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凌若耶 > 朕的刁蛮老婆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朕的刁蛮老婆  下一页

朕的刁蛮老婆  第27页    作者:凌若耶

  “皇上请息怒……”小德子急忙将地上的奏折一一捡起来,他小心翼翼将奏折放到桌案前,“皇上请注意自己的龙体,近些日子天气渐渐转凉,听说冷宫之中的保暖设施一向不太好……”

  话刚说到这里,西门烈风便霍地站起高大的身子步下宝座,小德子微微一笑,紧跟在对方的身后,当二人抵达到冷宫之时,正在端水的秋月吓得急忙伏跪在地。

  “皇……皇上……”

  西门烈风没有理会她的紧张,直接踏进室内,这里果然空旷得让人心惊,屋内的温度和屋外的温度几乎可以并驾齐驱,室内,披散着一头乌黑秀发的慕锦锦抱着膝坐在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窗外,对于他的到来,似乎显得有些无动于衷。

  “皇上驾到——”小德子高喊一声,试图引起对方的侧目,可是抱着膝靠坐在窗子旁的慕锦锦连头都懒得回一下。

  见状,一种被忽视的怒气从西门烈风的心底产生,他崩着俊脸走到桌子前坐在椅子上,“朕来了,你为什么不下跪迎接?”

  懒懒地掀了掀眼皮,慕锦锦抽空看了已经恢复往日神采的西门烈风一眼,“跪你,我能得到什么?”

  冷漠的质问,令西门烈风眉头紧锁了起来,“无论如何,朕是一国之君,你对朕不敬,就是在挑战朕的权利,无视于朕的威信,慕锦锦,虽然你现在仍旧贵为皇后,可是,别忘了你此刻的立场是朕的阶下囚,身为囚犯,你是没有资格同朕倔强的。”

  “很动听的一番说词呢。”仍旧抱着膝盖的慕锦锦微微挑起漂亮的唇瓣,“姑奶奶我自出娘胎以来,就没跪过任何人,你西门烈风算什么狗屁东西值得我为你屈膝,一国之君又怎么样?皇帝又怎么样?在我眼里,你无非就是一个听信小人谗言的昏君,一个连最起码判断能力都没有的乌龟王八蛋,想要让我跪你,好啊,等你不幸死掉的话,我可许会去你的灵前挤出几滴眼泪,来慰藉你在泉下可以得到一点好报。”

  “啪!”

  西门烈风被这番讽刺味极强的话气得拍案而起,“慕锦锦,你可知道因为你的这番话,朕可以立刻将你送去武门斩首。”

  “你可以现在就宰了我!”她不驯的扬着下巴,“我慕锦锦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死!”

  被她倔强的样子气得半死的西门烈风狠狠地捏着拳头,“如果你现在给朕磕头认错,朕可以对你既往不咎。”该死!他就不信这个女人会倔到什么时候。

  慕锦锦嘲弄的扬起唇瓣,别过脸,她只当他是一个快要疯狂的小丑。

  惨遭被忽略的西门烈风双眼一敛,“好!你倔!今天我就要让你尝尝倔强的下场所让你付出的代价,小德子,马上替朕拟旨,皇上慕锦锦以下犯下,试图谋害朕于死地,废皇后,十日之后,将她推至武门斩首示众。”

  “皇上……”小德子吓得脸色苍白,他急忙跪地叩首道:“请皇上三思而行。”

  西门烈风看着慕锦锦,她似乎对于这样的命令显得有些满不在乎,小脸依旧望着窗外,并没有因为他的命令而露出半丝满或不满的情绪。

  “皇后……”小德子又将面孔转向慕锦锦,“您快向皇上求情,其实皇上只是一时之气……”

  “如果活着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昏君的话,我倒宁愿做一只死了的鬼。”

  “哼!你果然让朕对你失望透顶!”看到她这样,西门烈风气得抚袖离去,小德子左看看、右看看,随即无奈的尾随他主子离开冷宫。

  一边跪在地上被吓个半死的秋月颤微微的站起身,“小……小姐……皇……皇上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他要将小姐你……斩……斩了?”

