界像是被隔绝在外,那些记忆像是从未存在过,那些纷争像是从没发生过……

  她不是轩辕魃,不是炎儿,不是她。

  他也不是蚩尤,不是霍去病,不是他。

  在这儿的,只是一个男人拥著他的女人。

  如果一切就这样简单……

  痛苦的闭上了眼,他更加收紧了双臂。

  ***  好冷。

  为什么这么冷?  她在黑暗中瑟缩抖著,如风中落叶。

  依稀,彷佛在久远前,她也曾有相同感受。

  好冷……好寂寞……

  何时呢?  轻蹙眉头,她咬著下唇。

  黑暗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小盆的火。

  她渴盼地朝著光源走去,周遭亮了起来,她发现自己身在一座营帐中。

  帐中央是那盆火,火盆旁的虎皮上半跪著一名女子;女子背对著她,手持骨梳在梳头。

  谁?

  她好奇的想接近那女子,却无法靠近。

  突然间,营帐外起了些许骚动,不一会儿,马蹄声响起,并停在帐外。

  不知为何,心里涌起一阵期盼与激动。

  她和那名女子同时转头,帐帘被人掀开时,她看见那女子奔跑过她身边,冲入来人怀中。

  骨梳从手中掉落,衣裙飞扬空中。

  下一瞬,她发现自己人在来人怀中,刹那间,她晓得女子就是自己。

  她知晓她的孤独、知晓她的寂寞、知晓她对他的担忧,也晓得……她爱这个将她一个人抛下十数天的男人……

  她爱著这个男人!

  这乍现的认知震慑著她。

  他是她的敌人啊!她怎能爱他?

  她颤抖著,无法置信脑中的念头,但十数天来的分离,教她认清了自己的感情。虽然他是如此的骄傲、蛮横,但是在那刻意表现出来的恶行下,他却也有著故意不让人察觉的细腻和温柔。

  这十数天,她好怕他会受伤,好怕他会阵亡,好怕好怕从此再也见不到他……

  这恐怖的想法教她更加抱紧了他,怕是一松手,他又会失踪。

  似乎是没料到这么热情的欢迎,他愣了好久,半晌後,才温柔的环抱住她。

  可他的温柔,却教她好难过、好难过。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竟是敌人?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必须打这场战争?

  胸口好痛好痛,堆叠的情绪找不到出口,她红了眼眶,却没有流泪。

  一瞬间,她恨起自己和他的不同。

  像是了解她的沮丧和担忧,他突然哼起奇怪的小调。

  她愣了一下,心跳飞快。

  她晓得这首小调,那是南方人的情歌。

  她在他怀中迟疑的抬首,他嘴角噙著笑,一双黑眸直勾勾的看著她,一脸毫不掩饰的得意。

  她蓦然红了脸,挣扎著要推开他,他却收紧了双臂,将她牢牢锁在怀中。

  他的眼如子夜星辰般明亮,看得她心慌意乱的,只能红著脸垂下头。

  夜里,帐中的那盆火熄了,在他怀中的她却不觉得冷。

  那一夜,心中的孤寂莫名消逝无踪……

  ***

  朝阳升起,窗檐下的蛛网上,有著点点晶莹剔透反射著晨光的露珠。

  他因刺眼的朝阳而睁眼,才发现怀中的人醒了。

  她偎在他怀中,如同昨晚他抱著她从温泉回来时;因为衣湿了,所以他褪去两人的衣物,只在身上盖了厚厚的床被。

  她似乎未察觉床被下的赤裸,只是看著远方从山巅升起的金阳,神色怔忡。

  他没有动,维持著拥她入怀倚在床头的姿势,怕惊扰了她,也怕打碎这不堪轻触的平和。

  晨光斜洒进屋内,从地上,渐渐移至床榻上;桌上茶具的阴影随著光阴的流逝逐渐缩短。

  窗檐下的蛛网,渐渐干透,随风轻晃。

  天,很蓝。

  风,很温柔。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轻声开了口:「我作了一个梦。」

  他一僵,保持沉默。

  「我们是情人吗?」她问。

  他不语,但放在她腰上的手却不自觉紧握。

  「我们是敌人吗?」她又问。

  他依然无声,只是铁青著脸。

  她抬首,笔直的看著他,脸色死白,「那不是梦,对不对?」

  这一回,她不需要他回答也晓得答案是什么,所以她问完,就垂下了眼睫。

  心口……隐隐作痛……

  ***

  起风了。

  大风起兮,云飞扬。

  风扬起了她的发,衣裙在她脚踝处飘荡。

  她又站在湖边发呆了。

  远远的看著她,他胸口一阵紧缩。

  那天起,她没再开口发问,可他知道她想起了更多,她的脸色一天白过一天,她的身子一天比一天消瘦,她越来越像个幽魂。

  有时候,他几乎以为她会突然消失不见,就像那段在京城里的日子,他总是听到她的声音,感觉到她的存在,可是一回头,她却不在那里。

  那种不确定的感觉,教他惊恐。

  所以他常常搜寻她的存在,确定她是存在的,但是看著她越形消瘦苍白的身形,他却忍不住开始暗暗咒骂起来。

  天杀的,她实在太瘦了!

  看著那仿佛风一吹就要倒的身影,他紧抿著唇,不自觉握紧了拳。

  她的情况很不对劲,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身体时冷时热的,她动不动就昏迷过去,而且从两天前,她几乎没再吃过任何东西--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蚩尤  下一页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蚩尤>>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