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童遥 > 玉面修罗恋逆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16页    作者:童遥

  一开始就打着灌醉慕容妍,款试会否让她酒后吐真言的严炽书一听到她自个儿起头,便顺水推舟的接着开口,「你爹娘怎么了吗?」

  彷佛带着几分关怀的问句让慕容妍脸蛋一垮,几近哽咽的开口,「我阿爹阿娘啊……被汗王囚押在东胡……」

  「嘘,别哭。」见她眼圈泛红,晶莹的泪珠几欲夺眶,严炽书连忙出声低哄,安抚地拍着她的纤肩,「所以是汗王胁你爹娘,逼你来到中原的,是吗?」

  许是肩上轻拍的力道太让人安心,又或是醉意迷乱了思绪,慕容妍吸了吸鼻子,抑下心头的酸楚,低低开口,「不,是我自己说要来的。」

  「为什么?」将自己饮过的酒盏抵至慕容妍唇边,对于她不是被迫,而是主动成为献女这点,严炽书感到有些意外。

  「这龙生子果真好酒,真让人欲罢不能。」酒液滑过喉头,醉意更盛的慕容研忍不住笑了,笑得酣然又傻气。

  「又哭又笑,也不怕人笑话。」忍俊不住地朝她颊上轻拧了下,严炽书曲指拭着由她唇际滑至下颔的酒液,提醒似地开口,「你还没说自己主动成为献女的原因呢。」

  「因为我要复仇!我要杀了那男人!」虽然浑身无骨似地软瘫在严炽书腿上,可慕容妍的语气却坚定无比,连声调都不自禁地扬高了些。

  「为什么?那男人又是谁?」虽然猜得出她口中的男人指的便是自己,对她想复仇的想法也臆测得到几分,可严炽书还是想听她亲口说。

  「你怎么那么多的为什么!」鼻心一皱,慕容妍有些恼的娇嚷了声,头一撇便往那泛着热度的结实腹部钻蹭,「不答了不答了,唔……头好疼。」

  「好好好,朕不问就是了,你别再乱动了。」饶是向来沉稳自持,但被慕容妍这娇嗔的一钻一蹭,严炽书也不免下腹一阵抽紧。

  可一听到她喊疼,未曾对任何人动过的心房却又不由自主的也跟着疼,「头疼吗?朕帮你揉揉。」严炽书伸出手想将慕容妍埋在他腹部的脸蛋转正,好帮她揉揉额心,散散酒气,她却怎么也不肯配合。

  看着她傲骄的耍起小倔性,严炽书仅是低低笑叹了声,大掌撩开她覆颈的青丝,长指力道适中地揉按着她颈部几处穴道。「都说了龙生子性烈,你偏不信,饮得又急又快,这会知道难受了吧。」

  轻劲揉了一会儿,始终没得到怀中人儿的应声,严炽书以为她醉睡了,正想抱起她时,像是低低啜泣的嗓音闷闷地传了出来,「那男人好无情好残忍……我拧着心咬着牙地顺了阿爹阿娘的意,生离死别的拜别了他们,好不容易逃到了西塞关,结果那男人却将我当礼,送回了东胡……」

  「你知道吗?那男人心硬得好狠绝,无论我怎么哭肿了眼、怎么使劲地咬他,他仍是无动于衷的策马前行,他如愿地让乌图暂时休兵了,那我呢?我是生生被送到了狼嘴边呀!」想起当时的无助,慕容妍再忍抑不住,嘤嘤地哭了出来。

  腹部泛开的温润湿意、腰际被紧揪的袍带'怀中频频泣颤的娇躯,伴随着慕容妍如泣如诉的悲切字句传来,让严炽书心也跟着揪紧。

  「乖……别哭。」除了低声轻哄,大掌轻拍着她背安抚,因为感同身受而自我厌恶的严炽书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漂亮的安慰话,「所以你选择的自救方式,便是杀了那个男人?但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一定能成功呢?」