  “如果这样的结果会让他更满意一些,我成全他!”

  滚烫的泪,淆然滑至腮边,她却死忍着不肯让自己哭出声,心已经碎成一片一片,死亡若是可以将她带离这片痛苦的深渊中,她宁愿不再停留在这个空间里继续去忍受这种情感的煎熬。

  第十六章  悲天悯人

  西门烈风在一气之下,下旨将皇后慕锦锦在十日后斩首示众,这则消息在顷刻间传得皇城上下人尽皆知,众老百姓很奇怪,为什么前段时间还同街游行的皇帝与皇后,会在不久的今天闹得夫妻感情破裂,甚至到了要斩首的可怕地步。

  看来皇宫果然是一个是非之地,好进而不好出,老百姓震惊的同时,也深深为那个年轻的皇后而掬一把同情的泪,必竟这位新皇后刚刚上任不久,朝中便传出她一次又一次的将恩惠降临在百姓头上,先是引进法兰克帝国的新技术,接着她又协助皇上将大笔款项捐助给那些受难的灾区。

  皇上仁德,皇后更加体恤爱民,这怎么能不受到百姓的尊祟?

  民间因为皇上要斩皇后而大乱不止,皇宫内更是闹得沸沸扬扬,西门烈风万万没想到,他会在冲动之余下达这种已经收不回来的命令,现在朝中上下都在看着他做事,那帮老臣巴不得慕锦锦会有此下场。

  回想起自从锦锦进宫以来,次次都在朝中明里暗里的帮他,可是现在他却因为自己的一时任性……

  隶山县的众多官员齐齐上奏,希望皇上收回成命,并且还将百姓联名挽救皇后性命的血书呈到案前,看着慕锦锦深得民心的样子,西门烈风的头都快要痛死了,可是如今仍旧被关在冷宫之中的那个倔强的女人,哪怕是一句对不起或是我错了之类的话都没有派人同他讲过,要他以何种理由收回成命?

  连续三天,他都没有上早朝,脑子里拼命地想着各种可以后悔的理由,看着斩首的日期越来越近,那个见鬼的女人居然还不快快出现向他讨饶。

  坐在养心殿内不停的走来走去的西门烈风真希望时间可以后退,就在他急得快要六神无主的时候,小德子从殿外跑进来,“皇上,门外有一个自称自己叫冬雪的宫女想求见皇上……”

  “不见!”他现在都快急得火烧眉毛了,哪有时间去见什么见鬼的宫女。

  “可是皇上,那个冬雪声称这件事非同小可,如若耽误了,她就以死谢罪!”

  西门烈风不奈烦的挥了挥手,“宣!”

  没多久,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小审娥慌慌张张的从殿外进来,她扑通一声伏跪在地,“皇上,奴婢该死,奴婢为了自己的性命,居然要害得皇后娘娘惨遭被斩首,奴婢自知罪孽深重,奴婢……”

  “啪!”坐在椅子上的西门烈风不奈烦的拍了一记桌子,“废话少说,你到底要对朕说些什么?”

  伏跪在地的小宫女抬起一张泪意朦胧的小脸,“奴婢名叫冬雪,是月贵妃身边的一个宫娥,因为月贵妃平日里对我们这些下人很残忍,有一次月贵妃的一只珠钗不见了,所以就怀疑是奴婢所为,在她险些将奴婢活活打死的时候,皇后娘娘救了奴婢的性命,从那时起,月贵妃便想尽一切办法要加害于皇后娘娘……”

  听到这里,西门烈风的眉头不禁紧敛了起来,“说下去!”

  冬雪一边哭,一边继续说:“前些日子,皇上因操劳国事而染上了风寒,宫中的一个御医将这件事告诉给了月贵妃,月贵妃便收买了皇上寝宫的几个太监,将皇后给皇上吃药时所喝的水内下了剧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据说不会要人性命,但是在喝入口中后的一个时辰内,药性爆发,可以致人于昏迷状态,皇后娘娘给您吃的药并没有事,主要原因是那些吃药的水……”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朕的刁蛮老婆  下一页
第2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凌若耶的作品<<朕的刁蛮老婆>>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