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千岁千千岁(上)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下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第21页    作者:陈毓华

  尤三娘站在前庭,乐得阖不拢嘴,抬头一望,院墙的黑瓦映着难得的阳光闪闪发亮,门前铺着整齐的青砖,洒扫得干干净净,她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欢喜得眉眼都挤在一处。

  她寡居的这些年,住在砖墙大院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她心里面想着,往后她要更加把劲,指不定过个几年自己也能盖上这样的好房子,能把她那苦命的娘接过来一起住。

  堂屋里是整套的高足家具,是姜凌波昨晚趁着夜禁之前,带着大雁去了一趟木工坊的结果。

  有道是腰包里有钱好办事,挑挑选选,看中了的家具,现金结帐,木工坊的老板直夸她有眼光,赶着就让伙计将家具送来这里。

  姜凌波因为自己不方便席地而坐,买的全是高足家具。

  「你们不去自个儿的房间瞧瞧?看看还缺什么,也好趁机添置。」一个个都是心痒难耐的样子,她也不吊她们胃口。

  「娘子,阿奴也有吗?」阿奴在堂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愣楞地问道。

  「东厢是姊姊的,你的是西厢。」

  「走吧,我们各自去瞧瞧自己的房间,再互换着瞧。」有许多年尤三娘已经忘记什么叫孩子气了,可今儿个她竟也生出了些童心,笑呵呵的拉着阿奴的手便往东厢去了。

  「娘,那善儿的房间是哪里?」

  姜凌波他轻点的鼻子。「善儿跟娘一起睡不好吗?」被窝里有儿子可以抱,可不是人人都有的福利。

  耶!小包子跳了起来,乐得满地撒欢,「我最喜欢和娘睡了,娘又香又软最好了。」

  姜凌波摇摇头,笑了。「也去瞧瞧咱们的房间不?」

  「善儿推娘。」

  「别,你要是跌了摔了,换我心疼,善儿赶紧长大,到时候再来帮娘推轮椅,娘等着享福。」

  他一脸认真,「善儿以后会孝顺娘,让娘有享不尽的福!」

  姜凌波乐得又在他胖胖的小脸上啵了好几个吻,吻得小包子咯咯笑。

  正房有三间,有耳房和小小的套间,两明一暗,正房冰格纹棱窗外是已经含着团团花苞的早梅树,姜凌波心想,夏日可以在外头摆上个大缸,种上荷花,虽然不到四时有景的地步,夏冬也不会无趣了。

