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千岁千千岁(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下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第7页    作者:陈毓华

  又过了两个月洞门,软轿落地了,她被粗壮的仆妇从轿子挪到轮椅上,推进遍植松木的院子。

  四个身形显瘦、模样周正的仆妇和一个内侍在檐廊下候着,一看见她,内侍一溜烟的入内通报去了,很快又出来。

  「殿下让小的推小娘子进去。」他接过粗使仆妇的手,三两下把姜凌波推进屋。

  在仆妇的帮助下脱了鞋子,她低声道谢,穿着袜子让人推进了堂屋。

  绕过一道海南黄花梨十二座屏彩漆屏风,狻猊兽形的镂空香炉里点着苏合香,苏合香又名帝膏,乃番邦进贡之物,寻常有钱人家也用不到这样的东西。

  白蔺草的织席上坐着凭几看书的天十三,背后是一座大型白玉浮雕赏屏,所谓的大型几乎有一面墙这么大,令人咋舌不已,这可是低调中彰显着华丽,华丽中满满都是皇家的气派。

  可除了这两样夺人目光的装饰,其它陈设简单,书案书架、矮足家具也都摆满卷轴书册,冰纹的隔扇隔出了内外,里面垂着帐幔,隐约可见床榻寝具。

  窗外松涛阵阵,屋内书香氤氲,真是个令人感觉舒适的屋子。

  今天的天十三穿着一袭猞猁狲袍子,温润的气质如三月春风,让人眼睛挪不开。

  一旁的黑釉茶碗装着烧好的煎茶,屋内暖意浓浓,茶香滚滚,负责煎茶的童子垂首低眉,很尽责的当好布景摆饰。

  「小女子姜氏给王爷请安。」无法下跪磕头见礼,但为了不让人挑刺,九十度的俯身行礼她还是做得到。

  天十三改换坐姿,把腿从身下抽出来,改为趺坐,很随意的挥手。「不用多礼。」

  姜凌波心里拚命挠爪子,但是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依你的性子,我以为会拖上个几日。」今日的她打扮素净,脸面上一点脂粉也没有,身上是半旧的齐胸襦裙,外罩着一件短袄,腰系碎花腰带,简单随意的发髻,发上仍是昨日的玳瑁簪子,毫不出奇,不浓妆艳抹,不烟视媚行,这种不施粉黛、清丽脱俗的面貌却很入他的眼。

  一个大难不死的人变得截然不同,宛如脱胎换骨,也不是不可能。

  这位王爷哪里知道姜凌波之所以素面朝天,只因为她不会化妆,再说了,环境、经济能力也不许可。

  「王爷都说过时不候了,小女子哪能不紧赶慢赶的赶来。」别说得他们好像是熟人,她不是那朵前任的紫薇花,她是姜凌波。

  「于理不该如此?」孩子可是你的,总得来办交割吧?

  「小女子这不是来了?」终于来到正题。

  天十三诡谲的抿唇,笑容多了别样的意味。

  表面恭顺谦和,看似把爪子收拾得很是妥当,可一不小心,爪子还是会出来亮了亮,衬着她眼中闪灿的调侃和不卑不亢,他向来都瞧不上谁,这女子却玄之又玄的入了他的眼。

  「所以,你知道爷是谁?」

  能找来玺王府,表示她从别处知道了自己的身分。

  那么该有的恭敬和惶恐呢?

  他不着痕迹的又瞧了遍她那如剥壳鸡蛋的清水脸蛋,嗯,怎么看都不见该有的恭敬和惶恐,从再见的一开始没有,这会儿也没有。

  这是要她拍马屁抱大腿吗?

  「倒也不是……」天十三的脸有些黑,他是这种人吗?

