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童遥 > 玉面修罗恋逆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第15页    作者:童遥

  昏昏沉沉地病了几日,慕容妍在能起身后便从宫女的耳语中,知道了让她意外又颇为心惊的事。

  原来那日带着甜糕来找她献殷勤的珠美人,其实是笑里藏刀想置她于死地,就因为眼红她让皇帝另眼相待,备受宠爱。

  对于这点,慕容妍在苦笑之余也不免翻白眼的想着,连龙榻都没沾上边,到底哪里受宠了?何况她根本不,稀罕什么帝宠,她只想取帝命,救父母于水深火热之中!

  话说回来,严炽书也够残酷了。听说珠美人睡到半夜时,莫名其妙被一大群百足虫覆头盖脸,吓得三魂七魄全散了,一夕间成了个疯子,被打入冷宫。结果她镇日的疯狂尖嚷又碍了后宫的清宁,让永巷令用药给毒哑了。

  这就已经够惨了,偏偏更狠绝的还在后头。这珠美人的父亲是朝廷的中尉,在对她下毒手的隔两日,便被丞相玄殷揪出他数年来与少府私下收贿的事,人赃倶获被褫夺官职,不多时便要祸连九族,全给发落边关服苦役了。

  想到严炽书这般治世手法,慕容妍不由得心惊地打了个冷颤。

  只是争拥地使使小心眼,以官威向平民百姓收收贿,便被弄疯毒哑,还落了个九族连坐,一世翻不了身的严惩,倘若她弑君失手,只怕下场会更悲惨。

  ——不对!她不该有这样畏怯的心思!

  熬到这一步的她如果在此刻怕了、畏缩了,那仍被掐在乌图手上的父母该怎么办?

  柔荑揪紧了裙摆,慕容妍低低摇头,晃去脑中那丝怯懦,咬紧唇心地坚定着意志,耳际却传来宫人的朗声:「皇上驾到。」

  倚坐在窗前的慕容妍急急起身,跪地叩首,「妾身参见皇上。」

  「平身。」严炽书轻吐两字,罕见地朝跪在地上的人伸出手,意欲搭扶慕容研起身。

  含羞带怯地将手搭在严炽书掌心,一丝仿若电击般的麻颤感瞬间窜入四肢,在心房汇聚成一股难以言喻的陌生感触,让慕容妍一时恍惚。

  这不是他与她的第一次接触,可那股评然动心的异样来得突然,又彷佛带着熟悉,慕容妍不由得想起病得昏沉时那个梦境……

  在漫无边际的虚无中浮沉,她无助地抓不着任何依靠,看着与自己远远相隔的父母,只能低喊他们等她,不断地给自己信心喊话。然而即便喊得再大声

  再坚定,那一片沉重的黑雾仍是叫她挣不得半丝光明,无依无靠的孤单寂寞全让她的出声化成了哽咽。

  但……突然间有谁握住了她的手,将关心的暖意传递到她心里,低沉的嗓音淡淡地笑她傻,说着要她再等等、说着他会让她如愿。

  梦里的黑雾让她瞧不清那人的长相,更想不起那听来熟悉,低沉却又令人安心的嗓音是属于谁。只知道自己莫名地被安抚,始终压抑在心底的那份孤单无助顿时被抹平,让她安心的缓缓飘落,睡了多年来最安稳的一觉。

  「身子还不适吗?怎么净瞧着朕发怔呢。」暖嗓低语,严炽书似笑非笑地开口。

  他的话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被唤回心神的慕容妍慌急地想将手抽回,无奈他没放手的打算,还拢握得紧,让她不免有些心慌意乱,「皇、皇上,妾身已无大碍,方才是一时闪神了,请皇上恕罪。」

  「爱妃所言差矣,你何罪之有呢?何况,朕喜欢你这么看着朕。」唇角轻扬,严炽书眉眼间泛着笑意,一个转身便牵着她朝殿外走去,「病了几天闷坏了吧,陪朕到御花园走走。」

  第5章(1)

