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千岁千千岁(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下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第4页    作者:陈毓华

  小豆丁泪眼蒙胧的看着新鲜,伸手过来拿,然后忘形的一手拿着兔子,手脚并用爬上她腿,一屁股坐下,低头玩了起来。

  「哎,你的腿……」尤三娘大惊失色。

  「不碍事。」小豆丁身上带着淡淡的奶香,虽然两腿觉得有些吃重,但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况且,她不讨厌这个小包子,尤其他眨巴着水润润的大眼,露出甜甜的笑容,就让人忍不住想对他好。

  许是嫌店里的人不够多,门外轻飘飘的又跨进来一人。

  他闷不吭声的站定,完全无须适应店内的光线,目光掠过小豆丁、姜凌波的轮椅,便锁在姜凌波的脸上不动了。

  两人四目相对,姜凌波无所谓的别开眼睛。

  可看在尤三娘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的出现宛如在白纸上染上一抹浓墨艳彩,简陋的小店都整个为之丰富了起来。

  什么叫蓬荜生辉,这就是啊!她完全不敢直视对方,这根本是贵人才有的庞大气场!

  小豆丁的小脸冻结了,像耗子见到猫,低眉顺眼的从姜凌波膝头下来,怯怯的躲到轮椅后方,小胖手捏紧了兔子。

  这是什么情况?

  那青年气质如莲,眼眉聪慧,额前还有道美人尖,可细看那细长的眸子像一泓冰湖,淡淡的光泽看似无害,实则让人心中发寒,至于两道眉,宛如两把剑悬在那,加上身材高大,体型虽然偏瘦,看起来却越发显得肩宽腿长,穿着件雪白胭脂圆领直裾长袍,乌黑的发高束起在缠金丝银线襆头里,露出长年养尊处优的白皙脸庞。

  这般雅白的人物一身矜贵,偏生气势强大,那种由内而外的威仪令人望而却步。

  这等人物不是该站在高处指点江山吗?即便没那魄力,或是卧看闲云,或是笑看江山,怎么会来到这里?

  「朱紫薇。」他的声音低沉温和,如低音和弦。

  白瓷脸儿,不染半点胭脂,琥珀色眼眸,杏眼幽深,发间的饰物就一根玳瑁簪子,白衫淡绿裙儿,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风貌,一时间他细长优雅的眸子闪过像被雷击后极其复杂的情感,但转瞬即掩去。

  小店里鸦雀无声。

  尤三娘和姜凌波心中不约而同浮起「他喊的是谁」这疑问。

  天十三负手而立,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微微眯起了眼。

  「不知这位郎君唤的是何人?这里没有郎君所谓的朱娘子,郎君可能认错人了。」人家眼睁睁看的是她那妹子,说的是谁不言可喻了,她这身为人家阿姊的怎能不出面缓颊一下。

  「哼,认错?她就算化成灰,本……爷也认得。」

  这话儿怎么听起来还含着恨意?

  尤三娘有些僵了,但仍硬着头皮开口,「说来这孩子也是天可怜见的,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凶险的活过来,却忘了很多事情,问她亲人家事,什么都不记得了,其实要小妇人说,不管这孩子是不是记得前尘都是小问题,毕竟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这就该知足了。」

  天十三的脸开始结冰。

  尤三娘这会儿连手都不知道要摆哪了。干么,她说错了什么吗?

  这位郎君通身气派、贵不可言,她只能不停的朝姜凌波递眼色,希望这尊瘟神能赶紧送走就赶紧……

  这市井妇人的话他压根不信,他要自己确认。

  「朱紫薇你不认得本郎君了?」他的声音已经由试探中带了些许警告意味,那幽深冷黑的眼尤其令人发怵。

  姜凌波继续三缄其口,她又不是那个什么朱娘子,干么应他?

