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挂名皇后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挂名皇后  第18页    作者:裘梦

  「是。」

  两个人一个飞身离开,另一个则如烟一般朝着陶静姝主仆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初雪笼罩京城的时候,一辆黑漆大马车从城外缓缓驶入城门。

  人们都是善忘的,几个月的时间过去,许多之前热议的事渐渐在人们口中淡去,他们又开始关注新的东西。

  比如鲁国公府嫡次女看上了一个寄居于寺院的贫寒士子,寻死觅活非卿不嫁,结果人家早有婚约,不肯背信弃义。

  大家闺秀与贫酸士子的爱情故事最为人所津津乐道,诸多话本小曲也应运而生,但现实中的故事似乎更令人们热捧追议,即便是位高权重的鲁国公府也没办法一力压下流言蜚语。陶静诛便是在这个时候回到京城的。

  马车里点着暖炉,并不寒冷,陶静姝整个人埋在一领白毛滚边的貂裘中,雪白貂毛衬得她面如敷粉,颊生双晕。

  一个剧烈的颠簸伴随着马匹嘶鸣声惊醒了半托香腮昏昏欲睡的陶静姝,双喜第一时间去扶她。

  陶静姝晃了下脑袋,清醒了些,「我没事,外面出什么事了吗?」

  不待车中人发问,外面便传来车夫的声音,「有人冲撞了咱们的马车,姑娘安心。」

  马车上有定国公府的标志,凭这个就可以避免绝大部分的麻烦,但世上的事总是很巧合

  「姑娘,是鲁国公府的二姑娘。」随行护卫在车旁回禀。

  陶静姝顿时有些头疼,伸指按了下太阳穴。

  双喜见状道:「婢子先下车看看。」

  陶静姝点了点头。

  很快,双喜又回到了车内,表情并不是太好看。

  陶静姝问道:「有什么麻烦吗?」

  双喜低声将事情回禀了一遍。

  原来,江芷珊追着一个年轻士子不放,那士子慌不择路便撞到了陶静姝的车驾前,侍卫们是押住了士子,江芷珊却堵在车前,要他们把人交出去。

  权贵武勳家的姑娘们大多豪放了些,但像这种当街掠人的行径,已经不能用豪放来解释,压根说不过去,也没有道理。

  「扶我下车。」

  陶静姝心中叹气,她其实并不想见江芷珊,不过还是必须下车。

  裹着貂裘戴着兜帽的少女扶着丫鬟的手慢慢走下了马车,在细雪纷飞中,让人恍若看到了九天仙人。

  不仅仅围观的百姓们看呆了,看到这样姿容端丽的陶静姝,江芷珊莫名有种胸闷的感觉,感觉自己被人比下去了。

  「这冰天雪地的,江二姑娘不在家中,怎么跑到这大街上顶风冒雪的,可要当心别受了凉。」

  江芷珊冷哼一声,粉面罩霜,反唇相讥道:「我哪里比得上陶家姊姊,往深山老林里一钻就是数月。」

  陶静姝不以为忤,淡然微笑,「二姑娘这样的性子确实耐不住深山寂寞。」

  江芷珊无意与她多费口舌,开门见山道:「你要管这事?」

  陶静姝手揣在暖手筒中,随意而立却散发迫人气势,「谈不上管,也轮不到我管。」

  江芷珊还来不及欢喜,却又听到对方话锋一转——

  「只这人冲撞了我的马车,我得找他要个公道啊。」

  「你……」

  陶静姝轻描淡写地对一旁的护卫道:「先把人带回去吧,打上一顿再送京兆府去。」

  被护卫押着的士子闻言身子一颤,这些勳贵之女真的是太可怕了,每一张千娇百媚的面容下都有着一副漠视人命的蛇歼心肠。

  「喂,陶静姝,你敢跟我抢人?」江芷珊忍不住了。

  「江二姑娘这话便不对了,」陶静姝转回了本欲离开的步子,面容严肃地看着对方,

  「何来抢人一说,他是你的谁?我又抢他何用?暖床吗?」

  最后三个字可谓石破天惊,江芷珊瞬间感到被扒下了脸皮扔到地上踩。

  「你……」她张口结舌却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因她心虚。

  「行了,」最后陶静姝摆了下手,转身往回走,「你要真不甘心,只管去京兆府外等,多大点儿事。」

