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童遥 > 玉面修罗恋逆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4页    作者:童遥

  这一巴掌打得慕容妍眼冒金星,嫩颊瞬间红肿,却不开口讨饶,只是紧紧咬唇,任由刺目的鲜红自唇心流淌至秀气的下颔,看向严炽书的瞳眸中,燃着悲愤的恨火。

  她恨!恨这个男人见死不救、恨他将她当成礼来交换、恨他让她的命被掐在乌图手上。

  坐回王座,乌图睥睨地看向严炽书,「既然凌王这么有诚意,那么本汗也就礼尚往来,同意你休兵半年的条件。」说是这么说,但等得到慕容妍这小贱婢后,他要反悔不认,这凌王又能拿他怎么样。

  「那就谢谢汗王了,告辞。」如愿得到结果,严炽书朝乌图一拱手,又看了慕容妍一眼后便转身离去。

  待严炽书离开后,乌图便延着淫笑开口,「贱蹄子,你以为逃到中原就能得救了吗?」

  手脚均被绑缚,慕容妍顶着张被掴肿的脸蛋,一声不吭地死死咬唇,低敛的眉目间却有着不服输的倨傲。

  看着慕容妍不甘屈服的神情,乌图猛地起身上前,掐抬起她的下颔,「够倔,本汗就让你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下场。」

  清澈的目光毫不抗拒地与乌图对视,对于即将面对的命运,慕容妍不是无惧,而是在这一刻,骨子里那份倔气让她不愿低头。

  不!她不服!她不信她扭转不了自个儿的命!

  即将遭受屈辱的这当下,力求活路的慕容妍蓦然想起两个多月前初到西塞关的遭遇以及前日遭擒的情况。

  怨天尤人的情绪与不甘认命的执拗让她有了绝地求生的念头──就算要死,她也要拉着那男人一起陪葬!

  就在乌图欲撕裂她的衣襟时,女子清然昂首,淡定开口:「汗王碰我只是一时欢快,如果我咬舌自尽成了冰冷尸体,您也贪不得尽兴,不是吗?」

  「你这是在威胁本汗吗?」拧眉一喝,乌图朝旁使了个眼色,侍从立即上前,准备扳开慕容妍的嘴,制止她咬舌。

  「汗王请放心,在我把话说完前我绝不会自尽的。」侧首避开想扳嘴的粗手,女子神色仍旧自若,甚至大无畏地迎向乌图的视线,「我没想也没胆威胁汗王您,我只想与您谈桩合作。」

  「就凭你这小贱婢,能有什么本事值得本汗与你合作?」

  「汗王虽同意休兵半年,可中原这块肥肉汗王迟早是要叼进嘴里大快朵颐的,对吧?」

  慕容妍的话让乌图挑眉,能在诸多反对声浪中坐上汗王大位的他多少也是有点脑袋的,再加上她那副胸有成竹,势在必得的神情让他不由得想听听她所谓的合作。「那又怎么样?」

  「方才来同汗王谈休兵的居南关凌王,其实是被废的太子。」看乌图似被勾着了兴趣般的挑眉,慕容妍接着又说:「我被他擒捉时,曾听到他与将士提及复仇上位之事。」

  闻言,乌图大感意外,难怪凌王会有那股浑然天成的王者气势,原来是被打落边关的太子。

  「倘若汗王能大发慈悲的暂且饶我一命,我愿以献女身分进入中原皇宫,帮您杀了那可能为帝的凌王。」

  旋身坐回王座,乌图虎目微眯,捻着落腮胡,暗暗思忖。

  身为一个被贬为边关王爷的太子,能有领百人奇兵击退胡兵的实力,与单枪匹马来与他谈休兵的胆识,单凭一己之力便阻止他东胡大举进兵西塞关,依这般厉害的手段看来,倒是极有可能问鼎中原,成为龙炽皇朝的新帝。

