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童遥 > 玉面修罗恋逆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18页    作者:童遥

  「要不是她心细手巧又善解人意,我才懒得调戏她呢。」说完,格图大剌剌地端起杯牛饮,随即又开口,「我的嗓和脑可都是在她的照料下日渐恢复的,你可别真的对她怎么样。」

  早就知道格图对子女有意的严炽书唇角微勾,淡淡说道:「放心吧,冲着你这份心仪,朕不会动她的。倒是你,在朕这宫阁里过得逍遥自在,都忘了自个儿该坐的位是在哪了吗?」

  「我都还没问你到底想把我软囚到何时,你倒好意思先提呀!」嗤笑地啐了声,格图正了正神色再道:「难得你移尊大驾的到我这来,怎么,炽影卫救人之事败了?」

  见严炽书默不吭声,眉目低敛的斟了杯茶,格图便知道自己猜对了。「早跟你说过,那祭坛石城是倚山凿建,易入难出的地方,现又让乌图当成了石牢,要从那救出人极有难度,你就不信,这不又折兵了吗?」

  「是朕小看了乌图囚人的打算了。」

  听到严炽书这话,格圈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最好这人有道么谦虚!

  虽然嘴里说着自己是被软囚的质子,可在多年前被严炽书救下的格图其实比谁都明白彼此间为了将来两国交好的互利关系,「那你现在怎么打算?」

  「坦白说,朕也失了头绪,所以才来找你商讨。」

  恢复记忆已年余的格图闻言,也不免一阵默然。遭受亲弟迫害的他当然也渴望反击,取回应得的汗王大位,可看着严炽书一步一脚印地走了多年才夺回皇位,他自然也清楚这事急不得,更别说这么些年来,在乌图的只手遮天下,挺他的人马早就被灭得所剩无几。真要扳倒乌图,也只能倚赖龙炽皇朝的大军援手。

  但太平未久,严炽书又是有几分把握做几分事的谨慎性子,再加上东胡近来与北匈交好,没有八九分胜算,他是决计不会轻率出手的。

  「说实话,你执意救出小妍双亲这事我也帮不上手。要你出借兵马,以我为首攻回东胡你也觉胜算不足,那也只能两手一摊,再耗等着了。」「你那贼弟,当真没什么软肋弱处吗?」

  「女色吧。」才应完,格图脑子一转,连忙又开口道:「对了,乌图前些时候不是派人递来和亲帖吗?你不如将计就计地应了,在他乐于婚典之际,出其不意的兴兵攻打,然后再趁起战混乱时进石牢救人。」

  「不可能!」平曦成痴已是胸口抹不平的痛,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再牺牲这唯一的至亲。

  「那就别执意要救人了,就按原定计划稳健行事,精实壮盛军容,等个几年再兴兵反攻就好了。」虽然不,知道长公主成痴的前因后果,但看严炽书脸上的坚决,格图也知道自己这是提了个蠢意见,不由得双手一摊,白目回道。

  脸色一黑,严炽书几乎咬牙地低低狺语,「你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本该是汗王!」

  「当然记得,可我就被你软囚在这,你不出手我是能拿什么争回汗王之位?」不过是带点嘲弄的讥语回应,没想到竟让他揪着了严炽书禁不得激的尾巴,这倒有点意思了。

  「不要以为朕不敢将你逐出中原。」

  「你就是把我捆了送回乌图手上,我也相信你敢。可针对眼下让你感到心碍的事,我提的建议难道不对吗?」

  闻言,严炽书冷冽的眸心闪过一丝难堪,格图说的一点都没错,要嘛放弃心中坚持,要嘛放手一搏的兵戎相见。可心中那份意欲弥补的想望让他难以断然弃之,而一国之尊的思维又容不得他骤然出兵。