  事情其实挺大的,毕竟京中近来被传得满城风雨的香艳旖旎故事的主人公正是眼前这两个人,只可惜久不在京中的陶静姝并不知晓。

  更不知当她那「暖床吗」三个字被人一字不漏上禀时,年轻帝王当时的表情便有些耐人寻味。

  一无所知的陶静姝半路便让护卫送走了那一表人才的年轻士子。

  若无猎场之事,她或许还可能有风花雪月的念头,如今却早绝了情爱之念。

  毕竟有谁敢跟帝王抢人呢?

  时近年关,祖父近期留居府中,陶静姝便也安心回府。

  并没有惊动他人,她静悄悄地从角门上了暖轿直入内院,一路之上没见任何人。

  揽芳院仍是她离开时的样子,院中留守的人倒也尽忠职守,里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屋中的摆设一如当初,就连当时那翻了几页的书都原样倒扣在软榻的小案上。

  唯有她的心境早非当日。

  双喜帮她解下貂裘,递给小丫鬟收起,又服侍她净面洗手,最后捧了姜茶给她祛寒。

  慢慢喝完画茶,身上变得暖洋洋的,陶静姝便有了些困意。

  双喜见状帮她铺好床褥,又伺候她换了寝衣,蓬松软绵的被子盖在身上,她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梦境中却重复了当日御帐中承欢过程,在被人送上高潮时,陶静姝倏然惊醒,身体内清晰地存在着异样的东西,她惊惶张口欲喊,却被人趁隙吻得更深。

  一下又一下,她被撞击得骨酥腰软,听着男人喘息声渐重,最后一个深挺将种子灌满了花房,不容她拒绝一滴。

  她的手抓在他的肩上,却无力推拒他。

  龙牧归低头吻她,贴着她的唇含糊调笑,「朕来帮你暖床怎么样,满意吗?」

  陶静姝说不出来话来,一则无话可说,二则男人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细细密密的吻铺天盖地落下来,让她几乎无法呼吸,娇软的身躯被一双大手肆意地抚弄摩挲,她又羞又恼又无奈。

  这是她的闺房啊,这昏君就这样毫无忌惮地不请自来,在她的床上临幸她,今日之后,她还如何在这间屋子里生活?

  她沉睡至被人吃干抹净都没能及时醒转,不问也能猜到是某人动了手脚。

  一国之君,不把心思用到治理国家上,却暗算她一个小女子,无耻之尤!

  龙牧归耗尽自己所有的精力才倒在她身上,满足地微合眼眸,品味欢爱后的余韵。

  陶静姝亦闭目喘息不言,她不知如何面对他,也不想面对他。

  她能质问帝王为何出尔反尔吗?既然答应放过她,却又来纠缠不清。

  似是知晓她心中所想,龙牧归突然开口道:「有些事朕可以通融,有些则不行,懂吗?」

  陶静姝瞬间便懂了。他允许她不入宫阐,可他想临幸她的时候,她不能拒绝,否则问题就大了——这就是仗着天子的身分不讲道理了,可谁能跟帝王讲理,天下所有的道理全在他那里。

  「在山里修身养性这么久,倒是越来越让人着迷了。」

  数月不见,她竟更美了些,体态更为丰盈,他知她尚未到花开全盛时,但如此娇态已足够勾人魂魄,让人只想将她仔细藏起,不叫外人偷觑半分。

  「这里也大了些……」他边说边用手示意。

  陶静姝因他的动作羞得别开了脸。
欢迎您访问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yq4.net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挂名皇后  下一页
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yq4.net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挂名皇后>>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言情4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yq4.net!