  回到屋里来,最醒目的就是一张大大的架子床,盆架、两把玫瑰椅,两只绣墩,一只高高的菱花镜充作梳妆台,再一个长柜,就别无他物了。

  小包子在床上尽情打滚,跟撒泼的猴子没两样,姜凌波也不阻止,由着他自得其乐去。

  也不过片刻,参观过自己房间的尤三娘和阿奴一起过来,阿奴曾是姜凌波的贴身丫头,来到和以前相似的环境,居然不忘先前的规矩,先在外头喊了声娘子,等姜凌波应声这才进门。

  打量过姜凌波的房间,尤三娘很不安且内疚了,她万万想不到姜凌波真的给她买了那么贵的梳妆台和雕花床。

  「我以为你说要买那些昂贵的家具就只是玩笑话,你怎么就当真买了一屋子的东西?看看这里,反倒你自己什么都没有。」

  「姊姊说什么呢,妹妹这不是行动不方便嘛,塞那么些东西在房里还能动吗?要被我粗手粗脚磕坏了,那该多心疼,搁在姊姊房里,就当替妹妹用了呗。」

  尤三娘咧着嘴,眼角却有泪珠子滴滴落了下来,伸手一抹,掌心热呼呼的。

  「瞧我这脸糙得什么似的,要哪梳妆台有何用?」管着铺子,头发总是扎成一把梳成髻,挽上头巾,怕的是油烟,从来就没在脸上抹过些什么,涂脂抹粉那些对她来说实在太遥远。

  「往后姊姊要是有了心仪的人,可以让他站在梳妆台前替媳妇儿画眉。」

  尤三娘跺脚了,眼睛转啊转的,难得露出小女儿娇态。「最好是有那一号人,梳妆台什么的等他给我买就是了,还用得着让你花钱。」

  「嘻,那小妹就等着姊夫啦!不过那马帮的乔郎君我瞧着就挺不错,没有他我们哪来的辣子、番椒,也做不成泼辣大馄饨。」

  阿奴赶紧帮腔,「阿奴也等着。」

  「你这丫头!什么人不好说,说一个出门就像丢了的人!」尤三娘作势要掐姜凌波。

  阿奴可不干了,掩护着自家娘子,三个女子玩起了老鹰抓小鸡,小包子不堪被冷落,也尖叫着加入混战,一时间,屋子里传出又叫又笑又嚷的热闹声响,连远处的大雁都听见了。

  「倒是忘了问你,房间可还满意?缺什么不?」喘了口气,姜凌波没把自己的丫头落下,不忘要问一下对自己的房间满意否。

  尤三娘也关切的伸长脖子往她望去。

  阿奴全无心机的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娘子给阿奴的都是最好的,阿奴欢喜极了。」

  她知道自己和尤三娘不能比,也不懂那些什么木料等级的,就算尤三娘房里的家具看起来漂亮又繁复,但是自己房里也全是楠木家具,简单又大气,合了她的心意,果然娘子是知道她的。

  「那好,咱们从昨儿个忙到现在,不做顿好吃的来犒赏自己怎么可以!」

  说到吃,大伙的肚子都饿了。

  「也是,今天是咱们乔迁的好日子,说什么也得做出个席面来。」虽然她们没有照着那些习俗规矩走,赏自己肚子一顿饱总是要的。

  「阿奴去烧火。」勤快的丫头马上自告奋勇。

  「大家都忙得够呛了,咱们今天不开伙,去外头吃。」都累得不轻了,干么还为一顿吃的把自己折腾个半死,划不来。

  再说刚搬过来,厨房里冷锅冷灶,要收拾,改天吧!

  众人附议,于是又锁了门,出门去了。

  第十章  不请自来的食客(1)

  阮霄城挟着十一月的冷风,沐浴在微微金黄的日光中,行人多少捉紧着外衣匆匆来去,在酒楼饭馆林立最多的街道上,姜凌波挑中一家名叫张家楼的酒楼,忽闻有人大声吆喝着,「煎茶、煎茶谱,姜娘子才出的煎茶谱,皇上陛下、皇后娘娘饭后必喝的煎茶,来看一看唷!」

  几辆豪华马车停下来,陆续有穿着华贵衣裳的仆役买走一迭迭所谓的煎茶谱,车过去,又三三两两来了衣着不凡仆妇下人,也不讨价还价,生意着实不恶。

  阿奴哭丧着脸,拉着姜凌波的衣袖道:「娘子,不好了,这些人是哪来的茶谱,居然打着你的名号在卖东西,坏你的名声。」

  「看起来妹妹是要出名了!」尤三娘看事的角度不同,可脸色也不好看。

  「这阮霄城内哪有什么秘密可言,不过是几张茶谱,总之,这满街叫卖的不会是我写的东西。」姜凌波镇定的笑。

  她的煎茶是独门秘方,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我去问问多少钱,买回来参详参详也好。」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道理尤三娘是懂的。

  姜凌波没吱声,领着阿奴和小包子进了酒楼。

  小二见客上门,立马迎了出来,笑容可掏。「几位客官是喝茶还是吃酒?小店二楼有雅座,娘子带着小郎君……」他看见姜凌波身下的轮椅,很快便改口道:「小店后院也有单独的包厢,清净雅致,这位娘子不如就选小院可好?」

  「得!」

  天昊皇朝民风开放,对于女子管束并不是很严,因此经常能看见妇女穿着胡服纵马横街而过,出来酒楼打打牙祭根本算不上什么。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千岁千千岁(上)  下一页
第2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陈毓华的作品<<千岁千千岁(上)>>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