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黎孅 > 谢绝离婚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谢绝离婚  下一页

谢绝离婚  第20页    作者:黎孅

  邬汉文深吸数口气,凝睇埋在他胸口啜泣的小小头颅,热烫的泪水浸湿了他的衬衫,渗入皮肤凿开肌理,将他的心烫出个位置,只容纳她。

  很轻很轻地,吁了口长长的气,他情不自禁空出一只手,轻抚她软软细细的发丝。

  为她破例那么多,他已经放不了手了啊。

  无可奈何的笑浮上邬汉文的脸庞,可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周雅焌的手术非常成功,却仍需住在加护病房观察。同样需要休养的周俐亚,被勒令不许守在病房外。

  「雅焌的情况我会让你知道,不要急,你要是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会影响他情绪,手术好不容易成功,你让他好好休息,等他转到一般病房,再去探望也不迟。」要是以前,邬汉文才不会用这种口气哄人。

  「但如果,你认为你和你弟弟的身体状况可以逞强的话,那你就去吧。」

  八成会是用冷漠得事不关己的态度,说以上这些话吧。

  会哄人的邬汉文、懂得温柔为何物的邬汉文,说出去简直笑掉人大牙。

  觉得他说得有理,周俐亚便不再坚持。但要求等弟弟有力气说话了,让她听听弟弟的声音。

  「你倒是很疼他啊。」醋味横生的口吻,可惜周俐亚听不出来,以为他在嘲弄她。

  「他身体不好嘛,小时候爸爸常取笑我,爱黏弟弟。」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想到父亲在世时,总爱笑谑她,爱跟着弟弟背后团团转,还嘲笑她这么喜欢弟弟,是不是以后嫁人了要把弟弟当成嫁妆带过去。

  当时她笑着说好啊,而雅焌则是翻白眼,大叫说他才不要咧,嫌弃她跟东跟西烦死了。

  那时候妈妈呢?嗯……刚刚打完麻将回来,嚷着说她累死了,没力气弄饭给他们父子三人吃,要他们自己想办法。

  怎么她记忆中妈妈的脸孔这么模糊呢?

  不觉笑容消失,小脸浮现难过之色。想不到她最后对妈妈的回忆,不是她慈祥的面容,而是她的不耐,还有贪婪数着钞票,满不在乎地将被下药、药效发作渐失神智的她卖掉的嘴脸。

  她不禁颤抖、害怕……对自己的妈妈,她仍是害怕。

  「怎么了?不舒服?」邬汉文立刻上前,捧住她苍白的小脸,关心地询问。

  不及他巴掌大的脸蛋,轻摇表示没什么。

  她强打起精神。「雅焌刚动完手术,不宜出院,我想……为我妈妈举办一场葬礼。」

  「你随时都可能会早产,忘了刚才医生说的?」邬汉文的语气透露了他的不赞同。

  当周雅焌手术成功,被推出手术室时,带着一双哭红的眼睛上前的她,才走了一步就全身绵绵的摊在他大张的臂弯里。

  他立刻抱着她往妇产科主任室送,一颗心吊得老高,焦虑得在诊间大吼。

  她现在虽然看起来好好的,精神奕奕像个健康的孕妇,但胎动太过频繁,医生已经直接下令,不许她下床,否则随时都有可能早产。

  「可是……这是我最后能为妈妈做的事,能不能通融一下?」她垮下小脸央求,「我好好的,我、我以前打很多工,都没事,我体力OK的,只要一天时间……不,半天,我会很小心!」

  「就是因为你以前打太多工,硬撑着,现在怀孕只要一点点小状况,就让你不舒服。」邬汉文眉头深锁,想到她为了家计不得下打工、学业两头忙,才会搞坏自己的身体。

  假如她母亲肯为她想一想,分担一些,就算日子再苦,也是能——算了,逝者已矣,现在再多假设已没有意义。

  「你想处理母亲后事,可以,我只给你两小时出席她的葬礼,安排妥当我会送你到现场,若觉得不够,等小孩出生后,你爱怎么补办就怎么办。」这已是他的底线。

  他甚至已在脑中想好,请谁来参加她母亲的葬礼,若葬礼冷冷清清的,她应该也会难过吧——啧,怎么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呢?以往他对情人可曾这么温柔体贴、设想周到?

  俐亚甚至不算他的情人,只是一情夜的对象而已。

  「谢谢你,为我想这么多。」没想到他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她深感受宠若惊。「今天你忙了一天,昨天晚上也没睡,你累了吧?要不要回去休息?啊,我一直想着雅焌的手术和妈妈的后事,只顾着自己的心情,竟然忘了你,对不起,你一定很累了吧?」

  直到看见他布满血丝的双眼,才猛地想起,他放下公事陪在她身边一整天了。

  「要不要睡一下?不要?那……还是回去躺一下?你在医院待太久了,都没有好好休息……」脱口而出软言软语的关怀叮咛。

  瞧她全心全意爱恋的凝望着他,从她黑亮的瞳孔中,他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他是累了,超过三十六小时未阖眼,他的体力已到了临界点,可他不习惯在别人面前示弱。

  但看见面前这双单纯、无杀伤力的眼眸,没有任何算计,只有全然的关心,他突然觉得停下来也不错,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我趴一下就好,两个小时后叫醒我。」他说做就做,拉了椅子坐在她床畔,俯身就趴在她病床上,闭眼假寐。

  周俐亚吓了一跳,他不睡在沙发床上,却睡在她床边,这样好吗?

  本想要摇醒他的,但他浓重的呼吸声太规律,表示他已熟睡了,望着他眼下淡淡的黑眼圈……他真的累了,她不忍心叫醒他。

  「这样会着凉啦……」她只敢小声嘀咕,轻轻拉了她的薄毯,覆在他肩上。

  她侧过身,面对朝她趴睡的邬汉文,然后任凭自己放肆地凝睇他的睡颜。

  睫毛好长噢!到底是不是真的啊?皮肤好好,看起来好好摸,头发乱掉的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平时那般令人望而生畏。

  这么近,彷佛伸手可及——当她的手触及到他的头发时,她像被电着似的立即收回手,捣住唇惊呼。

  她这样太大胆了对不对?

  「嗯哼。」邬汉文像被惊扰似的闷哼一声,脸换了个方向继续睡,一只手却探呀探呀地,摸到了她摆在身侧不敢乱动的小手,然后缠住、握紧不放。

  「咦——」周俐亚难掩羞赧惊呼。

  明明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否则哪会有肚子里的小孩,可是,就只是手被他无意识的握着,就让她……好害羞喔。

  「汉文……」她轻声试探,看他是否真的已经熟睡到无所觉。

  睡得很熟的样子,短时间内不会醒来的,不会被发现的,对吧?

  俐亚趁他睡着时才敢放大胆子,回握他宽大的手,唇边逸出一抹喜不自胜的笑,放纵自己握着他的手,挪到自己腿上。

  没发现脸朝另一头假睡的邬汉文,嘴角扬起——

  第八章

  五天后,在一个天气爽朗的假日,周俐亚送走了母亲,在遗体火化的那一刻,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崩溃恸哭。

  结束了,妈妈走了,曾经带给她的痛苦、难过,那些必须咬牙苦撑的日子,如今回想起来,就像是过眼云烟。

  那些恨啊、怨啊,还有期望,全数化为一环黄土。

  在这世上她仅剩的至亲血脉,只剩下雅焌了。她依然不敢告诉刚动过大手术的弟弟,母亲留给他健康的心脏,走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谢绝离婚  下一页
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黎孅的作品<<谢绝离婚>>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