  「将军。」第五次轻易地将了慕容妍一军,严炽书正色开口,「爱妃这棋艺跟谁学的?能糟成这样也算不容易。」威仪十足的眉眼间净是嘲弄笑意。

  「妾身出自东胡,棋艺不精也算正常,何况是皇上您坚持要同妾身弈棋的。」蛾眉拢蹙,樱唇微微噘嘟,慕容妍语带娇嗔的回话,面上却是掩不住屡败下阵来的不甘。

  「这么说来,是朕不对啰。」闻言,严炽书忍不住低笑出声,长指轻佻地勾起慕容妍圆润的下颔,拇指还朝她挺翘的鼻头逗抹了下。

  「妾身不是这意思,皇上这么说可是折煞妾身了。」话回得有礼,可慕容妍心里却是恼极了。

  这男人除了召她献舞,在大宴小宴上要她陪同外,这阵子更是时不时上华颜殿找她品茗对弈,兴致一来还会带着她到皇城后方那片狩猎场驭马。

  虽说经过前阵子珠美人那事,后宫现在安分的没人敢使争宠的心眼,可拜他的招摇之赐,她就是再不想承认,也已经成了全后宫中最叫人眼红的宠妃了。

  话说回来,能够受宠对于一心想弑君的她来说是件好事,可在入宫不久便大胆以暗器行刺的几回交手过后,慕容妍便看清了这男人不易对付的身手,也因此后来这段时日她不再莽撞行事,反而安安分分地当个听话的嫔妃,然后暗自思量着如何更深得龙心,好利用蒙受召寝之际出其不意下手。

  偏偏面对男人那似是有情又若似无情的调戏,慕容妍总有些招架不住,只能借斟茶之势偏过头,「既然妾身的棋艺让皇上觉得不开心,那妾身给皇上弹首曲吧。」

  轻轻颔首,严炽书端起茶香四溢的杯盏,任由慕容妍走向琴座忙碌,心想她实在错得离谱,他半点不开心都没有,反而很享受逗她的乐趣呢。不过向来不喜形于色的他也不介意她的错认就是了。

  随着撩弄筝弦的柔音响起,严炽书心神也随之荡漾,鹰眸微敛的望着神情专注的慕容妍。

  比起婉容或平曦,她的琴艺着实称不上好,可她的琴音却意外地叫他感到顺耳,以一个生于东胡长于东胡的女子来说,她琴棋书画这四艺皆学得颇有水准,那精湛的舞艺更是出乎意料的让他移不开目光。

  然而,这一切却都只为了杀他……

  即便是他亲手将她送回东胡,可真正想凌辱她,掐着她的罩门胁逼她的毕竟不是他,那她到底为什么这般恨他,恨得非要置他于死地?

  一思及此,严炽书瞳眸微眯,阵阵涌上的心潮让他有些焦躁,忍不住侧首朝圆子吩咐道:「去,将朕埋在东宫的那几坛龙生子取来。」

  几首曲子弹罢,慕容妍在严炽书热络又带些激将的邀语中,饮下了他口中的中原烈酒——龙生子。

  浓烈却不辣喉的温润口感,甘醇馥郁的陈年酒香,让慕容妍情不自禁地一杯接着一杯,这才不过半个时辰多一些,她便脸蛋酡红的软倚在严炽书怀里,醉意迷蒙地觑睇着他,醺醺然开口:「你说这龙生子是为了庆贺你的出世而酿,那你阿爹一定很疼你,才会……嗝!才会给你酿了这么好的酒。」

  还说酒量不差,这才喝了半坛便醉得连该有的敬称都给忘了,说不准连眼前的他是谁,她都弄不清了。

  摇头轻笑,严炽书挪了挪坐姿,好让她舒适地躺在他腿上,「不。他一点都不疼我,他在意的只有权势。」

  「权势呀……那的确是很迷人的东西。」低低轻喟,慕容妍抬起手臂往矮几上一阵瞎摸,直到严炽书将酒盏凑抵到她唇边,如愿地又喝了杯酒后才自言自语般地开口,「要是我阿爹阿娘也有权有势,我也不用落得今天这步田地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玉面修罗恋逆妃  下一页
第1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童遥的作品<<玉面修罗恋逆妃>>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