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井上青 > 智擒夫君风流心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智擒夫君风流心  下一页

智擒夫君风流心  第4页    作者:井上青

  “那可不一样。”南宫曜日回头挑眉一笑,不怕伤美人心,直言道:“她是我的王妃,你不是。”说完,他拉开缠在腰上的手,一脸肃穆地大步迈出香闺,心急火燎离去。

  他在喜宴中离席来到寻欢楼就已够荒唐了,未料那女人竟做出比他更荒唐之事。

  六王妃没乖乖待在喜房,反而跑出来和众大臣喝酒……这,想图他皇兄安心的荒唐事,他来做就好,她凑什么热闹,何况,需要搞这么大吗?

  第2章(1)

  纵使再怎么海量,被这么多人敬酒还是会醉的,前一晚酩酊大醉的雪清灵,隔天睡到日上三竿,醒来时,身上只着一件薄衣。

  数不清第几回进来察看的南宫曜日,脸都绿了。

  这女人,从昨晚喝醉就直嚷热,等不及丫鬟伺候便迳自脱衣,不知情者兴许还以为她等不及和他洞房呢!

  皇兄果然是英明,许给他这个六王妃,荒唐行径可真和他不分轩轾。

  一早,他进宫代她向皇上和皇后请安,六王妃在喜宴上灌倒三、四十名大臣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令他这个夫君“好不威风”呀!

  昨晚他本以为是向义夸大,目的是要引他回府,待他回到府里,赫然发现向义说得还太含蓄,王爷府简直比寻欢楼还热闹了。

  他让家仆们送醉得不省人事的大臣们各自回府,回头还得帮忙丫鬟压制他的新王妃,她被扛回喜房内,还意犹未尽想找人喝酒,敢情他是娶了个女酒鬼?

  她喝得醉醺醺,她的陪嫁丫鬟也不遑多让,醉得一塌糊涂……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你谁呀?”甫睡醒、头痛欲裂的雪清灵手按着额头,眯眼看着站在她床边的高大男子。

  他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看过最美的男人,这绝不是北国男人,北国男人大都长得粗犷,没这么俊美的,不过俊归俊,那张脸也太臭了!

  “你可醒了。”南宫曜日一脸不悦,杵在原地不动。

  这声音听来好熟悉呀,她想了下,敢出现在她房里的男人,应该没别人。“噢,你就是那根葱呀!”

  他怔了下,随即恼怒地皱起眉头。“你这株粗草,还真是不懂规矩!喜婆难道没教你,新娘子得乖乖待在喜房里吗”才进门第一天就给他闹了这么大的笑话,让他在文武百官面前,颜面无存。

  他风流潇洒爱寻欢作乐、红粉知己多,那都是无伤大雅之事,众臣私下评论归评论,可谁不知他们有的羡慕、有的有样学样,但她干的事可不同,新嫁娘摇身一变成了女酒鬼,让他这个六王爷想潇洒都潇洒不起来。

  被他念得头更痛的雪清灵闷哼了声,“先帮本公主倒杯水来,我口好渴。”

  原不想理她,但见她翻个身,脸埋在枕头痛苦呻吟着,想必是昨晚喝太多宿醉难受,他心一软,下意识地帮她倒杯水递上前去。“水。”

  她在床上蠕动了一会,挣扎地坐起身后,倚着床头,接过水一口喝尽。“再一杯。”

  他没反驳,再为她倒杯水,她又一口喝乾。

  “你们南国人也太小气了,水杯这么小一个,喝一口就没了,酒杯也是一样……我看你索性把整壶水拿来,我很渴!”

  南宫曜日回头瞪了她一眼,内心嘀咕着粗草,但仍依她意,把整壶水递给她。

  接过水壶,雪清灵将水壶拿高,嘴对着壶口,大口大口喝着水,直到整壶水没了,她才满足的说道:“这样喝才过瘾!”

