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挂名皇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挂名皇后  第31页    作者:裘梦

  「有没有觉得惊喜?」龙牧归低声对怀中用扇子挡脸的人说。

  「受宠若惊。」她简单四字回答。

  「有吃东西吗?」

  「嗯。」

  龙牧归将人一路抱上紮红挂彩的凤辇,自己却也没再下去,而是与她同乘,也方便就近照顾。

  「累了就靠在朕身上歇歇,接下来还有得累呢。」

  「嗯。」陶静姝一点儿没为难自己,从善如流地靠在他身上闭目养神。

  第八章  帝后之间(2)

  街道两边是看热闹的百姓,羽林卫则前后左右沿路拱卫着帝后的安全,场面庄严喜庆而又十分盛大。

  乐声、人声、马声,十步一响鞭清开道路,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直奔皇宫而去。

  凤辇将帝后与外界隔成了两个世界,他们在里面,别人在外面,热闹是他们的,温馨是他们的。

  陶静姝有些恍惚,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似乎自己也曾经坐在大红花轿内风光大嫁,但不是现今的光景,迎亲的那个人不是身边的这个人。

  她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却直觉知道那不是龙牧归。

  以往几世的记忆中她并不曾嫁人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幻觉?她忍不住伸手轻揉太阳穴。

  「怎么了?」一直关注她的龙牧归关切地低问。

  「没事,可能是有些吵。」

  他忍不住轻笑,「今天是举国欢庆,吵闹是必然的,你且忍忍吧。」

  「嗯。」

  当凤辇步入宫门时,陶静姝鬼使神差地回头。

  她其实什么也看不到,但她就是回头了,冥冥中似乎跟什么进行了一场隔空的告别。

  陶静姝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刻,一身朝服的康王也朝着凤辇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曾经的姻缘线从此再不可续,前缘断尽。

  她的异样自然引起了身边帝王的关注,「怎么了?」

  「从今以后,我是不是就要老死深宫了?」她的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惆怅。

  龙牧归将她的头转回来,让她跟自己面对面,「你只是嫁给了朕,朕并没有打算禁锢你的自由。」

  「可到底不一样的……」她显得有些怔怔的。

  龙牧归摸摸她的脸,「姝儿,别怕,有朕在呢。」

  陶静姝伏在他怀中,恍若呢喃般地说:「女子嫁夫,为的是找一个遮风挡雨之人,可又哪知风雨会不会是那人带给她的呢。」

  龙牧归轻抚她的背,无声地安抚她的不安。

  他想大约女子出嫁总是有着这样的不安吧,为那未知的前途。

  *

  「皇后呢?」龙牧归一边大步流星往前走,一边问。

  身后的太监小跑跟着,气息平稳地回答道:「娘娘在御花园赏花呢。」

  如今皇上但凡闲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找皇后,久而久之,太监们也就养成了随时掌握皇后动向的习惯,保证无论皇上什么时候问都有答案。

  疾走的步子停了下来,他带了几分讶异地说:「今天出门了啊?」

  也不怪龙牧归惊讶,陶静姝成婚前后住在凤仪宫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似乎将自己的活动范围圈在了某个范围。

  「娘娘说,园子里的荷花再不赏就都枯败了,该跟夏天好好告个别。」

  「走,去御花园。」龙牧归的脚步毫不迟疑地换了个方向。

  「是。」

  陶静姝的确是在赏荷,就坐在湖边的亭子里,心情却不是很好。

  原因就是之前她到御花园的时候碰到几个宫妃,她们却扭头就走。

  身为嫔妃见了她这后宫之主不说上前来请个安,也不至于到望风而逃的地步吧?

  她是洪水猛兽吗?显然不是。

  那是那几名宫妃胆大包天到如此无视她这个皇后吗?显然更不是,其中肯定有她不知道的原因。

  她就说嘛,自从她嫁进宫来,总觉得什么地方违和,今天出来这一趟,她似乎有点儿明白了。

  到目前为止,她除了进宫第二天接受了宫妃的拜见外,似乎就再没让她们来点卯什么的,导致她现在还分不清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她这个皇后果然做得有点不合格。

  「怎么看上去不高兴啊?」龙牧归笑着踏进亭子,然后在她身边坐了,伸手很自然地搂住她的腰。

  「突然发现我不受人欢迎,多少有些受伤。」

  「谁不欢迎你?」

  陶静姝斜睨了他一眼,咂吧咂吧嘴,说:「您的女人看见我跑得比兔子还快,我是老虎吗?」

  龙牧归清了下喉咙,实事求是地说:「你也是朕的女人。」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她们为什么躲我?」她目光灼灼地盯上他,直觉告诉她答案十有八九在他这里。

  龙牧归目光落到她凸起的肚子上,不以为意地笑道:「你肚子越来越大,万一磕着碰着就麻烦了,朕叫她们离你远些以保证你的安全。」

  陶静姝回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他自己体会内涵。

  「今天儿子有没有乖?」

  「是女儿。」对于这一点陶静姝很坚持。

  伺候的宫人们都悄悄地退远了些,帝后对于胎儿的性别之争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

  皇上莫名自信地认为娘娘怀的是龙子,娘娘则坚信是公主,为此两位主子吵了几架,最后,娘娘跟皇上打赌,说如果生下来是公主就放她出宫,当个闲散挂名的皇后,实际上则去当山中隐士;皇上则说若是皇子,让娘娘打消出宫的妄想,当隐士可以,在宫里给她辟个道观当居士。

  宫里哪有什么真正的秘密啊,不过是知而不言与广而告之的区别罢了,这件事已经连宫外都有一点风声。

  帝后拿还未出世的龙胎打赌,这也算是夫妻之间的情趣了,传出去无伤大雅,不过,大家普遍倾向皇后娘娘,毕竟皇上的成果摆在那里——嫔妃们压根就没有生下过皇子。

  但皇上寻找支持时,百官还是无条件支持了皇上——纯粹出于君臣之义,以及对未来美好的期许,毕竟有皇子江山才后继有人。

  「你总争这个有意思吗?」龙牧归有些无奈。

  「那皇上坚持说是儿子,我压力也很大啊,是公主的话我就比较随大流没压力。」

  「朕还真没看出来你有压力。」她当他不知道她让凤仪宫的人缝制的都是女孩儿的小衣服啊,在跟他唱反调上这女人总是这么不遗余力的。

  「那是您看得不仔细。」

  「能吃能睡,整天跟朕念声,压力在哪里?」

  「那皇上为什么还一直容忍我?」陶静姝不否认自己极力的跟他打对台,所以他这样百般包容的态度,就让她有些不明白了。

  龙牧归伸手摸摸她的肚子,语气温柔地说:「有人恃孕嚣张,朕又能怎么样呢?」

  陶静姝恍然大悟,「您是等着秋后算帐呢?」

  龙牧归凑过去在她唇角吻了一下,轻轻调笑道:「怕不怕?」

  「废后吗?」她问得直接。

  「你想什么呢?」

  「不废后我怕什么?」

  龙牧归直接被气死了,「你是不是整天没事就琢磨着怎么气朕了?」

  「那倒没有。」陶静姝否认得很快速。

  「那还做什么?」龙牧归饶有兴味地问。

  陶静姝看着湖面的残荷,语带感慨地说:「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那为什么就不能是和我一起好好过日子呢?」龙牧归忍不住问。

  陶静姝淡淡地道:「因为跟皇上您过日子的女人有点儿多,我嫌麻烦,管好自己就成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第3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挂名皇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