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挂名皇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挂名皇后  第19页    作者:裘梦

  「朕大约也有些功劳在,据说经了人事的女子才更有风韵。」

  他在她耳边轻轻调笑,享受她羞恼的娇态。

  她肯定不知道承欢之后的自己变得有多么迷人,如同牡丹盛放,情态撩人。

  陶静姝躲避不能只能受着。

  耳鬓厮磨,只恨夜短。

  *

  梆响四更,枕畔余温犹未散,帝王却已不在。

  陶静姝双眼无神地盯着帐顶,只觉身心俱疲。

  昏君临走前又将她从熟睡中折腾醒,狠狠折腾了她一回才穿衣离开,还说他今日早朝若迟了都是她的错。

  她就呵呵了。

  闭了闭眼,稳了稳心神,陶静姝冷静地开口唤人,「双喜。」

  「双喜姊姊还未醒来,姑娘有话但请吩咐。」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帐外传来,隔着帐帷陶静姝也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影影绰绰看出是个丫鬟的模样,她于是猜到了什么。

  「烧点热水,我洗洗。」略顿了下,她又道:「麻烦再帮我煮碗药来。」

  她相信对方会懂的。

  她既无意入宫,肚子自然不能出什么问题,这应该算是她跟昏君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事。

  那人悄无声息地退下。

  等洗澡水提进来,陶静姝挣扎着起身,将自己仔仔细细地洗了一遍,某人留在她身上的那些欢爱痕迹她选择了尽量忽视。

  有些事情是她没有办法改变的,那就只能承受。

  将身上那人的气息尽数洗去,又喝了丫鬟端来的药,陶静姝选在了外间靠窗的矮榻上就寝。

  那张床上沾染了太多那男人的气息,留下了太多两人缠绵的回忆,她有些不敢面对,只能选择回避。

  躺在新拿出来的被子里,陶静姝一时没了睡意,全身的酸疼一再提醒着她之前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不要想,拜托,不要想了……

  翻来覆去折腾了好久,她才慢慢睡了过去。

  第五章  帝王的妥协(2)

  一觉醒来已经过午,精神不佳的陶静姝随便吃了些东西,吩咐双喜清点一番院中下人,便又歪在了榻上。

  今天外面依然在下雪,而且下得很大,只片刻功夫就会将地上的痕迹遮掩。

  那个昏君离开的时候怕也是这样遮掩行藏的吧。

  呸,怎么又想到他了?

  陶静姝暗自鄙视自己,伸手揉揉太阳穴,秀眉不自觉地拢作一堆。

  「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双喜见状有些关切地问。陶静姝无力挥了下手,「让我自己待会就好了。」

  双喜脸上的担忧之色没有半点减轻,「姑娘今日精神差得很,胃口也不好,是不是昨日回城时受了凉,要不要找大夫看看?」

  「不用了。」自家事自家知,她这不是受凉,是纵欲过度,体力透支罢了。说到这里,她突然之间又想到了一件事,忙抬头对双喜说:「我想去保国寺,让人安排一下。」双喜一脸的不赞同,「姑娘,外面雪下得很大。」

  「那就等雪停。」

  「好吧。」

  这样的大雪天,隔着窗户望出去白茫茫一片,天与地彷佛都连成了一体。

  屋子里的炭烧得足足的,陶静姝手里还抱着小手炉,但整个人有些意兴阑珊。

  她望着窗外出神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人从院门处走进来,有婆子丫鬟撑伞随侍,这是府里的谁来看自己了?