  「就算杀不了,我也要拖着那男人一起下地狱!」低嚷了声,慕容妍又哭着说,「为了成为献女,这几年来我咬紧牙关苦学,甚至被逼着看乌圆行淫……唔!」淫秽不堪的画面随着泣诉涌现脑海,酸意涌上喉头,慕容妍禁不住作呕的偏过头。

  见状,严炽书眼捷手快地将桌上玉盘递凑到她唇边,大掌帮着顺气地在她的背上轻拍,「缓些缓些,别激动。朕知道你难过,可喝了酒又这么气急攻心,很伤身的。」

  呕了些酸酵酒液出来,慕容妍柔顺地让他喂了杯水后,眼神迷茫的轻轻开口,「你知道吗?其实我曾经在累到极点时悔过……如果当时我不让恨意蒙蔽了心、不逞意气,就认命地成了乌图的玩物,阿爹阿娘也不致因为我而成了质囚……可是我没有退路了,就算我愿意放下心中那股恨,我也不能放下被关在东胡的阿爹阿娘呀……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光想象她躺在乌图身下,像玩物般任由亵玩,严炽书便心生残杀的冲动念头,然而此刻面对着酒后吐真言、柔弱无助的慕容妍,胸口却像针刺般地心疼得紧,只能轻拭着她滑落嫩颊的泪,「不,你做得对极了。人定胜天,命本就该自己去争,你很勇敢。」

  被理解的暖意充塞心头,慕容妍的泪却落得更凶,「可是……我现在还是杀不了他,救不了阿爹阿娘……我、我好想他们……」

  「乖,别哭了,一切都会没事的。」将慕容妍紧揽入怀,严炽书像哄着平曦般絮语呵怜,任由她的泪溅湿胸襟,同时勾动胸口那早不存牙印的痛意。

  许是他的怀抱温暖得太令人感到安心,慕容妍在宣泄了好一会儿后,抬起哭得狼藉的小脸,「我口好干,你那好喝的龙生子还有吗?」

  严炽书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这妮子醉得将自己的底全掀了就罢,哭哭啼啼完竟还会追酒呢。「是还有,可你醉了,就别再贪杯了。」

  「再喝几杯就好嘛……求你了。」唇儿微嘟,慕容妍摆出了憨娇的表情。「你呀……就一杯,不许再多了。」将斟满的酒盏端给她,严炽书侧眸示意圆子将剩下的酒全撤下。

  「真的好好喝呀!」满足地吁叹了声,慕容妍顺势又赖躺在严炽书怀里,纤细的指尖沿着棱角分明的颊颚轻抚,「你长得好像他……」

  「像你想杀的那男人?」这妮子果真醉得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了。英眉微扬,严炽书敛不住笑意的开口问道。

  「对。他的眼跟你一样深邃有神,#梁也同样铺傲地高挺着,这唇……」

  指尖停在微抿的唇心,慕容妍心头莫名悸动,顿了下后才轻吐絮语,「也同样薄得好无情。」

  「那你心悦吗?」总被喻为无情的薄唇轻勾,扬起完美的弧线,缓缓俯落。

  「我……」浅浅一字轻喃,慕容妍将要脱口的答案瞬间被吞噬,挟着强势而来的轻薄唇瓣带着炙人的热度,浓浓酒香充斥在相贴的唇心,让她酥麻了脑门,醉癫了神魂。

  宫灯映照在滑嫩的脸蛋,与酒意醺染的酡红相融,在慕容妍脸上交织出夕日般瑰丽的艳色。

  在出身皇室,看惯了诸多艳丽姿容的严炽书眼中,慕容妍绝对称不上绝色,可从当年的初见到她成了献女入宫的现在,她相貌平平的面容却始终牢牢刻划在他心上。

  她生得不美,却意外地顺他的眼。她怒极的傲倔眼神、行刺失手的恼怒不甘、专注抚琴与落棋的神情、醉得再不掩饰的纯然真性、睡得毫无防备又带点稚气的面容,甚至是哭得红肿的双眼,全都让他觉得赏心悦目,移不开目光。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第1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童遥的作品<<玉面修罗恋逆妃>>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