  再者,方才他甩这小贱婢一巴掌时,可是清楚看到凌王眼中瞬闪即过的内疚,愧疚与怜悯本不该存于谋反之人的心,或许这小贱婢未来真能成为凌王的弱点,更何况他手上还有小贱婢的双亲当人质,不怕她不听令行事。

  不过是短暂休兵,只要他扩大举兵依然可以攻进西塞关,就算攻不破,等凌王成了新帝,再使出小贱婢这枚杀棋,中原迟早也会成为东胡的囊中物。

  能不着痕迹的杀了老汗王,取代大世子夺得汗王大位,同时将西塞关逼至危境的乌图,也不是个不擅隐忍,有勇无谋之人,几瞬的思忖之后,便将原先准备反悔的念头给打消了。

  「好,本汗就暂时饶你一命,但你可别忘了,你双亲的命可是掐在本汗手上。」

  离开了东胡,蒙着头脸驾马的严炽书,向来沉稳的心思显得有些躁动,抓着缰绳的手劲不停加重,迎着强风在滚滚黄沙中策马狂奔。

  直到进了西塞关防线,他才在一处倚着湖的丘陵上勒停了马。心口处的疼痛让他扯开衣襟,看着胸前那道才刚好的伤疤上新添的红色牙印,忍不住微微蹙眉。

  那小女子的牙可真够利了,这到东胡的路途要再远上个半天,恐怕他胸前不是添了圈牙印,而是会少块肉吧。

  原本是因为不想伤她,所以他才没绑着她,但从他将她扛上马,牢牢困在身前时,她便无所不用其极地扭着身想挣脱,逼得他只得点了她的穴道,好制止她的躁动,谁知动弹不得的她居然张嘴朝他胸口咬,而且还像甲鱼那般咬住了便不肯放。

  也不知为什么,他莫名地纵容着她无用的反抗,也许是因为伴随着痛而濡湿他大半襟口的泪吧。

  要说心疼吗?除了平曦外,这世上还没谁能让他有过这等心绪。

  那是舍不得吗?那就更不可能了,连从小形影不离的亲妹他都舍得下了,这个才见过两次面,根本称不上认识的女子,他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硬要说的话,或许是有趣吧。

  看着他手劲一使便能拧断颈的娇弱女子,那种明知无力回天却仍勇于反抗的意志,让他觉得有趣,甚至欣赏起她的勇气。

  常人总言命不由人,可他却从来只相信人定胜天,命是可以自己去争来的。

  对于冤死的母妃,他曾经有过那么一丝丝恨,恨她从不试图反抗,恨她总是默默忍受,直到临死前都还说着:一入宫门深似海,这一切都是她的命。

  如果当年母妃能够有此女这般的勇气去顽强抵抗,是不是今日一切便会不同?就算真逃不过迟早要死的命,至少曾试图抵御过,临死起码能少点冤怨,多点与命运对抗过的倨傲骨气。

  也许就是这么一个念头,所以他放任她困兽般的撒野,任由她将他带伤的胸膛咬到出血,直到进东胡皇銮的前一刻才绑缚她。

  他没想过将她送回东胡后,她会遭受什么样的对待,甚或有什么下场,但估计绝对不会是好的。所以他由得她咬,纵容她宣泄着不甘与怒气。

  然而,就算如此,严炽书仍没后悔过将她送回东胡的决定,他不会心疼更没有不舍;为了成就大业,在这当口牺牲一个女子,换来东胡短暂休兵以及西塞关的靠拢,对他来说比什么都值得。

  第2章(1)

  龙炽皇朝瑞龙二十四年秋

  随着废太子严炽书前往居南关的前太子妃,也就是凌王妃任婉容,因身虚体弱,不堪水土不服,卒于瑞龙二十四年春。

  居南关,名副其实的位于中原版图的南方边陲,虽是土厚民淳的毓秀之地,可节气一过寒露仍是吹起阵阵刮人的秋风。

  方才阅完鹰传回的密讯,严炽书负手静伫的身影在城墙上傲然挺立,狭长的凤眼深邃中带着锐利,坚定地远眺着前方。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童遥的作品<<玉面修罗恋逆妃>>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