  她昨天回来的低调,但过了一夜,耳目灵通的想必都知道了,就凭她在昏君那里挂了号,府里的一些人必定对她关切备至,毕竟富贵名利动人心。

  等那人再走得近一些,陶静姝就知道是谁来了,是陶静芳。

  她曾经跟三妹的关系很好,亲如同胞手足,可到底只是亲如同胞,并不是真正的同胞,所以有一回重生时,三妹最终还是选择了亲手将掺了毒药的汤端给了她。

  她不怪她,可已经无法再与她交心。

  人皮之下到底是人是鬼,有时候真的很难分清。

  柳氏死了,祖母年事已高心力不济,如今国公府的中馈是归三房打理的,而今天她醒来后清点揽芳院的下人,发现当初留守的那些人全部被换了,再加昨晚某人悄无声息地来,她又莫名昏睡,前后一联想便知其中究竟。

  父亲因为子嗣问题,爵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得丢,叔叔们自然心思活络起来,少不得要为自己打点前程,那么,还有什么方法比拍皇帝老子的马屁更好?

  陶静姝嘴角勾出一个讥笑的弧度,好吧,今天看起来不会太无聊了。

  人为自己奔个前程无可厚非,她所在意的是那些人把她当成礼物送了出去,他们可曾想过她这个礼物的心里是什么滋味吗?

  她若有心后位,又何至于当日在猎场跟着祖父离开。

  没有人知道她身不由己在帝王身下承欢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当然也不会有人在意,他们或许还会觉得帮了她,一国之母的位置何等尊荣?

  可那是属于自己的吗?

  五妹千方百计从她这里夺走东西,一世又一世,她其实已经猜出来自己原本的姻缘应该是落在康王身上。

  如果没有五妹作怪,可能她的人生应该会是一帆风顺、荣华富贵的,偏偏因为这样的人生太过顺遂,所以碍了别人的眼,她便世世不得善终。

  心口突然一阵阵地抽痛,陶静姝伸手按在了心口处,疼得倒抽冷气。

  「姑娘——」

  两个惊惶失措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去找大夫。」

  一个奔向她,一个奔向屋外,奔向她的是双喜,奔向屋外的是早上端药的小丫鬟。双喜啊,到底每一世都只有你始终陪在我身边……

  眼前完全黑了下来,陶静姝彻底失去了知觉。

  *

  一次又一次,次次都是毫无征兆地昏迷,她究竟是什么毛病?

  龙牧归有些焦躁地来回踱步,跪在地上的老院使则是满头的冷汗,总觉得自己的脖子直发凉。

  这个时候的陶静姝自然不在定国公府,她已经被接进了凤仪宫,每一代中宫正主儿才能居住的地方。

  「她昏迷不醒,你却告诉朕她只是打从心底不想醒来,这是什么狗屁原因!」龙牧归暴怒吼道。

  「这这……臣说的是实话啊,娘娘想必是遇到了什么不想面对的事。」

  疾步快走的帝王猛地停下脚步,不想面对的事?是不想面对他吗?他猛地握紧了拳头,大步流星朝内殿走去。

  「你们全部都给朕出去。」

  喝退了旁人,龙牧归来到床边,只见凤床上的女子安安静静地闭目沉睡着,似乎只要她不醒,外面的风雨便伤不到她。

  他静静凝视她半晌,忍不住喃喃道:「你是以这种方式来拒绝朕吗?」

  「咳……」

  躺着的人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咳,龙牧归立时神情紧张地俯身靠近她。

  「咳咳……」喉咙里逸出的咳嗽越来越密,陶静姝终于睁开了眼睛,却是第一时间捂住了心口,秀眉紧蹙,似乎还陷在昏迷前的痛苦中。

  「哪里不舒服?」

  「心——」她本能的回答,但立时感觉到不对,循声望去,看到龙牧归,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龙牧归自然看出她的惊讶防备,按捺住质问的想法,扬声唤道:「太医。」

  跪在外间的老院使连滚带爬地从地上起身就往内殿跑,仔仔细细地把着脉,脸上带出疑惑的神情。

  「她怎么样了?」龙牧归有些焦急。

  老院使没第一时间回答皇上,而是低声询问此时看起来没事一样的病人,「娘娘之前是因何昏迷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挂名皇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