  南宫曜日坐在椅上,眼神显得极为无奈,想着自己是哪里不如皇兄的意,他非得要赐他这个邋遢公主来折磨他。

  “对了,你刚刚说喜婆有没有叮嘱我什么?”灌了一壶水,精神好了些,她头靠着床头斜瞪他,漫不经心地问。

  他的表情充满了不耐。“就算喜婆没叮嘱,你贵为北国的公主也该知道,大婚日新娘子得乖乖待在喜房里。”害他昨夜折腾了一晚,窝在书房哪儿也不能去,就怕她再给他搞个突发状况,整晚睡不安稳。

  “那请问你是?”雪清灵眯着一双凤眼问。

  南宫曜日眉一皱,她方才明明已知他身分,这会……敢情是酒未退,脑子还不甚清醒。

  他咳了声,下巴微扬,郑重自我介绍一番,“我是南国的六王爷,当今皇上的六弟南宫曜日,也是你的丈夫。”

  他一说完,她立即凉凉接腔,“就算喜婆没叮嘱,你贵为南国的六王爷也该知道,大婚日得乖乖待在府里别乱跑,可你昨儿个去哪儿了?”

  南宫曜日眯眼看她,这粗草看来大刺刺的,脑袋可不笨,还懂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接下来,大概要和他吵了吧。

  “算了,我们一人一次扯平了,下次别这样,知道吗?”头还痛着,她不舒服的闭上眼,一副懒得再同他说话的模样。

  就这样?他一脸错愕的看她,他以为她至少会为昨晚他没和她洞房之事,与他闹上一闹,可她并没有,似乎是忘了……他揣度,该不会真是酒未退,还没想起这

  见她久久不语,状似又睡着了,他起身想唤丫鬟进来,才一转身,她突然又出声。

  “等等,昨晚你去什么地方?”顿下脚步,他嘴角微扬,女人啊,都一个样,没借机闹上一闹,是不会罢休的。

  “你说呢?”

  她眉头一皱。“你没说,我怎知道,我这不正在问你!”接着她想了想,径自续道:“能让你把一干朝中大臣丢在王爷府里不管,那地方肯定比吃喜宴还有趣,改天带我去见识见识。”说完,又一副垂死样。

  南宫曜日眯眼瞪她,她这是在装傻,还是精明太过?头一回他竟摸不透一个女子的心思……

  内心正狐疑之际,她又出声了。

  “好了,你出去吧,别吵我,我还是再睡一觉好了。”她眼未张,嘴中嘀咕着,说完,自动拉被躺平,全然无视于他的存在,不,她说了“你出去吧”。

  他堂堂一个六王爷,居然被她当下人一般使唤?他本就要出去,才不是听她口令。

  临出房门前,回头看她一眼,她竟真睡着了,哼,粗草,没教养更未具美貌的公主,不值得他多看一眼!

  雪清灵站在池边,将手中的饲料丢入池中喂鱼,一脸乏样。

  她来到六王爷府已三天,整座王爷府都被她逛得差不多了,那个自称她夫君的六王爷,整天不见人影,连想跟他提要带她进宫去见皇上皇后都没得说,她懒洋洋

  弯身靠着栏杆,想来皇宫一时片刻是去不了,但去街上逛逛总行吧!

  “兰儿,我们出门上街去逛逛。”回头,她同丫鬟说。

  “好啊。”听到要逛街,兰儿乐得猛点头,但想到之前她不知分寸地在主子新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这消息要是传回北国,大王肯定会责怪她,连忙又道:“不,公主,等等,我们……先跟向管家说一声。”还是守点规矩好,至少要让向管家知道她们的去处,免得找不到人。

  “说一声?好吧,你去说,我先去换装。”

  “干啥换装?”兰儿难掩惊慌,王妃一换男装,就等于宣告她会成为一匹不受控的脱缰野马。

  “不换装我怎么上街?难不成要我穿这一身软软飘飘的衣裙,身子一扭一扭的,这样我能走路嘛我!”说罢,她一扭一扭地朝“曜日楼”走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智擒夫君风流心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井上青的作品<<智擒夫君风流心>>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