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元柔 > 熊样毒神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熊样毒神医  下一页

熊样毒神医  第19页    作者:元柔

  女子总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劲,警戒地怒问道:“你笑什么?”凤甫没理会她,转而看向痕苹儿,“过来。”语气轻柔带点不舍,他瞧见她皓白的纤颈上多出几道触目惊心的青紫。

  凤大哥这么说也就是解禁了?痕苹儿安心的吁了口气,终于可以展现她的天赋。

  她一手抬起架在颈间的长剑,女子冷笑地看着她自不量力的动作,这丫头根本就不懂武艺,怎么可能摆脱她的掌控!

  想是这么想啦,但令她错愕的事情发生了——手中的长剑完全不听使唤,缓慢往外移动,惊人的力量从长剑传到她的手上。

  痕苹儿根本没出到什么力,纤纤秀指微微一顶,“啪”一声,长剑就这么断成两半。

  女子瞪凸了眼珠子,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断剑,“这、这是……”是她看错了吗?一点内力都没有的人,居然可以硬生生将长剑折断?!

  凤甫到时很镇定,因为看过太多次,他已经慢慢习惯了,甚至还觉得有些好笑。

  痕苹儿趁女子还没回过神来,举步冲向凤甫,女子愣了一下,抛下断剑追上去,痕苹儿一回头,随便挥出一拳。

  女子自然马上出拳与她对上,怎知突如其来的剧痛从手腕迸裂而出,身子也不受控制地往后飞跌,腾空了好一会儿,才撞上木墙摔倒在地。

  胸口气血翻腾,喉头一阵腥甜,张嘴吐出口血,“你……你怎么?!”右手就像废了一样,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这一拳,不光是吓到了那名女子,连凤甫都暗暗吃惊,一拳就把人给打飞出去,还吐血了,厉害、厉害!

  “凤大哥。”痕苹儿走到他身边,双眼饱含歉意,“我有控制了,大概只出了两成力。”要不是那个女人突然出手吓到她,她也不会……幸好看起来只是伤得稍微重一点。

  两成力?!女子心惊,她蹒跚的从地上爬起来,右手无力的垂着,嘴角挂着血丝,模样狼狈,“凤甫,原来你是扮猪吃老虎!今日你废了我的右手,我一定要你后悔!”怒不可遏地低吼,弯腰拾起凤甫先前丢给她的白色包巾,再怨恨的瞪了两人一眼,转身离去。

  “我不是故意的。”痕苹儿非常无辜,对方真是不懂,要是她没控制力量,只怕刚刚那一拳,伤的绝对不只是那只右手。

  凤甫了解的点点头,“我知道,你脖子上的青紫……”应该是江恨天的妻子弄的,只是两人怎么会碰面?

  “她掐的,凤大哥,我有听话,没在人前面展露力量。”虽然脖子疼得紧,痕苹儿还是很着急的想跟他表示她有乖乖听他的话。

  “傻瓜,我不让你在别人面前施展力气,是怕他们害怕,又惹得你伤心,但我没要你碰到危险不保护自己。”凤甫探手摸摸她的瘀伤,半是责备半是不舍。

  “嗯,下次知道了。”他说的话,像蜂蜜一样甜入心底,原来之前是她会错意了,痕苹儿露出满足的娇憨笑容。

  叹了口气,拿她没办法,“还有下次?进屋去吧,我帮你擦药。”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回屋子里去。自从这丫头来了之后,他的伤药用的还挺凶的,还好他的药好,没让她留下大大小小的疤。

  “嗯。”垂眸看着两人的手,虽然自己的手掌没握住他的,但看着他黑黝的大掌覆住她的小手,贝齿咬着下唇,脸上的神情复杂,有开心也有感动。

  要是他能一直牵着她的手都不放开,那该有多好?

  “凤大哥,江恨天是谁?为什么要来找你啊?”痕苹儿趁他替她上药的同时追问着她心底的疑问。

  凤甫看她一眼,在她的对面坐下,“你还记得,你曾问过我为什么要住这儿吗?”

  痕苹儿点点头,她当然记得,他那时候好像故意避开了这个话题,“嗯,可是善扬有告诉我为什么了。”昨天晚上吃饭时风善扬说来逗她笑的,她还很佩服他,将自己那么惨痛的经历当成笑话说。

  “善扬说的,只是我为什么来这座山的原因,几年前,除了善扬之外,我还出手救过另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江恨天。”

  “喔,那江恨天的妻子一直跟你要的解药,那又是什么东西?”

  凤甫喟叹,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

  救了风善扬的同一年,凤甫在山上又遇到一个受伤甚重,只剩半条命的男人,那男子身染一种奇特的毒,他基于想要多加研究,便出手救了他。

  凤甫起初并不知道江恨天是什么样的人物,后来才晓得这人外表看起来斯文,实则却是江湖上恶名昭彰的坏书生,不但利用俊美的外貌骗财骗色,更在把女人骗到手之后,再再将她们卖去青楼,好赚取大笔银两养他。

  凤甫等到他伤好得差不多时,就叫他离开,只是他趁凤甫不注意,在饭菜中下毒,想以此胁迫凤甫替他做事,因为他想利用凤甫的毒术来替他赚钱,凤甫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在饭菜中下毒,于是戳破他的计谋,将他赶了出去。

  被赶出去的江恨天并不放弃,既然没办法直接向凤甫下毒手他转而对洛水镇的镇民下手,只可惜他想得太过美好了,自以为拿着西域罕见的毒药就可以逼凤甫就范,他太看轻凤甫的能力,凤甫在短短三日内就配出了解药,为镇民解了毒,还将自己特制的毒还给江恨天,让他永远饱受毒害。

  只是江恨天下的毒,毒性过于猛烈,洛水镇上一些年迈的老者,还是等不到凤甫的解药,就已经毒发身亡了。

  凤甫深感懊悔,都怪他自己自视过高,才会惹来这些事端,还害镇民无辜受牵连而枉死,虽然那些镇民的亲人并不怪他,但他无法原谅自己,住在这个镇上,一半是看透了人性的邪恶,另一半也算是在赎罪,所以每年他总是会抽一些时间,帮镇民义诊。

  江恨天中毒之后,来求过凤甫好几次,殊不知他身上的毒,根本就无药可解,凤甫虽然答应替他调制解毒丸,却从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解毒丸每半个月要服用一次,是以每年江恨天就回来找他拿一次解毒丸,只是这药虽能抑制毒发时的痛苦,却也让江恨天身上的毒根深种,导致他的身体一年比一年还要虚弱痛苦,这就是凤甫给他的惩罚……

  真正令人恐惧的并不是死亡,而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江恨天现在,应该可以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了……

  “原来如此。”痕苹儿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了,难怪凤大哥对镇民都十分亲切,原来是有愧于心。“服下解药会加重毒性,那他今年已经严重到无法亲自来取药,不就代表……”她抬眸看向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凤甫点头,“毒性已经侵入他的骨髓,这次的药再服下几次之后,离毒发的日子就不远了。”

  这是他能为那些枉死的镇民,所讨回的一点公道。

  只不过他还有些话没有说出口,等江恨天毒发吐血之后,要是有人碰触到那些毒血,也会马上毒发身亡,他算准了江恨天的妻子一定会陪在他身旁,到时候也难逃一死,虽然这么做狠了一点,但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当年毒害镇民的时候,她也有一份,只是他还毒时,江恨天的妻子已经先逃了,他这么做只是替天行道,一次铲除两个祸根,洛水镇才不会因为他而枉死任何一个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熊样毒神医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元柔的作品<<熊样毒神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