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元柔 > 熊样毒神医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熊样毒神医  下一页

熊样毒神医  第12页    作者:元柔

  “对了,师父……”突地,痕苹儿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

  “什么事?”凤甫不耐烦地问。

  “饭菜放在外面的桌上,要记得吃喔!”说完,痕苹儿马上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厨房都烧个精光了,饭菜是打哪来的?

  凤甫想起回来时风善扬也在,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他下山买回来的,唉,可怜他被烧得半毁的厨房,头又是一阵抽痛,明天又要开始忙了。

  第5章(1)

  凤甫后悔了,他深深觉得那天晚上没把她丢出去,是他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浓眉下的眼睛微微发红,心痛的看着他一手打建的木屋,背上系着包袱,虽然时间还未到,后院那些药苗才刚植下去,但他不走不行了!

  “师父……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存心的。”站在他身边的痕苹儿,忏悔的抵着头。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破坏力真的那么厉害,跟师父住在山上短短几天而已,木屋却已经毁了一半。

  凤甫的脸抽搐了一下,恶狠狠地瞪着她这个罪魁祸首,“你不是存心的!?你不是存心的都这样了,要是存心的该怎么办?”忍不住咆哮低吼。

  也难怪他会这么生气,自从那天她烧了厨房之后,这间木屋就以飞快的速度毁损中,让她去擦拭桌椅,她把椅子把手也给擦了下来,叫她去整理药圃,药草全让她当成杂草给拔光了。

  更惨的是,她根本就是天生迷糊再加少根筋,明明知道自己力气过人,却总是不经意地拍打木屋,弄得木屋的外墙被她打得东一个洞、西一个洞,他们要再不下山,只怕这间木屋真的会变成废墟。

  “师父……”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见状,凤甫仰天长叹,天知道,他该死的一点也不是因为她那副小可怜的模样而心软,而是怕两个人万一打起来,他会是被活生生打死的那个!

  “算了。”有气无力地摇摇头,他认命了。

  拎起地上的药箱跟杂物,再看他心爱的木屋最后一眼,便垂头丧气下山去,痕苹儿肩膀上扛着一个最大的木箱,乖巧地跟在他身后。

  两人一路静默,各怀心事走着山路,没多久,痕苹儿终于受不了了。“师父,我们现在要去哪?”这是下山的路,难不成师父打算出诊?不对啊,出诊也不用把所以家当都带在身上吧?

  凤甫无力地回头瞥了她一眼,“去山下住。”

  “师父在山下也有房子?那干嘛要住山上?”

  “你管我。”要解释给她听太复杂了,他懒得浪费口水。

  “喔。”不满的嘟起小嘴。师父真凶,她都已经道歉了还这样,不过……

  长如扇的睫搧了搧,偷窥着走在前方的人,红嫩嫩的小嘴马上弯起,师父虽然都摆着张臭脸骂她,但不论再怎么凶,就是从没对她动手过。

  师父啊,就像只光会虚张声势吼叫的大熊,想到这,痕苹儿暗自窃笑着,心头莫名觉得甜蜜。

  “你在干嘛?快点跟上。”走在前头的凤甫没听身后的脚步声,一回头,就看到这丫头落后好几步远,呆站着傻笑,他立刻拧起眉折回她面前。

  “师父。”甜甜的嗓音轻唤。

  凤甫愣了下。正午的阳光照在她的小脸上,让她整张脸都闪闪发亮,眼角眉梢都是甜蜜的笑意,一时间,他竟觉得这样的她很美,令人怦然心动。

  痕苹儿没主意到他注视的眸光有多热切,至瞧见他颊边流下的汗水,连忙掏出怀里的绣帕,上前一步伸手为她擦拭,完全没擦觉自己这样的动作有多暧昧,“师父拿太多东西了,苹儿再帮你拿个药箱吧。”虽然她身上扛的是最大最重的木箱,不过也只有这个而已,可是师傅身上却背了好几个药箱跟包袱,加起来,应该比她身上的木箱还要重上许多。

  凤甫的眸中突然闪过一抹奇异的精光,他不着痕迹的偏过头去,避开她的手,“不用,快走吧。”

  心底似乎有个东西正在蠢蠢欲动,但他拒绝理会,有些慌张的迈步向前,深吸口气,试图驱逐心头的骚动,痕苹儿乖巧地跟在他身后,身上淡淡的馨香飘入他的鼻里,就像第一次见到她时闻到的味道,甜甜的,像是苹果的香味。

  两人又再次陷入沉默,不过这次换凤甫心绪有些浮躁,故意缓下脚步,等她走到他身边,随口问道:“你力大无穷的事,很多人知道吗?”自她展现出她的力拔山河的惊人能力后,他就开始提炼,希望能找出适合的药物,控制或消除她身上的怪力,只不过目前都还在试药中。

  “嗯,其实本来除了爹娘跟大哥之外,没有人知道的……”说到这,痕苹儿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一次,我跟娘去礼佛时,正好碰上地牛翻身,佛堂上的大佛掉了下来,直冲着我娘去,我就伸手把大佛接住,那时候佛堂里所有人都被我吓傻了。”当时所有人就好像被什么法术给定住似的,呆愣在原地,惊愕的看着她。

  “后来呢?”

  听到他这么问,痕苹儿更是无奈,“后来,当然是传遍了整个洛阳城,未婚夫也退婚了,爹娘每天都在为我烦恼。”

  凤甫静静的听着,默不作声。

  “其实这样也好。”痕苹儿对他扯开微笑,“以前瞒着大家,我老是担心会不小心露出马脚,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我反而松了一口气,虽然走在路上还是会被指指点点的……自我懂事以来,娘就常常要我控制自己,三岁以后,我就再也没牵过娘的手了,因为娘怕我不懂得使力,会将她的手骨给捏碎……”

  她越说越气虚,突然想起,自从她有怪力之事曝光后,洛阳城里有许多人都暗地里骂她是妖怪,而府里的丫鬟更是视她如蛇蝎,完全不敢靠近她。

  凤甫没想过她可爱的小脸蛋上,也会出现这种落寞、伤心的神情,话语里净是酸涩,像针一样扎进了他的心坎里。

  “够了,别说了!”突然一把无名火在他腹中熊熊燃烧。

  这个笨蛋,她的家人根本就不要她了,才会把她丢来这里,任由她自生自灭,难怪她上山这么多天,却没见过她家人来找她。

  “师父,你生气啦?”痕苹儿不懂他怎么听着听着就发脾气了。

  僵着脸,凤甫何止生气,而是非常生气,只不过绝大部分他是气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这个笨蛋而生气,心底甚至为她感到不舍。

  “没有。”不舍个屁!

  “没有就好,师父、师父,有个师父真好。”痕苹儿娇憨的笑了笑。

  “为什么?”明明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再理她,却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心里除气愤外,还多了一点点的……怜惜。

  “因为说梦话都可以跟你说啊,虽然你会凶我,但比起那些躲着我的人,师父的吼声,还让我觉得比较高兴呢!”倾诉之中,似乎有着淡淡的伤心。

  定定的看她一眼,“嗯。”这丫头,真是傻得可以。

  小嘴张了张,贝齿咬着粉唇,犹豫了很久,她才开口问道:“师父……你会不会觉得苹儿是怪物……”一想到他也有可能是这么看待她的,她的心就不自觉揪痛,甚至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将那张小脸上的难过表情尽收眼底,凤甫黑眸中闪过一道杀气,“是谁这么说你的?”依她单纯的性子,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么伤人的形容。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熊样毒神医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元柔的作品<<熊样毒神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