  「凉,干爹这是喊你呢,你怎么不应他?」连善儿都感受到了天十三可怕的冷气团,那眼神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不知该何去何从。

  这包子开口闭口喊她娘,却喊男人干爹,莫非孩子的娘亲和他真是旧人?

  不过这男人,端着腔,拿着势是想做什么?吓唬孩子吗?也不瞧瞧那孩子被他吓成什么样子了。

  姜凌波不高兴了,决定澈底漠视他。

  她把小包子招到跟前,摸摸他的头,「你娘和姨长得一个样?」

  把那「姨」字坚决推出脑海,他水润润的眼里有了茫然,「善儿不知道,可是凉有凉的味道。」

  小包子循着味道找娘亲,这是小狗找肉包子才会有的举动啊。「善儿的娘也坐轮椅?」

  小团子也才几岁大,哪记得这许多,回不了姜凌波的问话,咬着唇,挣扎了下,蓦地,哗——  两串眼泪刷地滑下来,他扳着轮椅的扶手哀哀痛哭了,「善儿要凉。」

  他一嗓子嚎出来,那悲切的哭声实在让人不忍,姜凌波抬眼望去,一个两个三个,全是责难的眼神。

  这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你的心肠竟变得冷硬至此,你说你不叫朱紫薇,这会叫什么?」天十三却不打算放过她,咄咄逼人得很。

  「女子闺名哪能轻易示人,郎君逾越了,还有在问人名字之前不是该先报上自己的姓名?」她应付一个包子已经够手忙脚乱的了,他就别来掺和了,哪边凉快哪边去!

  只是这一大一小这么坚定的认定她是他们在找的人,更无言的是这身子还跟某个男人滚过床单生了娃……这位姑娘啊,你的人际关系是有多复杂?

  天十三看她替陆善抹泪的动作温柔又细致,小小的脸蛋上充满莫可奈何,眼角余光再掠过她遮盖在薄毯下的腿,那口横堵在胸口许久不顺的气忽然就没那么强硬了。

  是的,那市井妇人说对了一件事,她至少活了过来,还有什么比这件事还要重要!

  他寻了矮凳落坐,抬眼是墙上的菜牌子。

  「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不过上门是客,生进二十四气馄饨吗?去做一份上来本……爷嚐嚐。」

  「郎君,小店……」尤三娘还是没能得到贵人施舍一眼,声音也越发的软弱无力。

  拜托,谁来听听她的话,好歹她是店家……小店打烊了啊,明日请早不行吗?

  「……小妇人来就是了,拌料都还有,郎君请稍候。」好吧、好吧,息事宁人是开门做生意的规则,和气生财。

  然而让她心中泪流满面,目中无人的主却开口了——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她去。」

  被训斥了,尤三娘僵在那,看着天十三恍若来自幽冥的眼神。

  她自作主张、她自作主张……尤三娘十分气闷,忍字头上一把刀,今日时运不好,一个两个都是来找碴的。

  姜凌波瞧见尤三娘跳动的眼睑和捏起的拳头,知道这是她暴走的前兆,不禁叹了口气道:「我来吧。」

  指使她,行,避其锋芒,卸其锐气便是,她好女不与男斗。

  第二章  循着味道找娘亲(2)

  这是独门独户的院子,就一进。

  一个身穿灰色襦裙的十七岁小娘子慌张的在门口处眺望,许是见到尤三娘推着姜凌波的轮椅,飞奔过来很顺手的接替了尤三娘。「娘子,今儿个怎么这么迟?」

  「等很久了?怎么过来了,家里不也许多活要做?」

  这丫头叫弥儿,是房东的长女,尤三娘捡到姜凌波那会子除了要照看不醒人事的病人,店门也不能不开,一堆活儿加上屋里奄奄一息的病人,蜡烛两头烧的厉害,房东看在眼里,徵得尤三娘同意,说好以一天十个铜板的钱让女儿来帮忙,一来二去的,姜凌波清醒后竟和她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陈毓华的作品<<千岁千千岁(上)>>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