  「如果换成是你,医女与汗王之位只能择一,你做何选择?」

  格图咧嘴一笑,「我不择,因为我会倾尽全力,鱼与熊掌俱得。」光听严炽书这样譬喻的反问,就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在与自己过不去,「也许你认为帮小妍救出双亲能弭平她对你的恨,可就算没了恨,她也不见得就会爱上你。你又何必在这当下执着纠结呢?」

  心思被看得透彻,严炽书心下极为恼羞,却只是沉着脸色,不发一语地转身离去。

  一个执着取命自救,一个执意出手相助,这对冤家还真是有趣……

  看着严炽书离去的背影,格图不由得低低窃笑,殊不知接下来的一整个月,他都会见不着自个儿喜爱的小医女,只因为人称玉面修罗的炽皇在踏出宫阁后的一声低令。

  自从上回与她对饮过龙生子后,接连数月都没再蒙受召见的慕容研难得落得轻闲,更因为沾了平曦的光,而有机会出宫一游。

  不同于东胡的游牧习性,皇城百姓人人安居乐业的景象让慕容妍开了眼界,熙来攘往的巷道上各式摊贩更让她感到兴奋。

  然而在胡人侍女刻意引领下,与玄殷及平曦一行人走散的慕容妍却在死巷内收到了让她心神俱慌、伤心惨目的密讯。

  颤抖的掌心上摊着纹有代表祭司身分印记的人皮,慕容妍隐忍泪水地咬着唇心,粉嫩的唇瓣都咬绽出裂口,汨汩流出的嫣红将樱唇染成了刺目艳红。

  耳际回响着汗王密使带来的口信:「这回仅是刨皮,下回可就直接见尸了。」浑身抖颤的慕容妍在心舞之余更深感自责,要不是她不够本事,迟迟杀不了严炽书,养父何须遭受胸口被刨下大片肤肉的痛。

  无声垂泪,彻夜未眠的慕容妍不食不语的过了整整一日,终于在日入之时下定决心,开口要宫女帮她梳妆打扮。

  同时,浸浴玉池内的严炽书才听完他派在慕容妍身边隐护的炽影卫回报,正郁郁思忖。

  格图刻意相激的话虽是刺耳,却也在心头提点了几分,彷佛想证明自己仍是那个从不对六宫粉黛上心的冷情帝王,这数月来他刻意不召见慕容妍,就连每逢两日便在咸乐殿赏舞的雅兴也给罢了。

  见到养父被刨下的虏皮,当是哭得凄惨,她倒是闷声隐忍,想来乌图这般胁逼又将她暂时敛下的杀意给激出来了。倘若他让她得手一次,会否让乌图有所松懈,让她稍稍消解心头恨意呢?

  不对。乌图心一松懈,定会联合北匈进攻中原,那对仍处于养精蓄锐的龙炽皇朝来说定是不利的。再则,诚如格图所言,不恨了也不见得就会爱上,她的恨意与他的愧疚又有何意呢。

  掬水泼脸,严炽书试图抚平心下焦躁、挥去脑中扰人心烦的俪影,然而在二更鼓声乍响之际,从殿门匆促踅回的圆子却弯身低禀:「皇上,妍妃在殿外求见。」

  虽是猜得到她定会铤而走险的下手,但严炽书没想到她会在主动求见。

  「让她进来。」起身让内侍拭身,严炽书在吐出不必捜身之语后,便忍不住在心底耻笑自己。不是才想着就当她是普通嫔妃,怎么一听到她甘冒大不讳的上帝王寝殿求见,仍是禁不住地给了另眼相待的偏私呢?

  第6章(1)

  仅着一袭轻薄纱裳的慕容妍独立在昂龙殿外,纤瘦的身躯止不住地微微抖颤,为的却不是透着秋凉的夜风,而是对将要面对的状况难以想象的害怕。

  虽然从那些被召寝过的嫔妾美人那得知严炽书有所性好,侍寝时一律只让她们以手口或胸乳伺候,无须躺在帝王身下承欢,可对从未有过经验的她来说还有些抗拒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童遥的作品<<玉面修罗恋逆妃>>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