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元柔 > 熊样毒神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熊样毒神医  下一页

熊样毒神医  第9页    作者:元柔

  “你……”凤甫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滚!”两步来到她面前,咆哮一声,他决定不要再客气了。

  痕苹儿捂着耳朵后退两步,他的大嗓门震得她耳朵嗡嗡叫,“不可以,你又想赖皮!”她就知道,不管怎样,打死她都不能走。

  “我赖皮?我赖皮什么?”凤甫愤怒地低下头,整张脸快贴上痕苹儿了。

  害怕的吞口口水,“你、你自己说,说要收我当徒弟的……我现在想留下来学医术,你又赖皮要赶我走。”她越说越觉得委屈,鼻子一酸,眼眶都红了。

  这画面,多像一个恶霸在欺压一个小姑娘,任谁看了才会这么认为,尤其一向将女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的风善扬,现在真的看不下去了。“喂,熊,你别太过分,话是你自个儿说的,人家姑娘也办到了,你现在不是赖皮是什么?”拿出干净的手帕,他不舍地替她擦去眼泪,“别哭,跟一头熊讲人话,本来就是有点困难。”

  凤甫全身的肌肉绷得死紧,一脚踹风善扬的屁股,“你说什么?!”这死家伙,嫌他不够烦吗?他的日子有一个风善扬就够了,再多一个力大无穷的笨女人……喔不,他绝对不要!

  “虽然你打我,但我还是要说句公道话,小姑娘现在是你的徒弟了,你当然要教她医术。”风善扬不畏恶势力,勇敢直言。

  “你——”

  恶狠狠的瞪向痕苹儿,凤甫还想说什么,但话都卡在喉咙出不来,因为痕苹儿已经哭得脸红脖子粗,满脸眼泪鼻涕,活像受虐的小媳妇,一瞧见他那么凶恶的目光,嘴巴一张,哭得更凶了。

  “哇呜……你赖皮啦……呜呜呜!你赖皮、赖皮赖皮啦……哇呜……”且嚎啕大哭来形容还真算保守了,她现在的模样,说有多凄惨,应有多凄惨。

  “小姐啊,别哭了。”莫言忍不住捂起耳朵。

  “哇呜……”痕苹儿越哭越伤心,转身趴在大门门板上,“他赖皮啦……呜呜……”边哭喊,小手还抡成拳头,连捶着门板。

  “不要——”

  凤甫慢了一步,才刚发出呐喊,门板已经让她敲出个洞来。

  痕苹儿听到他高喊“不要”,抽噎地转头看向他,小脚走了几步,决定换个地方哭,趴到刚才他写药单的桌子上,一样小手抡拳,用力哭。

  “砰!砰!砰!”小小的木桌哪承受得了她的蛮力,被轻敲个两三下,也垮了。

  凤甫顿时觉得有点晕眩,看来这次他是真的招惹到煞星了,眼看她站起身,又想换地方继续痛哭,连忙大吼,“住手!我答应你,教你医术。”话是他说的,他认了,只要这个女人不再破坏他亲手盖的房子就好。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抬起泪流满面的小脸,痕苹儿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看着被敲破一个大洞的门板,破损的桌子,凤甫的黑瞳对上她盈泪的大眼,“真的。”这么想当他徒弟是吧,那就不要怪他!

  风善扬忍着笑,果然一物克一物啊!这头熊最宝贝的就是这间亲手修葺的木屋,一下子被毁了两样东西,瞧他一脸心疼,真是太好笑了!

  “啊?小姐、这样不太好吧……”这下换莫言头大了,他原本以为凤甫不可能会答应的,没想到他居然认输了!

  用衣袖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痕苹儿的表情顿时变得欢喜愉悦,跟莫言的苦脸形成明显对比,“莫叔,你快把药单拿回去,我在山上等你的消息。”她娇憨的笑道。

  “小姐……”莫言重重叹口气,不会吧,小姐真的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喔,夫人啊,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当初她可没告诉他会变成这样啊……

  第4章(1)

  赶走所有人后,木屋里只剩下凤甫跟痕苹儿坐在椅子上,凤甫坐在她对面,中间地上还躺着木桌的残骸,两人相视无语。

  “你当真要留下来学医术?”凤甫再给她一次机会。

  痕苹儿非常认真地用力点头,“是的。”

  很好!凤甫微微一笑,“既然要留下来,咱们就要约法三章,第一,不得用蛮力破坏木屋里的任何物品;第二,我吩咐你做什么,你都不得有异议;第三,除了习医之外,你要负责生活中一切大小事,你,做得到吗?”

  只要有点脑袋的人,马上就能听出他提的条件有问题,而且非常不怀好意,但痕苹儿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

  “是,师父,我会努力的!”她想过了,与其要靠师父帮忙,不如就让她跟在师父身边两年,认真的学医,以后家里要是有人生病,或有人需要帮助,她就不用再跑这么远了。

  她想的是很完美啦,只可惜现实并非如此,凤甫是从五岁就开始习医,经过年复一年的历练之后,才在十六岁那年,治愈了当时得到怪病的三王妃,被三王爷赞誉为“少年神医”,期间他所花费的心血与时间,都不是常人所能了解的,她妄想在两、三年内就学会他的医术,只能说,事情没有呆子想的那么简单。

  她答应得如此爽快,凤甫还是有些不放心,拿着纸笔坐到另一张靠近茶几的椅子上,“我们打个契约,你叫什么名字?”为了避免日后她心有不甘,蓄意破坏他的心血,还是打个契约比较妥当。

  “痕苹儿。”

  正在低头认真写着契约内容的凤甫一听,身子一顿,抬头看想她,“很平?”浓眉轻锁,这是什么怪名字,有人姓“很”的吗?

  就知道他会有这样的反应,痕苹儿不满地扁嘴,“我姓痕,闺名苹儿,苹果的苹。”从小到大,她因为这个名字不知道被取笑过多少次了。

  笑意染上凤甫的黑眸,目光瞟向痕苹儿的胸前,这名字取得还真好,难得幽默地问道:“那你哥名字一定叫痕大。”原以为她应该会露出很尴尬的表情,结果不是,她反而小脸都涨红了。

  “你不要乱讲啦!痕大是我爹,我大哥叫痕政常!”痕苹儿气呼呼的反驳。

  凤甫一愣,随即大小出声,“哈哈哈……”很大?很正常?这是什么名字啊,这家人真宝,直到笑够了,他才喘着气,望着气红脸的痕苹儿,忍不住想知道,“你家该不会有人叫很欠打吧?”如果有人敢取这种名字,那他真的佩服。

  “咦,你怎么知道我娘的名字?”痕苹儿偏着头,傻愣愣的反问。

  “你娘叫很欠打?!”还真的有?!她娘出门敢说出自己的名字吗?难道不怕被众人围起来打吗?

  “嗯,我娘姓钱,单名一个妲字,冠上我爹的姓,就叫痕钱妲啊!”搔搔脸,她很老实的解说。

  凤甫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对她的不满,也在笑声中淡化不少,“跟我来。”虽然才相处没多久,但他很快就发现,她其实只是一个力气大,心思却非常单纯的丫头而已。

  痕苹儿看着他起身跨步离开,连忙迈开短短的双腿跟上去,“师父,不是要打契约吗?”怎么笑完就忘了,这样的人,医术真的很高明吗?

  回头瞄了一眼身后的小呆子,凤甫没有回答,只是带她走到内室,“这里有两间房,你就睡那一间吧,快去把东西放好,整理好后,到屋后找我。”交代完,便径自离开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熊样毒神医  下一页
第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元柔的作品<<熊样毒神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