  姜凌波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随心的把OS坦白出来,登时也不知所措。

  「既然知道爷是谁,又如何对本王这般不客气?」天十三没了咄咄逼人,一反昨日的冷傲,姿态放得很低。

  「小女子只认清事实,秉持事无不可对人言,进有规,退有矩的道理行事,尊贵如王爷也要讲理的对吧?」

  无论何时何地,人都要认清自己的地位和身分,尤其这样的皇权时代,既然她没有能体现自己价值的能力,也没有地位和能被别人的尊重家世,只能屈服。

  能屈能伸大丈夫,能放能收小女子,她只是识时务而已。

  天十三无波无绪的眼飞过一抹很像笑意的东西。

  这般开阔大器?完全颠覆他以前认知的那个女子了,不,这样说不对,其实以前,他压根也不了解那女子是什么样的,他对她的认知其实相当浮面。

  她说她不是朱紫薇,失去记忆能让一个人判若两人?这个朱紫薇,不,她姓姜,叫凌波,比较顺眼。

  天十三因为这发现,平静的眼中似乎掠过笑意,还有一分郑重。

  「敢问姜娘子大名?」

  怎么又扯回这里?这不是初见面才应该说的话?「不敢,小女子名凌波。」

  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种做寒花寄愁绝……取这名字,莫非因为前情未了?余情犹存?又或者是纯粹取其轻灵逍遥之感?

  「哦,对了,爷叫天至尊,字十三。」

  「王爷折煞小女子了,小女子是来领孩子的,要没有别的事,可望一见。」至尊……好霸气的名字,怎么她会觉得和尤姊的倾城有得拚呢?

  「不急,府里难得有客,喝杯茶。」

  他的「过时不候」什么时候成了不急?还喝茶,这人的心思根本就是令人捉摸不定的大海!

  姜凌波的腹诽天十三听不见,他的心思一向藏得深,就如同吃那生进二十四气馄饨一样,吃茶,也是在试探姜凌波。

  一个人外表可以改变,习性却不见得能澈底变化,再不一样,总有蛛丝马迹可寻。

  朱紫薇并不善于洗手做羹汤,她家境虽然谈不上有多富裕,却也是小康之家,因为只有她这么个独生女,父母是把她当千金小姐娇养大的。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性情大变的去碰那些汤汤水水的油腻东西,还亲手做出能卖钱的食物出来?又或者真的是被环境所逼……

  童子恭敬地奉上茶碗。

  姜凌波很嫌弃的看了一眼。

  茶汁香归香,她来这里也不少时日了,还真不好这一口……

  好吧,她承认自己是个大俗人,在现代喝惯老爸那人情送礼,动轧一两万把块的好茶,这里流行的煎茶,茶里要放姜、盐、葱、果汁等作料,像煮饺子那样滚上三滚,最后喝那一锅茶汤,她实在喝不惯。

  这么嫌弃未免要被人说不知好歹,这年头乳制品的普及程度可比茶类要高的多,至于茶,想要喝,要么去寺庙找僧人要,要么就士大夫以上才喝得起,像她这种劳力阶层,有白水喝就要偷笑了。

  不过,再不喜欢也不能不知礼数,她接过茶碗,抿了一小口,可也仅只于那么一□。

  唔,除了茶叶的涩香,还有葱、姜、糖、花椒的麻辣味、牛羊猪肉的油腥味、酥酪的奶香味,还咸甜不分。

  钠、糖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这种在现代普遍的知识,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第三章  先付保母费(2)

  「怎么?」那模样绝对跟好吃搭不上边。

  姜凌波斟酌着措辞,直接说难吃太伤感情了,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对吧。「小女子喜欢纯粹的品茗,但是煎茶还可以更美味一点。」

  不单可以填饱肚子,还可解渴,甚至作成甜、咸都可以。

  她身为姜家独生女,茶道、花道之流也学了不少,对于喝惯了以茶叶泡茶的人来说,这种茶只配倒阴沟里去。

  「说。」

  「真正好吃的茶一釜茶最多只倒五碗。」限量才值钱,牛饮就是蠢物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陈毓华的作品<<千岁千千岁(上)>>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